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70章:每日给你梳头可好?

第70章:每日给你梳头可好?



    cpa300_4();    第70章:每日给你梳头可好?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让念游之都有些想不到。

    “因为师父太完美,祸害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不想师父祸害更多人。”

    “……”

    其实念游之已经听出来。

    这丫头似乎对自己有了些许淡淡的霸道之意。

    这感觉让人感觉欣喜,也让人感到无奈。

    那种甜蜜中的担忧,没几个人能明白。

    “行行好,给两个吧。”

    “求你们行行好,我奶奶的腿急需要医治。”

    就在念游之和折言逛的最尽兴的时候。

    一个很是苍老无力的声音在这极度繁华的大街上显的是那样格格不入。

    两人很是默契的朝那声音的来源望去。

    入眼的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和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女孩。

    两人皆是衣衫褴褛。

    看的出生活很是窘迫。

    也是,生活不窘迫的也不会上街讨要。

    “言儿?”

    念游之见折言大步流星的过去,迅速跟上。

    “小姐,求你给点吧,我奶奶……”

    “让我先看看。”

    那小女孩大概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

    看着折言的到来,眼里出现了一抹期意之光。

    对于乞丐,多少人都是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

    看着折言一身简装,虽然不奢华,但却也掩饰不住她一身的贵气。

    尤其是她精美绝伦的脸儿,让那小女孩一时间惊的说不出话来。

    “谢谢姐姐。”

    呆愣半响,那女子赶紧小心翼翼的将老人的裤脚给挽了起来。

    折言蹲下身,看着那伤势的地方。

    都已经有了脓血,不及时医治的话,怕是腿都要废了。

    “这是如何弄的?”

    “是前些日子,奶奶不慎摔伤,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说着,那小女孩还哽咽了起来。

    接下来,折言不再说话。

    随身的针包被她摸了出来。

    念游之就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不上前,也不阻止。

    就是想看看,遇到这样的事儿,她会如何处理。

    而折言,很是熟练的给那惯脓的地方施针。

    随后的一幕,惊诧了所有人的眼。

    就连路人都感到诧异。

    那个美如花朵的女子,给那老人施针后。

    不顾那恶心的伤口,亲口将那脓血一口一口的吸出来。

    在世人眼里,肮脏的乞丐,大家连看都不愿多看两眼的人。

    如今因为折言。

    大家的目光就这么落在了三人身上。

    而念游之,也是为折言的举动感到诧异。

    她就那样认真,眼里没有任何恶心之意。

    那老人的腿化脓的面积很大。

    却被她有银针为引,然后用嘴全部吸了出来。

    好不容易,那些脓血全部被吸了出来。

    “姐姐?”

    那小女孩很是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

    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是世人唾弃,不愿伸出援手的乞丐。

    而这个惊艳绝伦的女子却是愿意出现在她们面前。

    而且还用那最是近距离的帮助她们。

    折言很是淡然的掏出手绢将嘴角的血迹拭去。

    帮那老人包扎好。

    “野外有苦鹤,熬水每日三次清洗就好。”

    折言完全不将世人那惊愕的眼神放在眼里。

    那样毫无杂念的交代着。

    站起身,将自己手腕上的一个镯子塞给那小女孩。

    “外面天气凉,就不要出来了。”

    那镯子很贵重,是她在郝天瑾那里搜刮来的。

    深知没钱的痛苦后。

    在丞相府那些日子,只要是郝天瑾送的,她都全部收下。

    丞相送的东西,自然不会太差。

    拿去当铺当了,最起码也够这祖孙两一年半载了。

    ……

    转身,发现念游之依旧平淡的脸色。

    折言哒哒哒的跑过去。

    “师父,你要给我什么奖励?”

    刚才那个如九天下凡的毫无杂念的仙女瞬间消失不见。

    出现在念游之面前的。

    依旧是那个没心没肺,做了一点点好事都要有奖励的折言。

    对于这样的折言,念游之早已********。

    “言儿想要什么?”

    看着她笑颜如花。

    念游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看着她瞬间嘟起来的小嘴。

    “那就每日给你梳头可好?”

    “……”

    这话说的折言一愣。

    天知道,她到底有多讨厌自己梳头。

    如今念游之就这样解决了她所谓的燃眉之急。

    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儿。

    “好,这个可以有。”

    犹豫了一下的折言。

    想着还是不要为难自己的好。

    天知道每日梳头的一双小手到底酸成什么样子。

    看着兰儿做的很顺手简单。

    到了她这里的时候,简直就是要累死给姑奶奶。

    两人一路走走笑笑。

    似乎刚才那个静若处子的女子只是大家心里的一个幻觉。

    可在念游之心里,却是留下了深刻的信念。

    原来,不管在什么环境下。

    行医救人,不管面对的对象是谁,她都可以做到心无旁骜。

    “言儿,为师可记得,你是有洁癖的。”

    “好像是有。”

    这哪里是好像,完全就是有。

    也不知这些年药王宫是如何将她养出来的。

    反正,那些下人是蛮累的。

    就是折言那些小事儿也能累死个人。

    “可你刚才,是什么感觉?”

    不知为何,念游之却很想知道。

    这些日子,大概是因为太看不清折言。

    而先在,他想要看清,看清她的本性到底是什么样子。

    在药王宫这些年,她只是很乖巧。

    只要是他布置的课业基本都很快完成。

    可自从离开药王宫后,念游之就发现,他错了。

    慢慢的有些看不懂折言。

    “什么什么感觉?”

    对于念游之的话。

    折言一副懵懂无知的看着他。

    手里还拿着糖葫芦边走边吃。

    那模样,还真是如一个好吃的小女孩。

    “就是帮那个老欧吸血的时候。”

    “啊?”

    听到念游之这般问。

    折言直接是吓的手里的糖葫芦都差点掉了。

    愣愣的看着念游之,半响都没能明白念游之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刚才为何会那样做?”

    这文的折言再次迷糊了。

    看着自己师父让人血崩的容颜。

    好半响才整理好念游之的几个问题。

    只是那星眸中,如小鹿般的困惑看着念游之。

    模样困惑又可爱。

    让人舍不得伤到半分。

    “那需要什么感觉吗?”

    “……”

    她的反问,让念游之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