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17章:穷的揭不开锅了

第117章:穷的揭不开锅了



    cpa300_4();    第117章:穷的揭不开锅了

    眼下还给这女子把脉?

    真真是不管闲事儿的燕子,一旦管起闲事儿就不是燕子。

    “去熬些米汤来,她醒来后会吃的。”

    “米汤?”

    这下让侍女为难了。

    整个燕王宫连个厨子都没有好不好?

    她们修行之物根本不用吃东西。

    所以这熬米汤的事儿,这小侍女还真是做不来。

    “恩?”

    见侍女不动作,燕王再次冷了双眸。

    侍女瑟瑟发抖的看着燕王。

    那双眼里莫说真的是太可怜。

    “那个,燕王,我们燕王宫连米都没有,拿什么熬米汤?”

    “……”

    这话说的燕王一口老血。

    真不是他穷啊,是因为他们灵燕一族根本不需要吃东西。

    所以,这整个燕王宫根本就没食物。

    “让人去人间买。”

    “是。”

    侍女一说去买,这样心里就放下了些许。

    只要有时间就行,只是刚走出两步,侍女又停下了,转身,更加可怜的看着燕王。

    “我们燕王宫没钱啊。”

    “……”

    噗……燕王若不是定力好,指定会被这侍女给气死。

    其实这侍女是想说,燕王宫没有人间的钱。

    并不是燕王宫穷的没钱。

    被这小****侍女这么一说。

    这燕王宫简直就是穷的揭不开锅了。

    “这点小事儿也要问本王?”

    “……”

    侍女心里泪奔了。

    你是王,不问你问谁啊。

    你是当家的,自然要问你啊。

    不然问我吗?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心里抱怨了很多的小侍女,终究还是赶紧的离开了。

    ……

    当这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折言和帝羽的时候。

    折言其实醒来了。

    他们争论的声音那样大。

    就算折言是晕着的,也被吵醒了。

    睁眼,第一眼百年看到的是帝羽那双凤目。

    凤目干净清澈,丝毫找不到太多杂质的感情。

    轮廓分明,五官如画……

    一袭暗黄色锦袍,让他的身形显的更加高挑。

    青丝没有任何束缚,就算是天上谪仙都无法和他相提并论。

    真真是天下绝美无双的男子。

    纵然是见过了念游之的美貌,但折言还是认为,固执的认为,这天下大概找不出第二个能与眼前男子媲美的人了。

    “你怎么了?”

    “……”

    “天气不热啊,怎么流血了?”

    流血?

    原本还有些沉沁在这男子美貌中的折言。

    在听到流血两个字的时候瞬间清醒了过来。

    感觉到鼻间的热流。

    不用说,折言再次的血崩了。

    且还是第一次在念游之之外的男子面前血崩。

    不得不说,这花痴就是一种病,需要治。

    帝羽虽然冷酷无情,但对人间的人还是不了解。

    比如眼前折言这花痴的方式就让帝羽不是很明白。

    灵燕一族的很多人对他花痴。

    但眼前折言这样的反应,他还是第一次见。

    故此,一时间没能明白折言其实是被他给花痴了。

    “没事儿,我没事儿。”

    胡乱的擦了两把,在看到袖子上的血迹。

    折言再次的泪流满面了。

    丢人,这真是天下最丢人的事儿了。

    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这般,十几年的老脸都没地方放了。

    ‘咕噜咕噜。’

    这鼻子丢人就算了。

    为啥这个肚子也在这个时候异常兴奋?

    “那个,那个我好像是饿了。”

    不是好像,是真的很饿。

    看着这人还一副不知的看着自己。

    折言更加感觉老脸都丢光了。

    “呵呵,等会,已经吩咐人去做了。”

    这个时候折言才清楚的听到这人的声音。

    什么是如山涧清泉。

    什么是悦耳动人。

    一个男子的声音,如黄莺弹唱,还真真是天下绝无仅有。

    一直以来,她认为念游之已经很完美。

    但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让人无法侧目的男子。

    “那个,是你救了我吗?”

    “……”

    想起昏过去前的一幕幕,折言再次的小身板都颤抖了起来。

    燕子啊,不是吃虫的么?

    为何会吃猪?

    “不算是救!”

    在帝羽的概念中,这真算不上救。

    顶多算的上是捡。

    “不是?”

    当时,折言是晕过去了。

    什么也不知道的她自然不会知道,这眼前的……就是她认为很是凶残的那只燕子。

    “恩,是我捡的。”

    “……”

    囧!!

    捡的么?这为毛听上去像是折言没娘的样子?

    咳咳,她折言还真是个没娘的孩子,但她有师父啊。

    哪里轮的到这人捡了?

    “那谢谢你啊。”

    就算是捡的,折言也是要谢谢他。

    心道,要不是这人捡了自己。

    她指定就要葬身那燕子腹中了。

    想到这里,折言更加觉得要好好谢谢眼这大恩人。

    至于要如何谢,还真是不知道。

    因为她现在穷的是身无分文。

    “我叫折言,你叫什么名字?”

    “帝羽。”

    “什么?地狱??”

    “……”

    吼吼,这人的名字还真是让人难以控制的颤抖。

    叫什么不好,非要叫地狱?

    他是地狱来的使者么?是来抓她折言的么?

    “本王叫帝羽,帝王的帝,羽毛的羽,明白了吗?”

    整个灵燕一族的人都知道人间的人反应迟钝。

    但折言的理解能力,还是让帝羽感觉到汗颜。

    单单看她对这名字的理解,就可以看出整个人间的人到底智商到底多大点。

    要是人间的人知道燕子一族是这般理解智商的话。

    自然也会回一句,这燕子的脑髓好像还没核桃大。

    “折言,还真是很别致的名字。”

    “……”

    折言想哭,真的很想哭。

    虽然眼前有个美男供她欣赏。

    但和念游之有了那么不算一腿的一腿后。

    她的感情就很纯,整个心思都在念游之身上。

    所以眼前即便是有如此美男。

    她还是认为自己的肚子比较重要。

    现在是饿的她脑袋都发昏了。

    这人说的吩咐人去做的饭呢,饭呢?

    ……

    折言是醒来了。

    帝羽也放心了。

    只是这顿饭是不是也太难等了?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三个时辰过去了。

    “本王还有些事儿就先走了,你身体还很虚弱,好好休息。”

    “等等。”

    “还有什么事儿?”

    “……”

    这要折言如何说?

    要是说吃饭的事儿,那指定就如自己是个要饭的一般。

    但不说的话,这人是不是不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