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40章:疯了怒了狂了

第140章:疯了怒了狂了



    cpa300_4();    第140章:疯了怒了狂了

    这燕王宫就算是忙的飞起来,也容不得她一个凡人来忙吧?

    “那个,我想静一静,一会就好,就一会好吗?”

    “好。”

    “……”

    好是好,但这帝羽为什么没有一点离去的意思。

    折言静静的看着他,眼神示意他出去。

    只是,这帝羽天生就不是个会看眼神的人。

    如今折言的眼神,他丝毫不明白是个什么意思。

    “出去啊。”

    真是要疯了,非要人家把话说的那么明确。

    也不知道这爹妈到底是如何教导的,竟然让人如此的费心。

    “那个,开心点。”

    “啊?”

    帝羽的话说完之后,折言郁闷了。

    原本还有些忧伤的小心肝,瞬间变的松动了些。

    这份松动,让折言愤怒了。

    她为什么会听这人的话。

    “你出去。”

    “还有,以后不准跟我这样说话。”

    “好。”

    囧!!

    这答案利索的,什么玩意?

    她为何会这般听话?

    心里为啥不那么痛了?

    还有,为啥会如此心甘情愿的听这人的话?

    “那个,你出去好吗?”

    囧了!!这温柔的语气真的是她生气的时候该有的吗?

    只是该死的,为何现在不生气了,为啥也不愤怒了?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帝羽。

    “还有哈,你以后也不准在心里骂我。”

    “……”

    这人要求还真多,但有要求是好事儿,绝壁是好事儿。

    囧囧囧!!

    为何心里也会想着这人的好?

    出了什么事儿?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明明是愤怒的,结果这声音软绵绵的是第几个意思?

    折言疯了怒了狂了。

    现在她心里是在无限的抓狂中。

    “忘了告诉你,灵燕一族都会言灵术。”

    “所以呢?”

    “所以,你不乖的时候,我会用言灵术控制你。”

    “……”

    不带这样的,不带这样的,真的不带这样的。

    感情是以后自己连生气的资格也没有了么?

    不是没资格,而是这燕子根本就不会给她那样的机会。

    这下折言要哭了。

    见过不要脸的,可就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啊。

    “好了,既然你开心了,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

    他是放心了,折言更加苦逼了。

    想到自己连个生气的资格也没有,她的心肝就狠狠的揪在一起。

    最该死的是,现在想到念游之的时候,竟然也不那么伤心了。

    “晚上你想吃什么?”

    吃,这人到这个时候竟然还能想到吃这回事也真是不容易。

    殊不知……

    在帝羽心里,她是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宠物。

    这次一定要心细喂养,不能再给喂养的跑掉了。

    为了准备折言回来。

    这燕王宫可是屯了很多的食物。

    只有折言想不到的,就没这燕王宫没有的。

    “我想吃燕窝。”

    折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只是在言灵术的控制下,就算是咬牙切实都咬的软绵绵的。

    而她的话也是让帝羽一愣。

    随后很是认真的我看着折言。

    “以后,不准吃燕窝。”

    “为什么?不行不行,我就要吃,我就要吃……那个,不吃也没关系。”

    “恩恩,真乖!”

    “……”

    泪奔了,折言在心里无限的泪奔了。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感情来到这里就是受罪的么?

    无疑的,这帝羽就是让她来受罪的感觉。

    但帝羽的心是好的。

    他只是想要好好喂养她。

    再有就是,为了防止她对银狐尊君做的事儿那般无礼。

    也只能用言灵术来控制她。

    “那个,言灵术一般多久才会失效?”

    “不会失效。”

    “啊?”

    这下折言更加苦逼了。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呜呜呜,这下她再次后悔了。

    后悔离开念游之身边。

    就算是生气,就算是愤怒也要在他身边才行。

    眼下这叫个什么事儿嘛。

    “晚上到底想吃什么?”

    “燕窝,等等,不吃燕窝,以后都不吃燕窝了。”

    “……”

    为毛这话有种发毒誓的感觉?

    短短的时间折言就快被这样的感觉给折磨疯了。

    她现在真的很想回家。

    呜呜呜,言儿要回家,她要回家找游之。

    游之才不会这样欺负她。

    “以前我一直认为燕子是好鸟。”

    “什么意思?”

    “现在看来是没一个好鸟。”

    “……”

    帝羽一时间没防的住折言,结果就被她这么拐弯抹角的给骂了。

    不要问折言为何这般愤怒。

    这事儿贪在谁身上都还是很愤怒的。

    不要怪折言,要怪就怪这帝羽。

    “你以后不准骂燕子一族。”

    不骂就不骂,她早就知道这话说出来必定是要被言灵术控制。

    白了帝羽一眼。

    毋庸置疑,这白眼以后他也是不想看到的。

    故此在他的要求下,折言连白眼也没的甩了。

    做人做的如此抗,大概也只有折言一个人了。

    因为折言今日犯下的错误实在是太多。

    故此,这帝羽自然是要惩罚她的。

    对于凡人的惩罚,那很简单,无疑就是在吃的问题上计较、

    原本她刚回来,帝羽是想好好给她吃一顿的。

    结果因为她不乖,这食材是一减再减。

    至于减到什么程度,折言不想去说。

    看着眼前这一碗白米饭。

    折言再次的怀疑这燕王宫是不是穷疯了。

    “你不吃么?”

    “给你的。”

    “……”

    真穷,是真的很穷。

    就这么一小碗饭,还没多的。

    “没菜么?”

    “没有。”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在心里默默泪奔。

    这些年,她好像只要是离开念游之身边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至于为什么,她到现在都搞的不是很明白。

    心道这穷疯了也是要有个限度的吧?

    可是这些人穷的,简直是让她都不忍直视。

    “这燕王宫就没别的吃的了么?”

    “有。”

    “那……”

    “你今天不乖,只能吃这些。”

    “……”

    囧!!原来还有惩罚这一说?

    看来,这燕王宫和玄冥宫是一样变态。

    虽然不曾有那体力活儿给她做。

    但在吃的事儿上,却是非常的计较。

    不乖都是用吃饭来惩罚的。

    “我很饿。”

    因为言灵术的缘故,折言在念游之这件事上的情绪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眼下不生气,这食欲自然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