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39章:将她给打包走了

第139章:将她给打包走了



    cpa300_4();    第139章:将她给打包走了

    看着桌上歪倒的几个酒瓶。

    折言上前很是责备的说道。

    然,这个时候念游之已经是醉醺醺的模样。

    以前,还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时候。

    看来,他是真的误会自己了。

    不忍怪罪自己,但心里却也不好受。

    折言很是心疼的将他扶上床。

    亲自打水给他梳洗了一番,还准备了醒酒汤来。

    心里纵然是诸多怨念,但还是耐心的去做。

    很是细心的为念游之把脉后,发现喝酒之后的他并没什么异样也就放心下来。

    起身,刚要离去的时候。

    手腕上传来一阵力道。

    “不要走。”

    转身,入眼的便是念游之有些朦胧的星目。

    那双朦胧的眼中还有些淡淡的伤感。

    折言看的心也是狠狠揪在一起。

    “你好好睡一觉,醒来后就不会有事儿了。”

    说着,她便要巴拉下念游之的手。

    在她挣扎的时候,他轻轻一带。

    折言整个人毫无防备的就栽进了床上。

    “你……呜……”

    后面的话折言来不及说,念游之根本就要不会给她说下去的机会。

    大手一挥,衣衫尽退。

    折言狠狠的挣扎起来。

    开什么玩笑,自己的洞房可不能就这样的好不好。

    “你放开我,放开我。”

    “……”

    现在念游之是喝酒了,原本就不清醒的他。

    如今美人在怀,他哪里会给折言逃过的机会。

    他的霸道强势,让折言是苦不堪言。

    在他感受到那层阻扰的时候,那双眼眸瞬间一亮。

    看着折言的双眸也是清醒了几分。

    在看到她额头上都渗出的汗液,还有那苍白的小脸终究是不敢动作。

    “你……你!”

    现在折言是疼的话都说不出来。

    心道,这还真是…啊啊啊!她的洞房就这么的没了么?

    “乖,一会就好。”

    好个毛啊!她现在都要疼死了好不好。

    终究,就算是醉醺醺的念游之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样伤到了她。

    ……

    折言几乎是落荒而逃进自己的房间。

    全身都疼的厉害。

    可见刚才在念游之的房间里他到底有多疯狂。

    这一夜,对她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只是对念游之来说,却是一个满足的夜晚。

    在第二日清晨,看到床单上的那抹鲜红。

    念游之终于还是笑了,心里暖暖的。

    他是该相信她的不是吗?

    不管什么时候,这丫头总是能很清楚的看着自己的心。

    可昨晚,她会不会很生气?

    “药王,你在里面吗?”

    门口传来芙蕖的声音。

    “进来。”

    芙蕖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念游之一身里衣还不曾更衣。

    很是利落的上前。

    “早上起来天凉,要多穿一些。”

    “恩,辛苦你了。”

    折言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

    这芙蕖站在念游之身后。

    这大概都是刚起床的缘故。

    两人身上都还有写起床气。

    如今这芙蕖在给念游之穿衣服,然,这念游之张开双臂。

    那模样,那样一副画面看上去,不管如何看都感觉很是暧昧。

    “你们?”

    尤其是听到芙蕖对他的关怀,还有念游之温和的说着芙蕖辛苦的时候。

    折言的心就狠狠揪在一起。

    殊不知……

    念游之会温和的语气,完全是因为床上那抹殷红的缘故。

    而折言却在想,这芙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到念游之房间的?

    想到芙蕖在念游之房间。

    折言的心瞬间就撕裂一般的疼痛起来。

    带满恨意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走了。

    “言儿……?”

    不得不说,念游之也明白折言是误会了。

    尤其是她的那个眼神就已经说明一切。

    心里一慌乱赶紧的追上去。

    这丫头心眼一向都比较小。

    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她误会了。

    念游之低估了折言的动作。

    当他追出客栈的时候,环顾大街四周,哪里还有折言的影子。

    “坏了。”

    赶紧飞上屋顶,眼神不断的巡视在四周。

    在看到那熟悉的小身影的时候。

    他顾不得众人惊慌的神色直接落在了那身影的背后。

    就如天神一般的出现,所有人瞬间感觉到他就如谪仙。

    “言儿。”

    拉过那女子,只是在看到陌生面孔的时候,他再次的着急了。

    不顾那女子惊艳的神色,赶紧的四周找折言。

    哪知道,这折言根本就如消失了一般。

    芙蕖反应过来,也赶紧的让人去找。

    可谁知道,这折言走的太快,竟然让整个药王宫的人都有些慌乱起来。

    而她的突然消失,让念游之更是发疯一般。

    他在痛,心里在痛。

    她昨晚已经彻底成为自己的女人,原本身子骨就弱。

    做完他喝多了,也没个轻重。

    如今她的身体正是需要的时候。

    只是她去哪里了?她到底去了哪里?

    “药王……”

    “找,务必要找到她。”

    “是。”

    芙蕖刚才也看到那床上的血迹,也明白昨晚在那个房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下看念游之发疯的模样,她的心虽然痛。

    但也知道,她不过是单方面相思的那个人。

    眼下,也没什么比的上折言的重要。

    只是,整个月城都快被他们翻转过来。

    然,折言的影子就如消失了一般。

    根本是连一点线索都不曾给他们留下。

    ……

    他们找不到不是没道理。

    折言根本就没出客栈。

    但她离开念游之,却是让有心人得到了可乘之机。

    帝羽很是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给打包走了。

    “我说,你到底有完没完?”

    “没完。”

    “……”

    没完,是没完。

    折言是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这燕王宫。

    看着帝羽一脸得意的神色,她也没什么力气和他争辩。

    想起在念游之房间看到的那一幕,她的心就狠狠撞击在一起。

    她不会忘记昨夜他是如何疯狂。

    或许……或许,他是将自己当成芙蕖了吧?

    也或许,他认为那血迹就是芙蕖的。

    好,既然如此,也好。

    “你在想什么?”

    看到折言有些忧伤的小摸样。

    帝羽很是不满她的走神。

    “你走开,我很忙。”

    “你忙什么?”

    帝羽很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

    定定的看着折言,心道这丫头到底忙什么?

    他怎么就不知道她还有的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