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92章:要一起收拾了

第92章:要一起收拾了



    cpa300_4();    第92章:要一起收拾了

    那就让他和她一起去承受,即便如此,他也不想这折言这辈子都不原谅他。

    那对他来说,只会更加万劫不复的痛苦。

    “好了师父,你是不是该去收拾兮然了?”

    念游之见不得折言痛苦。

    而折言何尝不是最看不得念游之脸上的忧伤。

    尤其是那份忧伤还来自自己。

    “他早就跑了。”

    “跑了?”

    吼吼,这兮然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这么伤害了自己后,就跑了。

    哼,折言倒是想看看,这货到底能跑到哪里去。

    “恩,所以现在只能和你在一起了。”

    “……”

    折言感觉到念游之的温度。

    瞬间撇嘴,什么嘛。

    明明就是变相的想吃自己豆腐。

    哼唧,师父这些年吃的豆腐还少么?

    尤其是没事儿的时候给自己扎针,说是练习医术。

    还说什么要看身上的穴位。

    那其实什么嘛……现在都成为了不能离开这妖孽的筹码了。

    “那师父一定要收拾他。”

    “好。”

    折言虽然不是个小心眼的娃,但也不是个非常大度的娃。

    这兮然和景儿上次都差点将她气死。

    就这么放过,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还有景儿也要一起收拾了。”

    “好。”

    在折言的世界中,不管她要求什么。

    似乎念游之都会无条件答应。

    因为他爱她,从小到大的感情。

    这些都是一时间无法泯灭的。

    “言儿,未来的路怕吗?”

    “……”

    念游之的话,让折言瞬间愣然。

    有些惊愕的看着念游之。

    这问题转速的太快,快的她都反应不过来。

    星辰般的眼眸看着念游之精美绝伦的轮廓满是探究之意。

    很明显,这突然的问题,她有些不太明白。

    “怕什么?”

    是啊,怕什么?

    折言问的很是坦然。

    “在药王宫的那些年,有师父在,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

    “现在虽然身处国师府,却依然在师父身边,言儿需要怕什么吗?”

    她的话,让念游之眉眼中都有了一抹欣慰。

    原来,之前只是误会了。

    她并不是真的想要离开自己。

    就算是知道那么多,她依然不会忘记自己该依赖谁。

    “那言儿,在玄冥宫的那些日子,怕吗?”

    “……”

    看着念游之问的如此直接。

    折言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时间,心里不知该如何诉说那种感觉。

    “怕,可怕了。”

    思量一番,说出了这违心的话。

    其实在玄冥宫的时候,除了宫奕澈动怒的时候她日子不好过。

    其余时间都还好。

    好像,那段时间是她这些年最轻松的日子。

    不用去揣摩念游之的心情问题。

    宫奕澈说的对,在玄冥宫,她不需要带上面具做人。

    “呵呵,是吗?”

    “恩恩,那里好可怕。”

    听到折言这般说,念游之笑了。

    那笑,就如平静的湖面,让人感觉到深沉。

    那笑,更是浩瀚星海,让人沉眷。

    他很完美,天下人敬仰的药王,这些年让多少少女都沉沁在他身上。

    无奈,多少的落花有情都碰上了这念游之的流水无意。

    ……

    “宫主,你在这琉璃国的时间太长了,现在言儿小姐已经回到国师府,她一切安好。”

    问柳很是恭敬的说道。

    虽然婵月已经回到了南璃,雷月也在那里。

    但终究是重要的事儿。

    若是宫奕澈不在自然是不好的。

    “安好吗?”

    天颜一般的容颜上露出些许无奈。

    她安好吗?若真的安好,他来做什么?

    “虽然现在百姓的声音很是激烈,不过药王不会让她有事儿的。”

    “……”

    问柳的话,让宫奕澈深深沉思。

    这些日子,多少声音都是要处死妖星。

    前些日子,宫里的人突然到国师府,无疑也是为了折言的事儿。

    但终究都是无功而返。

    念游之在这其中做的周旋是不言而喻。

    “皇宫上次去人,其实也不是要处死言儿小姐。”

    “哦?”

    不是吗?当年就连白贵妃那样崇高的身份也能如此死去。

    她的女儿,那个人怕也不会太在意吧?

    宫奕澈的想法,终究是和许多人一样。

    都没什么根据。

    太上皇皇甫灏,对当年的白贵妃是什么样的情谊无人能知。

    这些年他无心朝政并不是没道理。

    人还建在,位置却传了下去。

    可见他心里对她的痛到底有多深。

    “好像是为了要恢复言儿小姐的身份。”

    “……”

    恢复折言的天颜公主身份吗?

    难道皇甫灏不知,那个身份会给折言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吗?

    白贵妃的女儿,就可以让她死一千次了。

    如今她用平民的身份活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宫主,这样也未尝不好。”

    看出宫奕澈的疑惑,问柳上前一步。

    宫奕澈始终不说话。

    他很想知道,旁人如何看到这件事儿的根本。

    眼神示意问柳说下去。

    “传言当年白贵妃是红颜祸水,就连她的女儿也被传言是妖星转世。”

    “……”

    “如今折言小姐一直住在国师府的话,那么百姓始终都会认为她会给琉璃带来危害。”

    “……”

    “若是承认了她公主的身份,那么也就……”

    “够了。”

    问柳的话没说完就被宫奕澈打断。

    什么叫死在口水中?

    折言现在面对的就是那样的境地。

    只要一个不慎,那些声音就可能要了她的命。

    “等等吧。”

    “宫主,婵月已经传来三次消息了。”

    每一次无疑不是催促宫奕澈返回去。

    可他为了折言依旧固执的前来。

    而今来了这里半个月,却连折言的影子都不曾见到。

    “放心,时间不会太久。”

    “……”

    宫奕澈都折言说了,问柳自然也没必要再说下去。

    要知道,宫奕澈最恨的就是有人插手他和折言的事儿。

    绝美的脸上满是思量。

    只要皇甫灏有动作了,那么时间也就不会太久。

    若是她能成功的恢复公主身份。

    他也就放心了。

    若是不能,他必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宫主,要知道雪颜公主是妖星转世的传言是三国都很敏感。”

    问柳出去之前,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的提醒。

    她的话,让宫奕澈好看的眉蹙了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