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34章:就算你是,我也认命

第134章:就算你是,我也认命



    cpa300_4();    第134章:就算你是,我也认命

    严格的说,是来了个急刹车。

    要不是念游之抱的紧,折言估计就要在马车里好几个翻滚了。

    “怎么回事?”

    清冷的声音响起,很显然是对刚才这一幕的不满。

    折言身体不是太好,故此这一路是走的特别慢。

    看着折言因为马车急速停止脸上显出的痛苦表情,他心里就很是不忍。

    “回药王,怕是有点麻烦要处理。”

    一路上,辰亦和芙蕖都是同行。

    当然,这样的时候,花缺长老和他的女儿花无心是少不了。

    和药王宫对抗,只要遇上这些高手就意味着死。

    然,这次还真是有不怕死的撞上来。

    能不怕死的和药王宫作对,这天下怕是除了玄冥宫也没别人。

    “言儿?”

    “恩,不要离开我。”

    一边说这话的时候,折言的小手直接就环在了念游之腰上。

    很显然,她不愿意和他分开。

    每次在和念游之分开的时候都不会有好事儿。

    故此,现在是不管遇上什么样的事儿,她都不想和念游之分开。

    “好。”

    看着她依赖的小摸样,念游之将她往怀里紧了紧。

    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愿意放开念游之。

    心道,这些时候,哪一次不是因为和念游之分开才变成这样的。

    外面传来了兵器相撞的声音。

    而在这个时候,他们坐的马车突然爆开来。

    念游之身形极快,抱着折言就闪到了一边的树上。

    那双妖治的眸子满是对下面的掌握。

    看着芙蕖等人和一群黑衣人纠缠在一起,他脸上就是一阵冷意。

    “看来,这次不是他。”

    “谁?”

    “宫奕澈。”

    “……”

    宫奕澈,那个让折言感觉复杂的名字。

    每次遇上他都没什么好事儿,但愿这次真的不是她。

    但转念一想,现在天下盛传她是妖星转世,看来想要除掉她的人很多。

    故此,只要是她在的地方,都会让大家感觉到恐慌。

    死亡的恐惧总是会让人殊死一搏。

    “游之……”

    想到那些人要杀自己,而念游之却要拼死相互。

    虽然他很强,在她心里,他甚至都感觉他是天下第一。

    即便如此,她还是感觉好痛苦。

    他护了她这么多年,如今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份相互……显然是变的更加辛苦。

    “傻言儿,为你,不苦!”

    念游之对折言是何等的了解。

    看出她的心事,很是心疼的安慰着她。

    这天下,只要折言在他身边就好。

    谁要是敢伤害折言,来一人他就杀一人,来一对他就杀一双。

    当然,来一群,他也不介意让尸骨堆积成山。

    犹记得当时琉璃疫区那些人对折言的伤害,终究是一夜之间全部身亡。

    为了折言,就算天下大不为又能如何?

    “游之,对不起。”

    “这原本就不是你的错。”

    “……”

    也是啊,她什么都没做,也没伤害任何人。

    那些人如何能狠心伤害她。

    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只是成为了一个政治斗争的筹码罢了。

    分割土地,也是要师出有名。

    而折言显然就是成为了那个替代品。

    “那你相信吗?”

    “相信什么?”

    “言儿是妖星转世。”

    “瞎说。”

    对于折言的话,念游之想也没想的斥责。

    而在之前,折言原本也很觉得无辜。

    可自从去了燕王宫和狐界后,她就不那么认为了。

    这天下都没人能遇上妖,而她却偏偏的遇上了。

    一时间,对自己是妖星转世的说法她也变的摇摆不定起来。

    自己是不是妖星她不知道,但对于当时那传言如何能传出来她却很想知道。

    “游之……”

    “就算你是,我也认命。”

    “啊?”

    认命吗?也就是说,就算折言是妖星转世,他也不会后悔吗?

    这天下,到底多少人想要杀了她。

    而念游之说的却是那样坚定。

    就算她是,他也认命了。

    “游之……”

    “什么都你不要说了,既然是我的女人,我定然会好好护你。”

    囧!!

    她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是他的女人了?

    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心思说如此流·氓的话。

    真的是个流·氓。

    这人都杀上门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殊不知,他从来不曾开玩笑,又是在对折言,说的每句话都是那样认真。

    “啊!!”

    折言看着一个黑衣人甩脱队伍就朝念游之而来。

    看着她长长的剑就要指向念游之,她是想也没想的就要伸出手去接。

    只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传来。

    念游之身形很是轻盈的避开,白衣胜雪,墨发飞扬。

    抱着折言在空中卷舒出一副绝美的画卷。

    他们在一起是那样的般配,美的让在场的人都惊心动魄。

    然,他们的目的是来杀折言的。

    这美好的人,会毁掉他们,所以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当即是满身杀意的追向念游之。

    “游之,你快放下我。”

    见好多人都朝念游之而来,折言的心都普通普通跳起来。

    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让她紧紧的揪在一起。

    殊不知……

    这一次,念游之再也不会放开她。

    随手一飞,一根柳枝如活剑一般闪动,招招致命。

    折言只是感觉到念游之的身形很快,快的那些人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中。

    如此俊美且带满杀意的剑术折言还是第一次见。

    柳枝也能杀人,怕是这天下也非念游之莫属了。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黑衣人,折言的心狠狠揪在一起。

    “别怕。”

    感觉到她在怀中的颤抖。

    念游之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

    她的身份暴露后,以后这样的场面会少不了。

    折言静静的环住他的腰肢,一时间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这些人都是为她而死,可她没有错……因为这些人都是要来杀她的。

    “好了,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稍许,折言才从颤抖中平静下来。

    辰亦和芙蕖那边也解决好了一切。

    “药王。”

    “都处理好了?”

    “怕是飞刀门的人。”

    “飞刀门?”

    这惊诧的声音是折言的。

    原本还有些惊慌,但一想到是飞刀门要取自己的命。

    她的小心肝瞬间就不淡定了。

    “那些个玩意还真不是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