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81章:我没那意思啊

第81章:我没那意思啊



    cpa300_4();    第81章:我没那意思啊

    这么多年,她都冷习惯了。

    故此折言和芙蕖也没打算多理会她。

    芙蕖转过头,很是无辜的看着折言。

    “言儿小姐,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你刚才说我不能喜欢你是个什么意思?”

    “噗……”

    原本就是极力镇定的花无心。

    因为芙蕖这极为开放的话再次忍不住的笑出来。

    不得不说,这芙蕖其实有点点野蛮的味道。

    以后夫君如是不从,极有可能被她直接给扑了。

    “你到底笑什么?这事儿有这么好笑么?”

    原本芙蕖就纠结的要发疯了。

    这花无心的打断自然是不满的很。

    “没什么,你们继续。”

    花无心继续恢复冷然。

    不得不说,这一来二去其实很需要技术。

    反正折言和芙蕖都做不来。

    芙蕖直接狠狠的甩了她一个白眼。

    转头继续和折言讨论这为何不能喜欢的问题,。

    “小姐,你说说看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

    “噗……”

    “你到底笑什么?”

    芙蕖狠狠的瞪着花无心。

    真的有种忍无可忍的地步。

    但花无心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笑什么。

    这深奥的问题,当她自己一层一层解开面纱后,自然就明白了。

    “你要是听不下去就走吧,我可以自己保护言儿小姐哒。”

    真是忍无可忍的地步有木有?

    让芙蕖都发飙的人,不得不说,这花无心还真是有本事。

    但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口,并没打算离去。

    芙蕖转头继续看着折言。

    只是看着,却没问,因为她担心这花无心再打断。

    “那个,芙蕖,有时候这喜欢的定义我希望你可以分的清楚些。”

    “恩恩,很清楚的。”

    她喜欢的定义自然是分的很清楚。

    但她没明白折言为何会这样说。

    故此再次很疑惑的看着折言。

    “所以你不能喜欢我。”

    “……”

    这下芙蕖更晕乎了。

    搞半天,分清楚了还是不能喜欢。

    “不是,喜欢得到定义和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吗?”

    “……”

    芙蕖依旧不甘心的看着折言。

    其实在她心里,她这是爱屋及乌。

    因为她喜欢念游之,所以连带折言这徒儿也是一起喜欢了。

    虽然她知道念游之以前是要娶折言的。

    但这也并不能妨碍她喜欢念游之。

    所以在她心里,这是不冲突的。

    “有的,自然是有的。”

    沉默了一下的折言狠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

    心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将这芙蕖的思维给理顺了。

    “有什么关系?”

    说了老半天,芙蕖都还是没能明白这其中的关系在哪里。

    这严肃的问题要是不问清楚了,那指定是不能好好睡觉了。

    为了自己的美梦,也一定要问好了。

    “因为我也是女的。”

    “……”

    原本就不清不楚,被折言这么一说就更加不清不楚了。

    “女的就不能喜欢了?”

    不得不说,这在芙蕖心里就是个谬论。

    真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崩溃。

    “能,但不能这么喜欢。”

    “怎么喜欢?”

    在喜欢这两字上。

    折言和芙蕖几乎是到了水深火热的讨论。

    花无心终于是忍无可忍的加入进来。

    “芙蕖,其实她说的是,你想娶她。”

    “什么?”

    花无心的一句话,让芙蕖瞬间从凳子上腾的一下蹦了起来。

    这蹦起来就算了。

    还直接蹦离折言一米远。

    而折言始终都低着头。

    一副花无心总算是当了一回救星的模样。

    “那个,我没那意思啊!”

    芙蕖几乎是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很是无辜的看了折言一眼。

    满脸纠结。

    但终究是有些不太说的清楚看了折言一眼。

    “没那意思就好。”

    “不是就好,我是真的没那意思。”

    芙蕖赶紧解释,现在她决定一定要离折言远点。

    不然这造成误会可就不好了。

    “那你为了我吃饭问题切手指?”

    “……”

    “那你让我跟你一起一定要开心。”

    “……”

    折言的每一句话都让芙蕖要泪奔。

    就这就说明自己要娶她是不是条武断了?

    吼吼,就是太武断了。

    “你想太多了,我们同为女人怎么可能?”

    听到芙蕖这么说,折言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去。

    不是就好,刚才可算是吓死她了。

    ……

    和芙蕖的争辩之后。

    折言总算是清静了不少。

    芙蕖不再缠着她,生怕哪个举动就让她误会。

    这花无心嘛,自然也是因为芙蕖和她的前车之鉴离她远远的。

    折言嘴角上牵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因为她们都离折言远远的。

    所以折言要做什么的时候,也方便了很多。

    “师父,你在里面吗?”

    这日,芙蕖和花无心一个不注意。

    折言就来到了念游之书房。

    好多天都不曾见到念游之。

    折言实在是疑惑。

    就算不见自己,也该和自己有个解释不是吗?

    一有这个想法后,折言也感觉自己疯了。

    到底什么时候,念游之也要给她解释了?

    甩甩头,感觉到自己很是可笑。

    没等里面有所反应。

    她就要推门而入。

    但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

    书房的门竟然推不开。

    用力推了推,还是没有开。

    “哐哐……”

    轻轻敲门,想着这里面定然是有人的。

    可敲了门,里面静悄悄的。

    折言无奈,只好转身离去。

    可是在转身之际,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了。

    “师……”

    在看到那个人影的时候,后面那个字深深咽下去。

    来开门的,是一个长的很是漂亮的女子。

    一身烟灰色长裙很是适合她。

    微乱的发丝,还有依那衣襟半开。

    看到这一幕,折言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

    “你,你是?”

    眼前这长着一双狐媚眼的女子折言不曾见过。

    但她却是在念游之的书房,且还是这样一幅模样。

    “奴家景儿,您就是言儿小姐吧?药王不在,你有什么事儿吗?”

    那女子的声音很是温和。

    和她的长相明显是有些不符合。

    看着她眉眼中浅淡的笑意,折言瞬间感觉到心口被堵住一般。

    不在吗?

    这是他的书房,如今……

    “没什么事儿。”

    说完这句话,折言便利落的转身离去。

    只是一瞬间,那身影就显的是那样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