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不要脸的就数师父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89章:不要脸的就数师父

    看来真如药童说的那般,是该准备后事儿了。

    ……

    “小姐,小姐……”

    念游之刚走出没多远。

    就听到乔兰儿焦急的声音。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

    当看到折言嘴角的血迹。

    风一般的速度上前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国师府也因为这突然的一幕忙成一团,

    不过好在,念游之是药王,这请大夫的程序是不用去忙活了。

    “师父?”

    折言虚弱的睁开眼,有些无力的看着念游之那绝美的脸。

    眼泪滑下,心更是疼的厉害。

    这种疼痛,然她不明白到底是厥心病的痛还是她的心真的痛。

    “不要说话。”

    “……”

    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念游之还是听出了她语气中的颤抖。

    是真的在颤抖,这种痛,念游之怎么会不知?

    把脉,施针,每一根针落在折言身上。

    她都会疼的蹙起眉头。

    “疼吗?若是疼就叫出来。”

    “我不疼。”

    看着折言嘴硬,念游之很不忍心。

    就是扎针的时候,也是尽量减轻到最少。

    而原本就痛苦的折言,终究是什么也承受不下去。

    “言儿,你可知道,在你很小的时候,为师就发现你有这个病?”

    那个时候,其实念游之的医术还不如现在的三分之一。

    就是因为折言的身体。

    他更加努力的研究医术。

    在最短的时间里,让自己的医术抵达巅峰。

    其实早年念游之在医术上,并灭那么深的天赋。

    都是因为一个叫折言的女孩。

    他知道,这天下无人能治厥心病。

    “你的身子可是为师看着长这么大的,如此,你竟然还妄想逃离?”

    “师父!”

    囧,怒!

    师父这老脸到底还要不要了?

    如此不害臊的话,她听的都脸红。

    “为师是说真的。”

    “……”

    什么叫老没正经的?

    念游之就是,没看到自己徒儿的耳根都红了起来么?

    竟然还能说的如此没脸没皮。

    真真是,妖孽啊妖孽。

    这上天的眼睛到底看哪里呢?这么大妖孽也不知发个雷收一收。

    祸害徒弟到这个份上,上天也真看的下去。

    “以后不能再说那样的话了,你知道为师的心意,一直都想要言儿的对吗?”

    知道啊,老人家的心思她折言什么时候不懂。

    只是这老人家的心思是不是太深沉了些?

    深沉的她折言都有些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

    就是因为太知道了,所以后来都吓跑了。

    “师父,这世上最不要脸的就数师父了。”

    冷战过后,折言终是忍不住的爆发。

    念游之始终都很温润。

    明明心里还在生这个丫头的气。

    但终究,在她倒在地上那一刻。

    他后悔了,她的身体就这样。

    怎么能和她一般见识呢?

    若真将她气出个好歹来,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恩,就数为师不要脸。”

    “……”

    原本折言想要狠狠的数落一番。

    结果念游之这么一二接话,她反而不知道如何吼下去了。

    囧囧的看着念游之。

    想了想,在书房外看到的那一切还是咽了回去。

    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深知事情已经发生了。

    问了也不过是自己伤心。

    以后尽量的不要和念游之有过多的感情牵扯就好。

    心里的小算盘是打的噼啪响,可未来的路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简单。

    “这段时间为何不好好吃饭?”

    见折言苍白的小脸。

    他很是心疼的抚了抚。

    “啊疼。”

    一动作,念游之不小心碰到折言身上的针。

    引的她一阵尖叫。

    念游之一愣,赶紧检查了一下她。

    也只有在念游之身边,她才能如此轻松的避开厥心病痛。

    犹记得在玄冥宫的时候,那个时候就算有药童在,她也没能幸免。

    “师父,我是不是要死了?”

    “瞎说。”

    折言的话将将落下,就被念游之一阵怒斥。

    死这个字,对念游之来说实在是太沉重。

    就连对折言来说也是非常沉重的。

    可是人有生老病死,最痛苦的,莫过于病死。

    那会在最触不及防的时候,带走一个不想离去人的命。

    “以后不准说这个字了,知道吗?”

    念游之从来不曾这般冷过。

    可这一次的警告之意却是那样明显。

    “师父。”

    一开口,语气是那样酸涩。

    其实在得知母妃死在念游之手上的时候。

    她不是不恨的。

    但聪慧如折言,也深知这件事儿没那样简单。

    她不想,不想在得知那个最真实的真相之前恨错了人。

    所以,她在等,等一个可以完全知道真相的机会。

    但万万没想到,真相没出来。

    却被书房外的一切伤害到。

    “师父,你是不是很喜欢一个叫景儿的人?”

    “……”

    终于,折言还是没能忍住问了出来。

    若是不问出来,那个人,就如一更刺横在她心坎上。

    她和念游之的鸿沟实在太多。

    若是补一件一件解决的话,她这辈子都很难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而她的问题,则是让念游之浑身一震。

    每一个细节的反应,甚至是念游之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都悉数落尽折言眼里。

    “师父,如果我们成亲了,你是不是还打算要娶景儿为妾?”

    “……”

    虽然女人问出这样的问题很没格调。

    但在念游之面前,她还是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若是真的有这想法。

    那么只能承认,她折言动心的对象,错了。

    “言儿为何会这样问?你是不是……”

    “是,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折言表情的在肯定,让念游之很蒙圈。

    一时间没太明白折言到底明白什么。

    而且折言问的这个问题的本身,念游之也没听的太明白。

    绝美的脸上满是疑惑。

    对于念游之的这个反应,折言有些糊涂。

    “知道师父和景儿的事儿了。”

    “我和她的什么事儿?”

    “……”

    念游之感觉奇怪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和景儿有什么事儿?

    而这丫头却是一副自己不承认的模样看着自己?

    这是在闹什么?

    念游之想的没错,折言还真是误会了。

    这天大的误会,差点要了她自己的命。

    “上次,在你书房的时候,我看到景儿了,当时你们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