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82章:找到她,抓回来!

第82章:找到她,抓回来!



    cpa300_4();    第82章:找到她,抓回来!

    只是一瞬间,那身影就显的是那样落寞。

    ……

    折言并没回到自己的小院。

    而是径直的出了国师府。

    在这大街上,她瞬间感觉自己就如被抛弃了一般。

    单薄的她,显的是那样萧条可悲。

    “师父,难道这些日子不见我,就是因为她吗?”

    看着迷惘的大街。

    折言很想哭,但却不能哭。

    双眼朦胧,却死死撑住不愿哭泣。

    这么多年的温润,这么多年的细心呵护。

    还有他说的话,他说会爱自己一辈子。

    因一辈子的爱来赎母妃的罪。

    他还……吻了自己。

    可为什么,折言深深压下心里的恨意,事情的转变让她措手不及。

    当她看到那个女子就那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师父终究还是……

    原来,被欺骗,被背叛的滋味是这样。

    那个美好的男子,原来她早已有了如此根深蒂固的感情。

    不愿嫁给他,其实并不是她不爱吧?

    而是她没准备好,而今,他又是当年和白贵妃之死有干系的人。

    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接受。

    可就在她融化这些的时候,终究是出现了不堪一击。

    “噗……”

    越是想到最后,她的心就更痛。

    终究很是无力的倒下。

    鲜血让她雪白的胸前就如染上红莲般妖治。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因为她突然的倒下,瞬间被人团团围住。

    迷迷糊糊中,她很无力。

    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抱了起来。

    想看看是谁,终究是无力睁眼。

    ……

    国师府。

    因为折言的突然消失慌成一团。

    “找到了吗?”

    芙蕖和花无心碰头。

    很是焦急的问着。

    为花无心也是无力的摇摇头。

    “到底去哪里了?竟然会不告而别!!”

    不告而别,芙蕖真的要疯了。

    也就是这两天她和花无心都怕引起折言的什么误会。

    所以才会离她远远的。

    可就这么会功夫,人就不见了。

    “外面也派人去找了,但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虽然花无心很希望折言离开念游之。

    但现在,念游之是将折言交在她手里。

    她自然不会故意弄丢她。

    就算是丢了,也会想尽办法将她找到。

    “哐当!!”

    书房中,绝美倾尘的念游之浑身怒意。

    一怒之下直接掀翻了桌子。

    让兮然和景儿都是一愣。

    “游之,你冷静点,事情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

    念游之之前虽然也会有冷酷的时候。

    但却从来不会这样发脾气。

    这样的念游之还是第一次。

    让兮然都忍不住吓了一跳。

    “她终究还是跑了吗?”

    “……”

    景儿和兮然对视一眼,都有些心虚。

    这两人的变化自然没逃过念游之精明的双眸。

    冷冽的看向两人。

    “不要让我来问。”

    很显然,他已经看出来。

    折言的离去,多半和这两人有关系。

    多少年了,念游之能在天下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想要在他眼皮底下做点什么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下午言儿小姐来找过你。”

    “……”

    景儿看了一眼兮然,有些颤抖的说道。

    后背大概都是冒冷汗了。

    在药王宫的人都知道。

    念游之表面看上去很是温润。

    但实际上不是这样。

    他的温柔只给一个人,那就是这样。

    “她是来辞行的。”

    “嘭!!”

    景儿的话将将说完。

    念游之直接忍不住愤怒的粉碎了桌子。

    原本就盛满冷意的双眸,现在变成了赤红色。

    看上去就如嗜血般的妖治。

    那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

    “说去哪里?”

    “没……没说。”

    在念游之的愤怒下,景儿说话都是那样颤颤巍巍。

    甚至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出来。

    那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磨人。

    这个答案无疑在念游之心里掀起不小风浪。

    “滚出去。”

    “……”

    “……”

    兮然和景儿解释一愣。

    终究,在面对折言的事儿的时候。

    念游之失去了所有理智。

    书房中。

    以往的温润清影。

    如今就如愤怒中的冰仙,绝世而冷冽。

    他就如天间走出来的兰若仙子。

    有属于他自己的高贵和绝美。

    “言儿,难道你说不恨都是假的吗?终究是恨不得逃离为师吗?”

    “……”

    “即便是恨,也要在为师身边,不要怪我。”

    一字一句,说的是那样冰冷。

    冰冷的让人有些无法接受其中冰寒之意。

    “来人。”

    “是药王。”

    “找到她,抓回来!”

    简单六个字,说的是那样决然清冽。

    亦是那样坚定,更有深深冷意在其中、

    “是。”

    影卫很是利落离去。

    药王宫的势力,哪里是折言能够撼动的。

    传闻都说玄冥宫和药王宫不相上下。

    真不知,这两者真的对峙在一起是个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眷狂如沙,江湖浩劫正在一步一步濒临。

    ……

    “兮然,这都是你出的鬼主意,你说要是药王知道会不会剥了我们的皮?”

    “会。”

    一处凉亭中,景儿很是担忧的看着兮然。

    景儿是兮然的人。

    这些年也算是兮然最有用的棋子之一。

    三日前念游之让兮然将景儿找来。

    其真实目的是让景儿也和花无心还有芙蕖一起保护折言安全。

    这琉璃,怕是要发生大事儿了。

    而就在他没来的及为她安排一切的时候,她人却不见了。

    无疑,念游之是相信了景儿的话。

    “那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一听兮然这回答,景儿那双狐媚眼上都染上了不安。

    在念游之眼皮底下耍手段,那阵势找死的节奏。

    所以,她和兮然,还真有点找死的感觉。

    “若是这样能让他放下,就是十次,我也愿意做。”

    “可是,这样就能放下了么?”

    见兮然说的如此坚定,景儿很是疑惑的看着他。

    兮然俊美,景儿妖娆。

    两人凑在一起还真是登对的很。

    但景儿也算是悲哀的女子,因为从头到尾,她都是兮然的棋子。

    尽管她知道,但却还是飞蛾扑火的爱着。

    明知道他在利用自己,却还是甘心为他做着一切。

    “原本药王对她的心思我就不赞成,毕竟折言身份太复杂。”

    若真只是这琉璃国的雪颜小公主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