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86章:休想逃离我

第86章:休想逃离我



    cpa300_4();    第86章:休想逃离我

    上前就是给宫无尘一顿胖揍。

    “都给我滚开,今天谁敢管我抓谁。”

    一边跟随宫无尘一起回去南璃的人。

    自然是之前侍候宫无尘的人。

    这些日子折言住在宫无尘的房间,她们都知道。

    原本两人没什么关系。

    结果也被误会两人的关系匪浅。

    如今在她们眼里,这也不过是小两口打架,外人管不得。

    最后,她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折言挠花了宫无尘的脸。

    “我说你还真是个小野猫,真是野蛮的很。”

    对于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就算是不照镜子,宫无尘也晓得发生了什么。

    现在他的形象已经无法形容到底有多狼狈。

    “谁让你乱说话的?”

    对此,折言还是满肚子的气。

    大概是大战的累了。

    路人那些异样的眼神,也实在是让折言感觉到难为情。

    自小她就知道自己长的很好看。

    如今干出这样不漂亮的事儿来。

    莫说,她还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就是想知道你这只幺蛾子到底是不是那城门的画像,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

    都到了这一步,宫无尘竟然还记得画像的事儿。

    这对折言来说,可见是大大的不利。

    “就算我是又怎么样?”

    “啊?”

    折言的回答,宫无尘瞬间崩溃了。

    ‘怎么样’三个字紧紧的在他心尖盘旋。

    怎么样?能怎么样?

    “那你的恩人,我当不起。”

    短暂的斟酌。

    宫无尘很是坚定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

    谁不知在这琉璃国最不能招惹的就是国师大人?

    “那我们就分道扬辘罢。”

    “……”

    折言的回答更是干脆。

    这干脆的让宫无尘都有些想不到。

    最后不用说。

    折言是真的打算离开了。

    结果的结果不用说。

    他们因为在这城门不远处耽误的太久。

    当辰亦出现在折言面前的时候。

    折言明白……走不了了。

    “小姐,跟属下回去吧。”

    “若我不呢?”

    “那只好得罪了。”

    辰亦几乎是想也没想的点住了折言的大穴。

    鉴于上次的遭遇。

    这次,他指定不能让折言钻了空子。

    “喂,你什么人?凭什么带走她?”

    宫无尘虽然知道不能得罪国师。

    但让人就这样带走折言。

    他似乎不太能放心。

    作为一个男子汉,他觉得是有必要问清楚。

    “这是国师府的事儿,南璃王子确定要管?”

    “……”

    辰亦冰冷的语气。

    让宫无尘站在原地的双脚动都不敢动一下。

    不是他不够男子汉。

    是因为这念游之他实在是得罪不起。

    惹不起的人,他一般都是选择不去招惹。

    所以……这念游之他也就理所应当的不要去招惹了。

    “你请便。”

    “如此甚好,多谢。”

    最后,宫无尘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辰亦带走了折言。

    心里有些空空的,有些失落。

    但那份失落,是因为和折言相处的这些日子。

    他感觉折言是个不一样的人。

    脑筋有些短路的同时也让人感觉聪明的过分。

    好几次他都被她给绕沟里了。

    不想做她的恩人,但半个朋友也算的罢?

    “等等?”

    鉴于朋友的份上。

    在辰亦离开好几步远的时候。

    宫无尘终究是提起勇气叫住了辰亦。

    “王子还有事儿?”

    “那个,她是谁?”

    到现在,宫无尘其实有些惭愧。

    相处这么久,他竟然不知道折言到底是谁。

    既然是朋友,不管她置身在什么样的位置。

    他想,他都该知道她是谁。

    “她的名字,不是你该知道的。”

    留下这句话。

    辰亦便很快消失在宫无尘面前。

    最后不用说。

    宫无尘竟然不晓得折言的名字。

    这说出去,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其实他就算是不问辰亦。

    去看看那画像也就知道了。

    结果呢……这人脑筋就这么给短路了。

    故此救了一个美人。

    相处了好几日,结果人家是谁都不知道。

    只是知道她是国师府的人。

    当然……宫无尘不晓得国师府的国师就是念游之。

    ……

    桃花瓣如雨,风撩而过,佳人难得。

    念游之和以往一样一袭白衣的站在书房窗前。

    他的身后,折言就那样定定的跪在地上。

    一个时辰了,已经一个时辰的沉默。

    折言就那样跪在地上,不求饶,也不说话。

    看着满天桃花瓣,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伤痕。

    似不忍,似痛心,更似难舍。

    “言儿,你可知自己错在哪里?”

    终于,念游之还是开口了。

    她的沉默,让他不知缘由。

    她明明就说了原谅自己。

    可是转眼间,在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她却跑了。

    “呵呵,言儿最大的错误,就是认识师父。”

    “……”

    对于念游之冰冷的话语。

    折言也很是大胆的回到。

    在这件事上,最委屈的是她才对。

    如今这惩罚算什么?

    整整一个时辰的罚跪,这对折言来说在玄冥宫可能承受的更多。

    可是,师父不曾这样对过她。

    更何况,眼前还是那个一直说爱自己要好好保护自己的男人。

    一瞬间,她的心也是冰冷到极点。

    这一次,明明就是他始乱终弃,如今还在这里说自己错了。

    他凭什么?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骗为师。”

    “是吗?”

    骗?折言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没用兑现。

    但在她的世界中,似乎也就只有那件事儿。

    就是嫁给自己的师父无法接受,所以逃走了。

    如今念游之说她骗了他,故此这份骗,折言并不知到底是从何而来。

    “是。”

    “那言儿,到底是哪里骗了师父?”

    秉着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明白。

    折言是毫不顾忌的问了出来。

    她不知,真的不知什么时候骗过他。

    “为何要离开?”

    “……”

    “不是已经原谅了吗?为何还要逃?”

    “……”

    “折言,这辈子,你都休想逃离我,就算是万劫不复,我也不会放手。”

    越是说到后面。

    念游之的语气就更加激动了起来。

    折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念游之。

    字字句句,对她来说都如是五雷轰顶一般。

    尤其是那句‘就算万劫不复,也不放手。’

    “师父?”

    他不曾转身。

    折言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那抹让人忍不住沉沦修长的背影。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