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32章:银狐尊君被她打了?

第132章:银狐尊君被她打了?



    cpa300_4();    第132章:银狐尊君被她打了?

    小手很是冰凉的抚上那如艺术般的轮廓,那么轻柔,那么眷恋。

    “爱。”

    简单一个字,让他瞬间感觉心都被填满。

    当初,在她逃婚的时候,他是真的很想撕碎她。

    而后,在她一次又一次的逃离自己身边,他也真的很想杀了她。

    但现在,他只想真实的拥有着她就好。

    “我也爱你。”

    紧紧的将她搂在怀中,原来这份爱是这般。

    他爱她,真的很爱她。

    爱了十多年。

    但现在得到她的答案,给这份爱增加了许多色彩后。

    他满心都是慢慢的温暖。

    “等盛兰的事儿结束后,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好。”

    折言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被医治好。

    亦或者说,她不想错过太多和念游之的时间和幸福。

    在面对病魔的时候,那些什么伦理都是苍白无力的。

    尤其是遇上妖精后,她就更加珍惜和念游之在一起的时间。

    ……

    南璃。

    宫奕澈的玄冥宫那些强大的情报组织,总是能将他想知道的消息第一时间传进他的世界。

    “宫主,言儿小姐回到了国师府。”

    “什么?”

    问柳的话,让宫奕澈瞬间愕然。

    半个月前,他不得不回到南璃。

    而后让雷月赶紧赶往琉璃。

    只要见到折言,无比是要带回来。

    且是要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在琉璃对折言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不敢想象,当时在流民去那场面,若是他没有及时赶到,那些人会不会将折言给打死。

    每次想到那种局面,宫奕澈的心都狠狠被揪在一起。

    “如何回去的?”

    “……”

    当时在黑林的时候,她消失的是那样诡异。

    就算他有强大的玄冥宫,对折言的消息也是无奈。

    莫说是他,就是念游之也无半分收获。

    而如今,为什么就回去了呢?

    “说是突然就出现在了国师府。”

    “……”

    对这件事,雷月也是摸不着头脑。

    依照他的行事风格,折言一旦出现在琉璃的金城,他必定是不会让折言回到国师府。

    直接就将她给带回了南璃才是。

    结果呢,这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国师府。

    让雷月是一点下手的机会也没有。

    “突然出现在了国师府?”

    半响,宫奕澈终于从愕然中醒神。

    心道这算是什么事儿?

    突然就出现在了国师府?

    “是,所以,雷月根本就没机会下手。”

    “……”

    这还真怪不找玄冥宫和药王宫的力度悬殊。

    怪只怪当时折言出现的实在诡异。

    也是啊,这凡人再厉害,怎么厉害的过妖精。

    燕王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将她带入国师府。

    也难怪这雷月之前是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那边的反应如何?”

    这份反应,问的自然是琉璃的百姓。

    宫奕澈可不会忘记当时在琉璃那些百姓的轰动程度。

    “国师将她回到国师府的消息隐瞒了下来,消息封锁的很是严实。”

    “……”

    严实,是很严实,这宫奕澈不也得到了消息么?

    咳咳,那只能说明,玄冥宫和药王宫的实力是不相上下。

    “她终于还是回到他身边了吗?”

    这句话说的宫奕澈很是苦涩。

    费尽心思的想要将她带在自己身边。

    结果……

    现在宫奕澈甚至很怀疑,当时在她眼皮底下溜走的其实就是折言自己。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谋划。

    “看来,本宫还真是小瞧她了。”

    “……”

    再次开口,满是怒意。

    那双如琉璃石般的眸子里满是星星点点的火苗,仿佛就样一触一发。

    “那现在……”

    “让雷月跟着,玄冥宫那么多人,派过去。”

    “可是……”

    “找机会,将她带来南璃。”

    “……”

    他的语气是那样坚定。

    坚定的没有任何人能反驳。

    问柳也深知自己根本无法做任何决定。

    最终,只能转身离去。

    ‘言儿啊言儿,也不知你遇上宫主到底是福是祸。’

    问柳淡淡叹息。

    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倒是希望折言在宫主身边。

    她看的出来,宫奕澈对折言是动了真心。

    不然也不会因为担忧她的处境大老远的跑去琉璃。

    可她也知道……他们要在一起,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因为,他们中间横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念游之。

    书房中。

    宫奕澈一身霸气的站在窗前。

    想到折言就和念游之在一起他就愤怒的想要发疯。

    俊美如画的天颜上满是愤然。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对折言的感情已经动到这般程度。

    ……

    生花梵果,依稀醉人。

    天山妖飞,白灵惆怅。

    菩提树下……帝羽和无花的对弈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

    看着这满盘繁乱,无花嘴角勾起一抹很是醉人的笑意。

    “帝羽,你输了。”

    “……”

    帝羽的棋艺在六界来说都鲜少遇上对手。

    而今,却是第一次输在无花手里,这无花怎能不高兴?

    帝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呵呵,就一盘棋而已,也能让你高兴成这样?”

    “能赢了你可不容易,还不许高兴高兴么?”

    想到对弈这么多年,这无花也是心里多少把辛酸泪。

    他的棋艺也算是精湛,但每次遇上帝羽,总是会输的彻底。

    “你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儿?”

    这蝶王和燕王,没事儿就坐在一起。

    可见这两人的关系是不一般。

    既然是不一般的关系,那这帝羽的细小变化岂能逃过蝶王的眼?

    “没什么事儿,还要再来一盘?”

    “不了,能赢你可不容易,这份喜悦不想被打破。”

    “……”

    好吧,不得不说,这蝶王在有些时候其实也蛮小气。

    这小气的人一般都不要指望他能大气。

    话说,这蝶王这么多年,好像也没大气过。

    “对了,你身边的那个人类呢?”

    “跑了。”

    “什么?”

    说起折言,帝羽就感觉心里很烦乱。

    丝毫无法将这无花的震惊表情放在眼里。

    想起那个狡猾的丫头,帝羽心里就火冒三丈。

    “跑了??”

    见帝羽不说话,五环很是震惊的问道。

    要知道,那可是个人类啊。

    在无花手中跑了??

    这还真是六界的又一个奇闻。

    “听说,上次银狐尊君被她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