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31章:比以前更懒了

第131章:比以前更懒了



    cpa300_4();    第131章:比以前更懒了

    “那你呢?”

    “……”

    哼哼唧,还真是未来的好妻子。

    这都没成亲,就晓得担心自己未来夫君了。

    这国师府那么大,客房书房什么的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念游之。

    需要她在这里穷操心么?

    “我去书房。”

    “不要。”

    “那去客房?”

    “不要。”

    “……”

    不准去书房,也不准去客房,她这是个什么意思?

    就在念游之思考的时候。

    折言很是麻利的起身,双手直接环在了他精瘦的腰肢上。

    “不要离开我。”

    “言儿?”

    被折言的这个动作弄的是浑身一震。

    虽然这些年他们没少住在一起过。

    但那时候她还小。

    打雷的夜晚总是他陪在她身边。

    但如今,她长大了……

    “求你,不要走。”

    “……”

    她的语气中满是祈求,看的出她是真的不想自己离开。

    但作为一个男人,念游之绝对感觉的道折言不是那种情愫。

    留下他,也只是她单纯的恐惧罢了。

    在国师府,她到底在恐惧什么?

    “国师府的防卫都已经加强,无需担心。”

    “不要走。”

    防卫,那些防卫也不过是防的住刺客。

    可是对于妖精来说,那万万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折言真的很想让念游之去请点什么符咒之类的。

    但想想,这帝羽这么厉害,指定是符咒也防不住的。

    防不住妖精也就算了,到时候整个国师府都认为她病的不轻。

    “好,不走。”

    见折言实在是坚持。

    念游之也只能作罢。

    静静的将她搂在怀中。

    折言倒是安心的睡觉了。

    可这还真是为难了念游之,一个大男人,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

    实在难受的时候,也只能吻吻她的额头。

    生怕动静大了吵醒她。

    可他们没成亲,他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事儿来。

    故此,也只能辛苦的忍忍了。

    ……

    第二天一早。

    念游之依旧给折言套上了自己的衣服。

    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模样很是心疼。

    “先吃点东西,一会到马车上再睡。”

    他原本是不忍心叫醒她的。

    可今日必须要早点出发,且她的身子也不是太好。

    只要在他身边,一日三餐的药膳粥指定是少不了。

    “游之,可不可以再睡一会?”

    “……”

    刚穿好衣服,折言就一头又栽进被窝。

    在妖精窝的那些日子,她真的是连个好觉也没睡过。

    好不容易能睡一觉了。

    这倒好,念游之直接就将她给弄起来。

    “好了,先吃饭。”

    一把将她抱到餐桌前,看着她懒散的陌言直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而折言,就怎么迷迷糊糊的任由念游之一勺又一勺的给自己喂粥。

    宠妻宠到这种程度,这天下也只有念游之这一人了。

    那淡淡的药香味,让折言醒了醒神。

    不过很困的她,就算是醒来也不愿意自己去拿勺子。

    “言儿?”

    “恩?”

    “你变了。”

    “哪里变了?”

    “比以前更懒了!!”

    “……”

    好吧,好像还真是有那么一点。

    或许是的吧,或许是真的吧。

    就比如现在,吃饭连个勺子都不想拿的人,也确实够懒的。

    “那游之喜欢么?”

    “喜欢。”

    “那就好。”

    这天下没什么打击比念游之不要折言更大了。

    但那好像暂时是不可能的。

    无论如何,念游之也不会不要折言的。

    念游之很是麻利的给折言吃完了饭。

    然后有亲自抱住她上了马车。

    考虑到盛兰国路途遥远,所以在马车中铺了很多软垫子。

    即便如此,折言还是很无辜的赖在了念游之怀中。

    马车一摇晃,她就感觉受不了。

    大概是上次马车太快的缘故,所以折言这心肝中的阴影到现在还没散去。

    “游之,我们去盛兰国做什么?”

    马车的空间虽然还算过的去。

    但这摇摇晃晃的还是让折言感觉很不舒服。

    整个人都窝在念游之怀中减少那份痛苦。

    “有些紧急的事儿。”

    “在盛兰也有你的事儿?”

    “……”

    这话听上去为啥有种管闲事的感觉?

    不过试问一下,这念游之要是不爱管闲事儿。

    那这天下为何会有他的美名?

    “恩,也有你的事儿。”

    “我的?”

    这下折言有些不明白了。

    其实她不知道,念游之回来琉璃,其实就是为了找折言。

    在念游之心里,这天下不管什么重要的事儿,都不及一个折言。

    “你的厥心病要在你十八岁之前就治好,所以,现在时间也不是太多。”

    “……”

    厥心病,陪伴了她十多年。

    如今剩下两年,听上去时间还多。

    其实也不多了。

    这个话题,让两人的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

    折言自己也是精通医术,自然晓得念游之的话是什么意思。

    若是在十八岁之前治不好,那么以后她想要治好也就艰难了。

    再说的严重一点,也或许是时间不多。

    一如当时在玄冥宫药童的话,准备后事儿也离她不远了。

    “有把握吗?”

    第一次,这是折言第一次问到自己身体的事儿。

    以往,她还不曾这般紧张过。

    可一想到若是治不好,她就比念游之短很多时间她就很是惊慌。

    她想和他在一起很多时间。

    可这身体,若是治不好,她就不会有那样的机会。

    身子一直都稳妥,但并不代表,那就很平静。

    “安心。”

    对于折言的紧张,念游之只给出这两个字。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

    但他会尽全力,尽全力的医治她。

    得到念游之的答案,折言也放下心来。

    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是相信念游之的。

    所以当他说安心的时候,她也就自然的放心下来将自己交给了他。

    “言儿?”

    “恩?”

    “你爱我吗?”

    “……”

    这个问题,念游之很少问。

    但现在,他却是很想知道。

    尤其是想到此去盛兰的艰险。

    折言并没着急回答这个问题,退出他的怀抱。

    很是认真的看着那张倾绝天下的容貌。

    卷曲的婕羽之下那双星辰般的眸子就如是浩瀚星海,让人感觉到深邃而又沉沦。

    小手很是冰凉的抚上那如艺术般的轮廓,那么轻柔,那么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