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真的是故意的对不对?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14章:真的是故意的对不对?

    心道自己从来不曾有晕车的现象。

    但这一次,晕的特别厉害。

    大多数时间她都在睡觉。

    因为只有睡着了她才不会吐的那样厉害。

    “要是在本宫怀里,就不会那样辛苦了。”

    “……”

    现在折言吐的都快虚脱了。

    当然也没力气和宫奕澈争辩什么。

    对于他的话,折言就当是没听到的无视。

    “本宫跟你说真的。”

    折言真的很想无视他。

    偏偏这人一点也不识趣。

    根本就看不懂折言的脸色。

    “过来。”

    见折言不理会自己。

    宫奕澈很是霸道的说道。

    这一路上,之前她还有些力气和自己争辩。

    这争辩的内容大多都是要回去琉璃。

    在他的霸道强硬下,折言也深知回去无望。

    故此干脆就省省力气沉默下来。

    “本宫好心救了你,你这是个什么态度?”

    见折言实在不理会自己。

    宫奕澈上前就一个用力将她从软榻上扯了起来。

    “哇呜……”

    哪知,折言不说话,其实就是因为太难受虚脱。

    马车跑的太快,晕车就已经很痛苦。

    被宫奕澈这么一拉扯。

    不用说,折言直接是无法忍受的吐了。

    看着一脸铁青的宫奕澈,折言也很不好意思。

    “那个,我是真的太难受,忍不住了都。”

    是真的忍不住啊。

    呜呜呜,这真是要命的感觉。

    “你故意的对不对?”

    刚才,就在刚才,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折言吐在了他胸前。

    全玄冥宫的人都知道宫奕澈有洁癖。

    如今这胸前大片的污秽之物。

    他真的有种冲动,那就是让折言给舔回去。

    “你要是这么想,那就……哇呜……”

    “……”

    马车摇晃的厉害,折言直接是再次的没忍住。

    这下好了,原本就肮脏的胸前,如今更是狼藉一片。

    宫奕澈的脸也青的不能再青。

    “你真的是故意的对不对?”

    他很认真的问着。

    语气中还带着浓浓的怒意。

    心道折言这玩意实在是太气人。

    “你要是这么想……哇呜,哇呜……”

    “……”

    这下好了。

    原本躺着的折言就感觉很难受了。

    眼下被宫奕澈这么拧着。

    短短时间都不晓得吐了多少次。

    “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还真是故意的。”

    怒吼,绝壁是愤怒的歇斯底里。

    宫奕澈都要疯了,现在他满身的臭气熏天。

    偏偏某人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宫主,赶紧让言儿小姐平躺,她晕车。”

    对于马车里的咆哮。

    问柳实在是听不下去就进来看看。

    结果就看到折言和宫奕澈的对峙。

    折言的面色苍白的厉害。

    这宫奕澈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

    在看到他胸前的一片,问柳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赶紧在行礼中找出赶紧的衣服给宫奕澈换上。

    而后用水赶紧给折言处理了一下。

    “言儿小姐,再坚持一下。”

    “……”

    这个时候的折言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都恨不得将自己的胆汁都吐出来。

    “哇呜……哇呜!”

    “哇呜……哇呜!”

    如此大的动静不用说。

    必定是宫奕澈和折言一起的。

    问柳要疯了,这两人一人爬一边的窗口吐的是稀里哗啦。

    不要问宫奕澈是不是晕车。

    是因为被刚才折言吐他一身给恶心到了。

    这样脆弱的宫奕澈问柳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面对一个吐的稀里哗啦的人。

    他能忍受这么久已经不容易。

    可见这宫奕澈也是努力了。

    “宫主,你还好吗?”

    “去照顾她。”

    “是。”

    折言整个人都虚脱的厉害。

    现在真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

    问柳有条不紊的照顾着。

    终于是将折言给平静了下来。

    看着她苍白的面色,要不是顾忌这念游之的人马。

    他们也不用这么没命的跑。

    可见,这宫奕澈大概也是第一次这般狼狈。

    没办法,在人家的地盘上,就要学会低头才是。

    “宫主,现在我们是去南璃还是去天宫?”

    “回去天宫吧。”

    现在折言身份特殊。

    去南璃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天宫和药王宫一样,势力庞大,外界的人也很难找到。

    所以对将她藏起来这样的事儿比较有利一些。

    “好。”

    马车疾驰的朝天宫而去。

    在宫奕澈心底,他只是想保护折言。

    但没想到,这一次却给折言带来更大伤害。

    看着面色虚弱的折言,他的心也是狠狠的揪在一起。

    就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

    语气冰冷,可见他在江湖上冷酷嗜血的名声也不是白传的。

    只不过,要是让江湖人都知道折言吐了他一身。

    不仅如此,还让他一起跟着晕车。

    那个时候,不知这江湖上的表情到底有多精彩。

    “宫主,我们怕是遇上麻烦了。”

    “……”

    听到这二字的时候。

    宫奕澈就如是嗅到血腥一般,嘴角扬起一抹微微的笑意。

    对于杀人不眨眼的人来说。

    往往这样的场面都让人很是兴奋。

    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折言也醒了过来。

    马车停下后,她总算也不那么难受了。

    撑起身子,很是疑惑的看着宫奕澈。

    “怕吗?”

    “……”

    他的语气很是温润。

    难得的,这天下人人都认为冷酷无情的玄冥宫宫主也有这般时候。

    可见折言在他心里的位置到底有多重要。

    “这天下,除了在游之身边,不管在哪里,我都不会安心。”

    这句话,折言也不知为何会这般说。

    瞬间,原本还带有温度的宫奕澈。

    面色铁青,甚至是连浑身的血液都有些冰冷。

    伸手毫不顾忌力道的捏住折言的下巴。

    “你叫他游之?”

    他的语气冰冷,若是语气也能杀人的话。

    那么折言必定是死在了他手里。

    可惜不能,这一切都不能。

    折言淡淡的看了宫奕澈一眼。

    看着他几乎喷火的眸子。

    她心里亦是毫无畏惧。

    “是。”

    念游之说,可以叫他名字。

    她觉得很顺口,且还带哟浓浓的期待之意。

    “你和他是师徒,明白吗?”

    师徒?呵呵,现在折言和念游之的关系说是师徒。

    真真是个大笑话。

    在国师府,他们的感情进展之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