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将你绑在腰带上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10章:将你绑在腰带上

    不得不说,不管是谁,只要伤到折言。

    念游之都不会放过。

    “辰亦,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是。”

    世人都敬仰的药王,在对于折言的时候,也会做出狠历的决定来。

    兮然叹息,真不知,这两人凑在一起,是天下的福还是祸。

    福的是,因为折言,念游之会变的更好。

    祸的是,折言的身份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伤害,而念游之也不会让伤害折言的人有好下场。

    “兮然,你去查一下当时带走言儿的是谁。”

    “是。”

    若不是那个人出手,念游之真不敢想象那个后果。

    要是折言真的有什么事儿,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她是他的命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受伤不是吗?

    可在一个转眼之间,她就出事儿了……

    不管她身边派去多少人保护,在出事儿的时候,终究也是无能为力。

    ……

    次日一早,金城发生了件大事儿。

    那就是来的流民在一夜之间全部身亡。

    至于到底是为什么,没人知道。

    “师父。”

    书房中,折言终于休息好了。

    一进屋就看到自家师父妖孽倾城的模样。

    要不是她的血流的差不多了,真不知看到这样的情形会不会再次奔流起来。

    不能奔流了,在奔流她就算是老姑娘都还花痴。

    那传出去都要被人笑话。

    “饿了吗?”

    见到折言进来,原本有些寒意的星辰眼眸,瞬间变的明亮起来。

    她很美,和她母妃一样美的动人心魄。

    这性格也和白贵妃如出一辙。

    可见当年皇甫灏对白贵妃的爱到底深刻到什么地步。

    那个真相虽然很残酷,但也让人不忍揭开。

    “刚才芙蕖做了桃花羹给我。”

    念游之在折言面前永远都是这样。

    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可折言长大后,好像总是会出岔子。

    前段时间因为成亲的事儿,跑出去就和飞刀门和玄冥宫扯上关系。

    回来后半条命都差点没了。

    如今回到金城,进宫后,差点连命都没了。

    “以后为师觉得要将你绑在腰带上。”

    “啊?”

    念游之的话,让折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看到那绝美倾城的脸上满是认真的时候。

    她知道,她这段时间频频出事儿,让念游之心里更是紧到不行。

    他现在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很。

    “师父,这次的事儿是个意外。”

    “你身上发生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为师的心肝都有些受不了。”

    “……”

    这下折言沉默了。

    她知道念游之说的是真的。

    和念游之在一起这么多年,对她的感情,她自然是知道。

    她要是不好的时候,念游之能好就奇怪了。

    “师父,这次的事儿真的只是意外。”

    “恩,我知道是意外,你老这么意外可不行。”

    “……”

    抽搐,折言嘴角都在抽搐,她不知道要如何去宽慰自己师父的心。

    但现在若是跟念游之老人家说自己要去流民去指定是不行的。

    可怜的折言,还不知道流民区出了大事儿。

    念游之怎么会对那些伤害折言的人无动于衷。

    一夜之间的流血,试问这天下除了他还会有谁?

    在看到折言身上的那些伤势,他终于忍不住的杀了很多人。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很多。

    但这冲冠一怒为徒弟的,他念游之怕是这天下的第一人。

    “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恩。”

    小手搅在一起,不知该如何说接下来的话。

    虽然那些个人是想让她死。

    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来源于十年前的那个谣言。

    他们只是弱小的愚众。

    和他们计较,那也太显的她折言没心胸了。

    “师父,那个我昨天听说,盛兰和南璃都出兵对琉璃了?”

    “……”

    轰然,这个话题就如炸弹一般。

    任由一贯很是平静的念游之也忍不住一颤。

    她知道了?

    原本这消息是瞒着她的。

    可见,她是从哪些流民口里得知。

    该杀,真的该杀。

    现在折言心里一定是伤痕累累。

    想到那两国是为她出兵,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来到折言身边,很是怜惜的将她搂在怀中。

    一时间念游之也不知说什么好。

    她还那么小,却要承受这么多。

    “师父,我不难过的。”

    “……”

    不难过吗?真的不难过吗?

    她有什么错,只是个弱女子。

    却引的天下人都想要对她赶尽杀绝。

    “言儿,对不起。”

    对不起,原本是想护她一世周全。

    却在触不及防的时候,让她受到如此多的伤害。

    这份对不起,念游之感觉很是无力,终究也感觉很是无奈。

    “师父说什么糊涂话呢?”

    在折言的认知里。

    这十几年,念游之就是她最重要的人。

    离开了念游之,她是寸步都难行。

    “这世上,对我最好的就是游之了。”

    大概是还不太习惯,所以这称呼的时候。

    总是时而师父,时而游之。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在慢慢接受念游之。

    开始得知自己要嫁给念游之的时候。

    毕竟是十多年的师徒情谊。

    折言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也是正常。

    如今,都这么久过去。

    在念游之的坚持下,她也慢慢的展开对念游之的心。

    爱,原来是很简单的事儿。

    一朝一夕之间就可能发生。

    或许,她早就爱上了念游之,只是当时碍于那份师徒关系无法跨越。

    “原本想让你在药王宫一辈子,那样你就不用承受这么多痛苦了。”

    “恩恩,早知道我就不这么执拗的要知道什么真相了。”

    “……”

    咳咳,这句话说出来是宽慰念游之的。

    其实这些年,她一直都不曾放弃知道真相的想法。

    “呵呵,现在才知道后悔,晚了,所有人都要杀你呢,你无处可逃。”

    “那游之后悔吗?后悔当年救了我这个祸害?”

    “不后悔。”

    “……”

    对于折言的问题,念游之回答的毫不犹豫。

    这世上,他做的最不后悔的事儿就是和折言有所牵扯。

    看着她清美绝伦的小脸。

    他终于一个忍不住的吻了上去。

    软软的,滑滑的。

    这些年,折言被念游之养的很好。

    窗户发出的剪影,更如一副绝美墨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