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78章:还要负责暖床

第78章:还要负责暖床



    cpa300_4();    第78章:还要负责暖床

    他自然知道上次有些事儿是花长老所为。

    但现在,他们是绝对不会动折言的。

    最危险的人,其实也是最安全的人。

    “师父,我身边有芙蕖就好了。”

    比起花无心这冷丁子。

    她还是更愿意和芙蕖斗嘴比较好。

    芙蕖一听折言这样说。

    心里喜滋滋的,没想到她还会被人喜欢。

    瞬间感觉看折言也顺眼了不少。

    “你们都先下去。”

    “是。”

    见折言如此别扭。

    念游之知道,这思想工作若是不好好做的话。

    这丫头指定是说什么也不会愿意。

    当房间里只剩下折言和念游之得到时候。

    那绝美温润的脸让折言再次陷入沉沦。

    不要问她为何。

    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念游之在她面前就是个妖孽。

    魅惑人心就算了,还魅惑了徒弟这么多年。

    “师父?”

    念游之缓步来到折言身边。

    一把将她从软榻上抱起来。

    翻转之间,他已经坐在软榻上,而折言就那样稳稳的坐在他腿上。

    这动作太突然,突然的折言直接惊呼一声。

    绝美的小脸上有了些许惊慌。

    他们现在的距离是那样近。

    吐气如兰,淡淡的气息打在脸颊上让折言的鼻血再次叫嚣。

    “师……师父,你就算这样迷惑我,我…我也不会让她在我身边。”

    好吧,折言真是要哭了。

    师父这是要干什么?

    使用美男计么?哼哼哼哼,就算是这样她也不会答应的。

    可素,要是自己不松口。

    师父就这样一直迷惑自己,那岂不是要血崩了?

    “唔……”

    感受到念游之的动作。

    折言瞬间反抗了起来。

    鼻血哗一下子没忍住,咳咳……奔流了!

    此刻的她真的很想怒吼一声‘非礼啊!!’

    感情是真的用美男计啊,离的近了感觉迷惑不到。

    念游之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于是没忍住就吻了上去。

    她的味道很好。

    若是她不反抗,念游之真的很想就这样继续下去。

    “师父?”

    得到自由的折言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念游之。

    这么多年,念游之顶多是在她额头上亲亲。

    结果现在,就在刚才……

    他们之间,吼吼,做了什么?

    看着她绝美的小脸一脸纠结。

    念游之丝毫不在意。

    一把拉过折言,掏出雪白的手绢在她鼻头上拭了拭。

    当折言看到那雪白的手绢上血红。

    整个人再次的在念游之怀中凌乱了。

    “师父,怎么办?我已经病入膏肓了。”

    “瞎说。”

    对于折言来说,还真是病入膏肓了。

    这花痴的病可怎么得了?

    “师父你还是想医治一下我花痴的病吧!”

    折言觉得,这花痴的病,可比厥心病严重多了。

    故此,她觉得,首先要医治的,就是这花痴病。

    “我喜欢你对我花痴。”

    多年来,念游之在她面前一直自称为师。

    再有就是在上次,和宫奕澈对绝的时候。

    他为了让宫奕澈知难而退。

    所以自称了为夫。

    这个‘我’字,在她们之间其实还蛮珍贵。

    但他却是喜欢和她随意相处。

    “可我就要血崩了。”

    对于念游之的自然,折言真的要疯了。

    没有那种经验的人一定不会理解她的痛苦。

    这么多年,她经常流鼻血。

    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件及其痛苦的事儿。

    “放心,不会。”

    对于折言的愤怒。

    念游之说的倒是风轻云淡。

    举手投足之间,都让折言感觉到血崩的前兆就要来临。

    当一个人完美的让你想逃的时候。

    试想一下那完美是不是太过分了?

    “言儿,你知道,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想你安然无恙。”

    “恩,我知道。”

    经过前面这么长的过度,师父终于要说到正题了。

    不过,因为这句话,折言心里的堡垒瞬间竖了起来。

    不要问她为什么,因为她绝对不会妥协。

    “花无心虽然和你性格上有些差异,但你知道,在药王宫她是女子中武艺中最好的。”

    “师父可以派美男保护我。”

    “……”

    哼哼唧,她自然知道花无心武功高强。

    但就算如此,她也不想让那个女人在自己身边。

    不知为何,就是看她不顺眼的很。

    说白了,她们之间其实就是两看相厌。

    “言儿,你知道……”

    “我知道也不行。”

    她知道念游之想说什么。

    就是不会在她身边放男人,哼哼唧,这还真是。

    连保镖的醋都吃。

    不得不说,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可恶。

    “言儿!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那你说。”

    折言是打定主意不会让花无心在自己身边。

    就算念游之今天嘴皮说破了,也不会答应。

    不过后面似乎并不能和她想的那样。

    因为念游之是一定会让她答应的。

    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你现在就两个选择,要么是跟在为师身边,要么是和她们在一起。”

    “什么意思?”

    跟在师父身边,这个是可以考虑。

    但想想吧,是不是会有别的什么条件?

    一向都比较精明的折言,自然不会认为这念游之的话是那样简单。

    咳咳,师父一向说话都比较有深意,故此还是问的清楚的好。

    “跟在我身边,自然是以丫鬟的身份。”

    “这也可以。”

    做丫鬟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

    而且这些年给念游之端茶递水的事儿也没少做。

    “而且还要负责暖床。”

    “什么?”

    念游之后面这句话,直接让折言炸毛了。

    暖床?那是个什么情况?

    以前师父没这样过啊?

    这转变还真是……让折言感觉到莫名其妙。

    “这些年没人暖床你不也睡的好好的吗?”

    其实这些年,每当打雷的时候,折言都会和念游之窝在一起。

    但两人的关系是清白的。

    不过,折言听到暖床两个字的时候。

    瞬间就感觉清白逃走了。

    “这是你跟在我身边的条件。”

    “……”

    好吧,这还是个条件。

    这还真是让人纠结的很。

    为毛念游之会提出这么人神共愤的条件?

    这样心里愤愤的想着。

    “芙蕖一个人在你身边我不放心,所以你就这两个选择。”

    “难道不可以是别人吗?”

    折言真的要哭了。

    为什么一定要是花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