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69章:师父,你带钱了么?

第69章:师父,你带钱了么?



    cpa300_4();    第69章:师父,你带钱了么?

    在世人眼里的药王,那个用医术施恩天下的药王。

    没想到也会有如此无奈的一面。

    “决定了?”

    不知什么时候,兮然出现在他身后。

    语气淡漠,完全没有刚才被折言威胁时的温怒。

    或者,他根本就没怒。

    在药王宫里,每个人都可能是带上面具的人。

    只是看谁能将面具带的更有技巧。

    巧妙的让任何人都看不出。

    “准备一下,明日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折言必须安然无恙。”

    “是。”

    终究,在这强大的真相后面。

    念游之最为担忧的,还是折言的安危。

    即便是这件事后,他们完全有可能的是分道扬辘。

    却依然是要好好守护着她。

    这么多年的守护,她终究还是成为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

    是夜,今夜的国师府必定是个不眠之夜。

    夕阳西下的时候。

    念游之来到折言的房间。

    “言儿。”

    看着折言坐在窗前。

    那粉色小身影这些年总是会看着让人心生怜惜。

    “师父?”

    见到念游之前来,折言腾的一下从板凳上起来。

    直接欢腾的蹦跶到念游之身边。

    习惯性的抱住念游之那精瘦的腰。

    这些年,她已经习惯和念游之有这样的亲密接触。

    所以念游之也并没有多想。

    顺手很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丝。

    “刚才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别看折言现在如此欢腾。

    可就在刚才进门的那一刻,念游之还是感觉到那娇小背影的孤寂。

    原来这些年,在药王宫她并不是表面上那样快乐。

    有自己的心事,也有自己的梦魇。

    “师父,我们好像都不曾有过约会。”

    “什么?”

    对于这话,念游之显然是没反应过来。

    折言突然的举动就让他感觉很是诧异。

    如今她又有着这样淡淡的要求。

    为何感觉,这甜蜜将要离他们远去?

    “师父不觉得吗?虽然这些年我们在药王宫一直都生活在一起,可是我们都没出去玩过。”

    “言儿想去哪里玩?”

    “最近嘛,自然是逛街了,这远处嘛……自然是和师父云游四海。”

    “云游四海?”

    “恩恩,是的。”

    折言的每一句话,都让念游之感到诧异。

    完全没想到折言会有如此要求。

    亦或者说,这般热情就如绚丽的焰火。

    “呵呵,好,等明天后好吗?”

    “那今晚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听说今晚金城有灯会,很热闹的。”

    绕来绕去,不管什么时候。

    终究是贪玩的心性。

    在念游之承受极大的心里压力的时候。

    而折言还********的想要出去玩。

    其实,她也是想缓解一下心里压力。

    直觉告诉她,明天可能要面对的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或许会比她想象的更加残酷。

    “好。”

    得到念游之的答应。

    折言哒哒哒的就去换上轻便的衣服。

    看着她欢快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念游之是习惯的揉揉她的头发。

    “不要摸,摸乱了就不好了,好不容易梳好的。”

    “……”

    这话说的念游之一愣。

    这些年,不管念游之给折言配多少丫鬟。

    这丫头似乎总是会不满意。

    这不满意的主要原因就是那些女子梳头发并不满意。

    乔兰儿是她最贴身的侍婢。

    眼下兰儿在药王宫,这些日子想来都是她自己动的手了。

    “呵呵,乱了好。”

    “乱了能出去见人么?”

    “又不见心上人,你怕什么?”

    “可是……”

    “可是什么?”

    见折言瞬间红透的小脸。

    念游之发笑,似乎这抹红云在他眼里就是最美的风景线。

    不容易,让折言害羞可不是见容易的事儿。

    眼下,她竟然也会害羞了。

    这些在她的生活中,可是从来不会有,如今…终于还是长大了。

    “好了师父,我们走吧。”

    折言不会说,其实在刚才那一瞬间。

    尤其是念游之说心上人那一刻。

    她差点就你脱口而出是和心上人一起出去。

    女为悦己者容,原来这些年,一直要有完美形象,其实就是想要完美的出现在念游之面前。

    原来,这些都是她无法正视的心境。

    即便是现在,也依旧无法正视这份感知。

    “师父,你带钱了么?”

    忽然,折言像是想到什么一般。

    想起上次在绝尘楼吃饭的事儿,真真是丢人的很。

    间接也想起了红纱。

    那个女人,竟然没钱,穷的一顿饭钱都不够。

    “问这个干什么?”

    “以为你这里不比药王宫,什么都要钱。”

    在出药王宫之前,折言压根就不是很明白这些世事。

    大多都是在书里认识。

    不过一折腾下来,还是药王宫舒服。

    “呵呵,这个还需要担心?”

    “跟师父在一起,自然是不需要担心的。”

    “……”

    感受到折言对自己的依赖,念游之绝美的脸上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但也隐隐担忧。

    担忧明日她知道那个真相后。

    很长一段时间,大概都会过着感觉孤立无援的日子。

    想到这里,念游之不禁又暗暗担忧起来。

    ……

    金城夜市繁华。

    折言和念游之一出现在街上,似乎就成为了焦点。

    无数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惊叹的。

    自然,这羡慕和嫉妒就占了大部分。

    女子一袭白衣简装,看上去就如是绝世之花转世。

    念游之就如天神下凡一般,美的旷世绝伦。

    “言儿,以后你怕也要带上面具了。”

    “恩恩,是的,看这么多目光都在看我。”

    “……”

    折言说的一脸认真,完全没有自恋的自知之明。

    那种豪放感觉,让人感觉可爱的紧。

    尤其是她嘟起小嘴的模样,就让念游之生出一股怜惜感觉。

    “不过师父也要带面具。”

    “……”

    “也不行,师父戴面具更妖孽,只会让人血崩的更厉害。”

    说这话的时候,折言小嘴弩的更厉害。

    显然是不满意念游之一个男子完美到这种程度。

    “呵呵,那言儿觉得该如何是好?”

    “藏起啦,把师父藏起来?”

    “为什么?”

    折言的回答让念游之近乎完美的脸上出现诧异。

    以前她从来不曾说过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