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29章:宠物被人给吻了

第129章:宠物被人给吻了



    cpa300_4();    第129章:宠物被人给吻了

    念游之的房间中,两人的感情是瞬间点燃。

    暧昧的气氛在整个国师府蔓延。

    但折言好像忘记了一个人。

    一个被她晾在树上的人。

    帝羽在见到折言久久不回来,终于是忍不住一个隐身。

    当找到折言的时候,折言却是和念游之抱在一起。

    这可是气坏了帝羽。

    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宠物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儿。

    在妖界的时候,她将那什么贞洁看的如此重要。

    眼下倒好,直接的和男人抱在了一起。

    “言儿,我明天就要去盛兰了。”

    “那我呢?”

    折言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现在不管念游之做什么,她都不愿意和他分开的。

    说真的,她其实是在担心自己再次被落入了妖精窝。

    殊不知……

    在妖精面前,这念游之也不过尔尔。

    “跟我一起走,好吗?”

    “好。”

    对于念游之的要求,折言是想也没想的答应。

    看着她这般柔顺,念游之更是怜惜的揉了揉她的发丝。

    他一直都希望她这般依赖自己。

    他相信,相信这次折言离开,其实是宫奕澈强迫她的。

    静静的抚上这样那恢复红润的唇瓣。

    “言儿,可有想我?”

    “啊?”

    对这念游之的话,折言一时间愣神。

    为啥感觉到师父这么暧昧?

    但紧接着,他就用行动告诉了她,他是真的很思念着她。

    原来,他的气息是她此生的依恋。’

    静静的感受他的存在,感受他的爱意。

    只是折言是在感受念游之。

    而在暗处的帝羽却是不爽了。

    他的宠物被人给吻了。

    这要是传入妖界的话,他岂不是窝囊的很?

    当即一个挥手,而折言感觉到身上一重。

    睁眼一看,才发现念游之晕在了自己身上。

    “游之,游之你怎么了?”

    “……”

    她的声音,始终得不到念游之的回应。

    这可是吓坏了折言。

    赶紧将他的身体挪动到床上,很是焦急的探脉。

    这可是第一次,念游之的身体一直都很好。

    晕倒在她面前这倒还是第一次。

    脉象一切都很正常,为何会晕呢??

    “该走了。”

    “……”

    轰然,折言瞬间感觉到天都塌了下来。

    在看到不远处那清冷高贵的男子。

    折言的心都提了起来。

    “是你?”

    “……”

    “你把他怎么样了?”

    看着双眸紧闭的念游之,折言的心都狠狠的揪在一起。

    而对于帝羽来说,这念游之无疑是招人嫉妒的。

    这长相,简直是赛过了妖界多少美男。

    可不管长的如何好看,也不能亲亲自己的宠物不是?

    所以,在帝羽一个愤怒下,直接就将念游之给弄晕了。

    “你放心,等我们离开后,他自然就会醒来,你东西拿好了吗?”

    “……”

    帝羽的话,让折言深刻感觉到什么是绝望无助。

    十几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帝羽是妖精啊,她以为跟在念游之身边就能摆脱他了吗?

    只是,他没看到,在帝羽看到念游之的时候那双清冷眸子里闪过的异样。

    传言,当时在妖界他的感情也算是惊天动地,没想到就算是转世,他们还是能如此纠葛。

    看来,这还真是命运。

    可不管如何,现在折言是他的宠物,他才不管那身见鬼的纠葛问题。

    “我不想走。”

    “什么?”

    “我说,我不想离开这里,你自己走吧。”

    “……”

    原本吧,这帝羽心里其实还蛮可怜她的。

    但听到折言的这些话,他不高兴了。

    开什么玩笑?宠物有被拒绝养的权利吗?

    无疑的,没有这种事儿。

    遇上这帝羽,折言也算是倒了百辈子的霉。

    “这可由不得你。”

    “我不要。”

    说着,折言还干脆一把抱住了念游之。

    那双小鹿般的眸子很是倔强的看着帝羽。

    神色很是坚定,一副说什么我也不离开的模样。

    “来人啊,来人啊,来人啊!!”

    就在帝羽想着将折言带走的时候。

    折言的声音直接是响彻在整个国师府。

    瞬间,所有人都朝念游之的房间冲来。

    而帝羽想要带走折言已经来不及。

    只能暂时的先隐身离开。

    “哐当,哐当……”

    只是瞬间的功夫,念游之的房门和窗门都没撞开了。

    “小姐,出了什么事儿?”

    在看到房间里只有药王和折言的时候,所有人都疑惑了。

    “有刺客,有刺客。”

    “在哪里?”

    “出去了。”

    见帝羽总算是被自己逼走,折言深深苏了一口气。

    被妖精缠上可是非常麻烦的事儿。

    折言只是希望,这帝羽回到妖精窝就将自己给忘记了。

    不然这份纠缠,她可是吃不消。

    婕羽善卷,轻轻煽动,无不给人一种沉沦的感觉。

    这人就是念游之,睫毛长的过份。

    看着折言就在自己身边,他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意。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在哦醒来的时候能见到她就最好了。

    “言儿?”

    “恩?”

    “我刚才睡着了?”

    “是。”

    这话折言说的很没底气。

    明明就是那妖孽干的好事儿。

    可同时也很恼怒这样的自己,她竟然没办法保护念游之。

    咳咳,十多年来一直都是念游之在保护她。

    如今她这是什么想法,竟然想着保护念游之,她没事儿吧?

    “呵呵,看来这段时间是太累了。”

    “……”

    听到念游之这般说,折言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只要不怀疑就好。

    双手环在念游之脖颈上。

    小脸很是认真的神色看着他。

    “游之,我们以后不要分开好不好?”

    “言儿会离开我吗?”

    念游之被折言这句话说的是咯噔一下。

    一时间没明白折言说这话到底是神意思。

    而折言,这段时间遇上太多事儿。

    宫奕澈的也就算了。

    眼下有个妖精窝,她简直都感觉自己头快炸开了。

    “不会,我不要离开你,不管什么时候。”

    她的语气说的很是坚定。

    无论如何,她最不想离开的人就是念游之。

    或许,是她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念游之。

    但无疑的,在她内心深处,其实是想和他在一起的。

    就连当年逃婚,其实也不是她发自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