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79章:有的苦头吃了

第79章:有的苦头吃了



    cpa300_4();    第79章:有的苦头吃了

    瞬间感觉师父一点也不在乎她的感受。

    “我说了,她武功好。”

    “……”

    折言真的很想说,这天下武功好的女子多的是。

    为什么一定要是花无心。

    呜呜呜,瞬间感觉自己很委屈。

    简直是委屈的不能再委屈的节奏。

    “现在你就两个选择。”

    “我知道了,那就让她们在我身边吧。”

    说着,还委屈巴巴的看了念游之一眼。

    心道,只要和他白天在一起就好了。

    这每夜的在一起,她觉得,为了自己安全着想还是不要。

    毕竟师父对她的心思都透露的如此无疑了。

    要是这夜夜都在一个被窝,哼哼哼哼。

    师父长的如谪仙模样,但晚上谁说的准。

    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折言觉得自己还是……

    再说,她虽然不想去恨念游之,但也抹不掉他当年和白贵妃之死的事儿干系。

    ……

    南璃国。

    秋水砚台,墨痕飞画。

    侧影绝尘,眸含深念。

    宫奕澈一袭白色锦袍加身,云袖翻飞之间,流露出的谁他优雅贵气。

    亭台楼阁之秀美悉数在他身姿下黯然失色。

    微风轻轻撩起青丝,让他更添一份绝美。

    他和念游之是不同的美,两人各有千秋,谁也不输于谁。

    “宫主。”

    “回来了?”

    “是。”

    婵月回到了南璃对宫奕澈复命。

    看到婵月的归来,宫奕澈有些诧异。

    当时他来不及见折言就要回到南璃。

    故此留下了婵月打探折言的消息,然后暗中保护。

    如今……?

    “她怎么样了?”

    “不太好。”

    “什么意思?”

    一听折言不太好,宫奕澈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身子更是紧绷在一起。

    没人知道这些日子他到底是如何过来的。

    没想到,一向静心如水,不近女色的他,会对折言动如此深的心思。

    原本认为时间过去,他就会忘记折言。

    但没想到,在南璃国的这些日子,他日日思念着她。

    她的懵懂无知,瞬间精明闪耀的明眸。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意都根深蒂固刻画在他心上。

    那种思念,真的让他抓狂。

    想着早点了解这里的事儿,就赶紧去见她。

    可他忽略了。

    莫说是折言现在的处境,就是没有琉璃国的事儿,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念游之。

    一个一心要娶她的师父。

    “前些日子,念游之带她进宫了,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出来后,两人的关系陷入了僵局。”

    “僵局?”

    是僵局没错。

    婵月在琉璃国的时候,这两人的关系是很僵持。

    但最终在这痛苦的深渊折言败下阵来。

    “是,看上去不太好。”

    对于国师府发生的事儿婵月知道的并不多。

    毕竟念游之眼皮底下,她也没机会知道的太多。

    “他们进宫做什么?”

    这问的自然是折言。

    念游之是琉璃国师他已经知道。

    但他不太明白折言进宫做什么。

    “好像是见了太上皇。”

    “太上皇?”

    “是。”

    婵月的话,更让宫奕澈进入深思。

    绝美的脸上出现些许思量。

    “难道真的是……?”

    想到这里,宫奕澈不敢相信。

    也不想在想下去。

    “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是*不离十了。”

    “或许是。”

    婵月很平静的回答。

    之前他们就知道,念游之若是这琉璃国师。

    那么他回到琉璃国后,他的计划中必定不会少了折言。

    但没想到事情会来的如此快。

    “那之后有什么风波?”

    之后呢?宫奕澈心紧紧的揪在一起。

    其实他倒是还希望那件事出现。

    那样的话,折言和他也会更加顺理成章一些。

    “之后这琉璃国朝堂上什么事儿也没有。”

    “……”

    这才是婵月疑惑的。

    而宫奕澈也陷入了沉思。

    什么事儿也没有?

    那是个什么意思?

    “那岂不是,她现在琉璃国的身份很水尴尬?”

    “也不算,毕竟事情没有传开。”

    婵月淡淡的说道。

    其实他们都不知。

    他们知道的也不贵是浅短的东西。

    若是这件事揭露的太快,对折言,对琉璃,都会是不小的冲击。

    尤其是折言,她在这其中要承受的痛苦。

    远远比她自己压下去的那部分要多的多。

    “看来,我们要去一趟了。”

    “宫主?”

    一听宫奕澈这话。

    婵月整个人都震惊了。

    “让寻柳准备一下。”

    “是。”

    虽然震惊,但婵月还是不敢问太多。

    毕竟在玄冥宫要做的就是服从。

    不管宫奕澈做什么样的决定,她们都只有服从的份儿。

    这么多年,在大家心里。

    宫奕澈从来不曾对哪个女子如此上心。

    现在,竟然要为了折言深入琉璃国。

    她,到底还是住进了这宫奕澈心里吗?

    “死丫头,这回你是有的苦头吃了。”

    当亭子里只剩下宫奕澈一个人的时候。

    看着那宣纸上栩栩如生的人儿。

    终究很是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

    画工精湛的宫奕澈,将折言绘的很好。

    神韵都很是生动。

    看着她迷茫的眼神中透着淡淡的忧伤,他心里也是苦涩的笑了笑。

    在玄冥宫那些日子。

    虽然她表现出的很是*。

    但那神韵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伤感却是被宫奕澈悉数捕捉。

    到底是多深的心思,连她一个小小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看来,他是中毒了。

    中了一种叫着折言的毒。

    ……

    “师父是让你们跟着我,又不是让你们看着我,这是要干什么?”

    绝美清然的小脸上有着温怒之色。

    不要问折言这一大早气的是什么。

    那是因为,她得到了一个很是崩溃的消息。

    念游之不让她出国师府一步。

    这也就算了,还不让她出这院子一步。

    她已经整整三天都没见到念游之。

    对于念游之这做法,之前好像也没个解释。

    这突然的玩意,自然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哎呦我的小姐,你先吃这个。”

    “不吃。”

    芙蕖就如哄小孩子吃饭一般。

    见折言发脾气,赶紧的拿好吃的来哄。

    殊不知……

    这个时候折言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

    简直就是到了一种让人疯狂的地步。

    “小姐,你这样真的好么?”

    又来了又来了。

    上次她不吃,芙蕖说自己切到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