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68章:真是一对祸害

第68章:真是一对祸害



    cpa300_4();    第68章:真是一对祸害

    “兮然,你也老大不小了,忽然发现一个委实严重的问题。”

    “什么问题?”

    见折言突然一脸认真。

    兮然心里一紧。

    不得不说,折言还真是个小人精。

    总是会让人莫名其妙的紧张。

    “那个,你为啥不成亲?”

    轰然。

    这话让念游之和兮然同时一愣。

    大抵都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这样严重的问题。

    “这金城的美人可不少,要不我去给你物色一个?”

    “……”

    兮然沉默,表示这丫头的话有时候就是个坑。

    还是不要随意去接的好。

    指不准就能给绕进去。

    “师父你也是,兮然都老大不小了,你竟然不让人成亲。”

    这话说的念游之也是一愣。

    看向兮然。

    那目光显然也是在询问‘你为何不成婚。’

    兮然被这两人一个言语攻击,一个眼神攻击的快要崩溃。

    最终没等折言再次发功落荒而逃。

    “你们两个,真是一对祸害。”

    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夺门而出。

    他这话说的还真是有几分道理。

    折言和念游之凑在一起。

    总是会让人感觉到很般配。

    绝配绝配,那指定是各个方面都要绝配。

    美色能配上一对,这各种手段性格自然也是要凑的上去才行。

    十多年的磨合,念游之早就习惯有折言。

    而折言也习惯有念游之。

    只是,这些年他们的身份相处,一个师傅,一个徒弟。

    念游之早就没什么禁锢念想的人。

    只是折言,这些年被养在药王宫,一些世俗眼光自然都是参照书本上。

    典型的一种读书读到有信仰的地步。

    这也不能怪这样自己,这和念游之有着无法脱离的关系。

    “来找为师是有什么事儿?”

    当书房中只剩下两人的时候。

    念游之很是温和的看着折言。

    “师父难道认为,这些年言儿只是有事才会来找你的吗?”

    “……”

    这话说的念游之咯噔一下。

    不得不说,他的身份地位,早就习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和事儿。

    虽然这些年折言莽撞。

    但大多时候找她也都是因为有不解才会去。

    而在念游之心里,这些都规划为有事儿。

    “师父,我…那个对不起。”

    “嗯?”

    对于折言突然的道歉,念游之似乎有些不太明白。

    这些年,对不起三个字她一直都很少说。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折言即便是做错了,也是对的。

    她不需要对任何人说对不起。

    因为,这是天下欠她的。

    “那天,我想知道真相,太激动,可能没考虑到师父的难处。”

    这些日子,折言慢慢接受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自己的师父是这琉璃国的国师。

    这样复杂的身份,她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

    “呵呵,言儿能这么想就对了。”

    好半响,念游之终于反应过来。

    折言在向他道歉,且说出的话,还是如此贴心。

    只是,这贴心的背后是什么呢?

    “只是师父,那个真相对我来说一样重要,要是师父知道,见不见到那些人,其实都无所谓。”

    “……”

    “这些年,对我来说,唯一的亲人就是师父。”

    “……”

    “不管那些人曾经给过我什么样的温暖,也不管他们之间曾近的纠葛是什么样子。”

    “……”

    “但都那把大伙,将母妃和我一起烧灭了。”

    “……”

    “所以,我除了是想要个真相外,其余一切都不想知道。”

    折言一字一句,说的是那样深刻。

    似乎这些年,隔在她心里的那些隔阂,都在这一次悉数说了出来。

    真相,只要真相。

    一个让自己母亲死的真相。

    至于那个被称为她父亲的人,因为那把大火连骨子里都是一种疼痛。

    所以,那把火,烧掉的不止是白贵妃对他的情谊。

    连带她这个年仅五岁的女儿也是心灰意冷。

    “既然是这样,为何一定要执着于那个真相?”

    “因为,母亲绝望的眼神。”

    虽然那会还很小很小。

    但她深刻记住,白贵妃最后看她那一眼绝望的眼神。

    到底是怎么样的绝望,对其亲情的绝望。

    对爱情的绝望,对人情冷暖的绝望。

    “那你可知道,她为何会有如此绝望的眼神?”

    “……”

    为什么?这些年,白贵妃绝望的眼神,还有那大火都如恶魔一般纠缠她的梦里。

    她很想知道,也很想知道那个绝望的眼神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

    “那是因为,天下对她,都已经是到了必灭的地步。”

    轰然,这句话,就如是郝天瑾说的那样。

    而念游之也是这样说。

    那意思就是?是天下,并不是琉璃吗?

    “不,我母妃不是妖妃。”

    “言儿,虽然很痛心,但事实如此。”

    “那到底是谁传出来的?这谣言是从哪里而起的?”

    眼下,折言真的有种冲动,那就是找到那个传言之人千刀万剐。

    杀人不见血,大概就是这样。

    用世俗的眼光与唾液去淹死一个人。

    那就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这件事太过复杂,根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宫闱争宠,所以即便你知道也无济于事。”

    “可我想知道。”

    不管是什么样残忍的真相。

    她只是想知道而已。

    而念游之,似乎也和郝天瑾一样。

    说到这里就不愿在说下去。

    郝天瑾是因为当时也还年纪尚轻,对于更深的真相根本不曾了解。

    可念游之,却是有着深深担忧。

    “我需要静一静,你先回去吧。”

    “师父?”

    终究,即便是做好万全准备的念游之。

    依旧是无法释怀的畅所欲言。

    对于他来说太过残忍,将这些真相坦露在折言面前。

    对折言残忍,对他何尝不是一种残忍。

    “言儿,明天,我带你去见太上皇可好?”

    “……”

    终究,那完美无瑕的脸上出现些许无奈。

    原来,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最无法面对的事儿。

    他真的做不到亲口告诉折言。

    “好。”

    折言也不再纠缠。

    离开书房前,深深看了一眼念游之。

    书香闯前,白影飘渺。

    念游之一身清然的站在那里。

    白袍加身,青丝随风轻起。

    那身影,有着说不出的悲凉。

    似乎,将要面对的是他自己都无法鼓起勇气去面对的沧桑。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