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22章:显示出自己矜持

第122章:显示出自己矜持



    cpa300_4();    第122章:显示出自己矜持

    折言感觉和他说话好累。

    因为这人太过于直接也不好。

    会让说话的人感觉很累很累。

    “我就是想回家了。”

    “回家?”

    “恩,是啊,我都这么久没回去了,我师父一定会担心的。”

    想到念游之,折言心里更是酸涩的厉害。

    现在落在这妖精窝。

    一天不出去,折言就无法确定自己还能活多久。

    在这不确定的命运面前。

    折言终于还是不得不低头。

    管那什么真相,都见鬼去吧。

    她心里有一个认知,那就是今生和念游之错过,她会后悔。

    而今,她和念游之刚开始。

    这宫奕澈就横插一棒。

    这横插也就算了,还直接将她给弄丢到妖精窝了。

    “这里就是你的家。”

    “不。”

    原本还有些想要温和的折言。

    在听到帝羽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再次暴怒了。

    谁稀罕在一个妖精家过一辈子?

    反正她是不乐意的。

    “我是凡人,怎么能一直在妖精家呢?”

    她一口一个妖精家,终于还是将帝羽给惹怒。

    看着她愤怒的模样。

    “想离开?”

    他的语气总是那样不怒自威。

    这让折言都不知情何以堪。

    见帝羽带有威胁的语气,折言丝毫不畏惧的迎上那双带有怒意的凤目。

    他很好看,真的很好看。

    现在折言满心思都是念游之,这是妖精的美男,她也看不起。

    “恩,我想,你善心大发了么?”

    “没有。”

    “……”

    折言真的很想怒吼。

    特么的你善心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出来。

    姑奶奶在这燕王宫都待疯了要。

    “这燕王宫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你还想走?”

    言下之意就是,这里可都是按照凡人最好的标准配备的。

    为了好好养她,都将人间的厨子给带了回来。

    结果她每日的想着要离开,这帝羽要是能高兴就奇怪了。

    “我在师父身边十多年,不但是好吃好喝的,还是好穿好住的。”

    “……”

    这话帝羽听明白了。

    折言的意思就是嫌弃他养的不够好。

    在帝羽心里,养凡人就跟养宠物差不多。

    可是既然是宠物不是就该随主人的意么?

    为啥这么多挑剔的?

    帝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养凡人比养宠物麻烦多了。

    ……

    “小姐,小姐你快起来看看。”

    次日一早,折言还没起身。

    就被侍候她的小丫头樊荣给拖了起来。

    在妖界习惯后,折言每日也能睡到日上三竿。

    睡醒后就去和这帝羽磨蹭回家的事儿。

    磨蹭不成功就吃饭,吃完饭继续睡,睡醒再继续磨蹭。

    眼下这时间帝羽应该还在处理妖精窝的事儿,这樊荣还真是烦人。

    “一大早的,干什么呀?”

    “燕王送来了很多东西,你快看看嘛。”

    “……”

    送东西?从小到大念游之给的哪一样不是最好的。

    她才不稀罕这帝羽的什么。

    拿人手短的道理折言还是懂的。

    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没睡醒的气息,看上去慵懒之极。

    “你看,这么多漂亮的衣服。”

    衣服么?

    折言从小到大缺过漂亮的衣服么?

    在药王宫的时候,她的裁缝都是专用的好伐。

    哪个时节的款式不是她最先拥有。

    就这也想收买她?

    “全送你了。”

    “啊?”

    一听折言的话,樊荣直接愣住了。

    这么大方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但这折言,似乎就是个大方的主儿。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些衣服都是上好的南海绞丝,在六界都是非常名贵。

    而今,她是看都不看一眼就全部送给她这个侍女了?

    到底是谁说凡人不但脆弱还贪财的很?她看眼前这个女子简直大方的不止一星半点。

    殊不知……

    除非折言是真的很需要钱,否则的话,根本就不会找任何人开口。

    “小姐,燕王说今天要带你出去,所以快起来了。”

    “出去啊?去哪里?”

    “银狐尊君生辰,王想带你去。”

    “啊?”

    这下该是折言苦逼了,瞬间所有人的慵懒气息一扫而空。

    来了妖精窝也就算了,还这么不低调的到处跑真的好么?

    “那个,你告诉他我不去。”

    “……”

    朝暮的拒绝让小侍女瞬间惊愕。

    不说这六界所有女子都迷恋燕王,可这燕界的到底有多少那就数不清了。

    和燕王一起出行,那是什么样的殊荣就更不用说。

    如今她倒好,直接说不去,这是要置燕界多少女子的心不顾?

    见樊荣没有走的意思,折言很是无辜的看着她。

    其实她很想说,现在除了去找师父之外,一切的事儿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小姐,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

    樊荣不说话了,要知道这千百年来,燕王就不曾带任何女人去任何地方。

    如今好不容易开了个头,且还带的是凡人女子。

    是凡人女子也倒罢了。

    偏偏这女子还一副不稀罕的模样。

    要是燕王见到,真不知到底是谁比较倒霉一些。

    “还没准备好吗?”

    就在折言和樊荣沉默的时候。

    一个带有冷意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一听就是等人等的不耐烦。

    听到这个声音,樊荣瞬间是一个激灵将朝暮从床上拖了起来。

    “好了好了,就要好了。”

    樊荣急急的应着,而刚才那个声音也已经推门而入。

    见帝羽一身玄色衣袍,这种颜色将他秤砣的多了几分男儿阳刚之气。

    只是,为啥自己身上是凉瘦瘦的?

    “啊!!”

    瞬间,一声尖叫冲破整个燕王宫。

    不要问折言看到了什么,这还是她么?

    全身上下就着里衣,虽然也算是捂的严实。

    可素,这好歹也是有关女子闺誉,这燕王不经允许就闯进来。

    将折言的闺阁之貌看的一清二楚。

    她要是不大叫两声就无法显示出自己矜持。

    “小姐,你没事儿吧?”

    “……”

    这事儿大发了,还说没事儿。

    折言简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丫鬟到底是如何当的?她的闺阁之貌都被人看了。

    这燕界侍女竟然还说没事儿?

    燕界的女人到底有多开放啊啊啊!!

    不用说,她出去晃荡一圈,就晓得她这一声尖叫在她们看来到底有多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