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我可以保护好她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67章:我可以保护好她

    一直以来,念游之都比较惜字如金。

    除非和折言在一起。

    而对于郝天瑾这样如此尊贵为丞相的人,他也不过尔尔的应付。

    听到念游之如此说。

    郝天瑾的反应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师疯了。

    且疯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些年她一直养着妖女白贵妃的女儿。

    如今,他还毫不担忧折言出现在世人面前。

    这绝壁是疯了,疯的让郝天瑾直接是失魂落魄了起来。

    “不行,我不答应。”

    “……”

    最终,身为丞相的郝天瑾说出了这样一句很没形象的话。

    他不能答应。

    不能答应念游之将折言带到太上皇面前。

    “本相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本事,但折言这件事,不行。”

    好不容易隐瞒了这些年。

    当年好不容易救出去的人。

    即便是改头换面,他也不放心她出现在琉璃。

    白贵妃当年的事儿闹的动静实在是太大。

    大的他们都不得不顾及折言再次出现在这里的安危问题。

    “若是国师执意如此,那本相只好带走颜儿了。”

    念游之的宠溺,在现在这个时候看来。

    对于郝天瑾来说完全就是纵容。

    这种纵容,无疑是危险的。

    “你以为,你的立场如何能带走她?”

    对于郝天瑾的话,念游之瞬间冷了脸色。

    折言的安危是半分也开不得玩笑。

    尤其是在这敏感的金城,一个不慎折言便要承受无数的痛楚。

    “你以为,太后知道她,会放过她?”

    “……”

    “当年,虽然那不过是宫斗,但在某种层面上讲也是国斗,你以为太后会留下她?”

    “既然知道,那你还带她去见太上皇?”

    郝天瑾几乎是怒吼出来。

    他自然知道他的力量想要完全的护住折言是根本不可能。

    可以想到,念游之要将折言带去太上皇面前。

    他的心里就忍不住捏一把冷汗。

    “我可以保护好她。”

    在郝天瑾愤怒的眸光下。

    念游之丝毫不在意,一字一句,说的是那样坚定。

    他有那样的自信。

    能护折言十年安稳,就能护她一世周全。

    这样的自信,从念游之嘴里说出来,一点也不显夸张。

    ……

    终究,郝天瑾很是无奈的离开了国师府。

    他知道,国师说出这样的话,必定是有完全的计策。

    短短时间,这金城似乎又要掀起一场不同的风浪。

    那种感知,让人感觉无所适从。

    仿佛一切都在平静变迁。

    “游之,你太纵容她了。”

    郝天瑾离开不久。

    兮然就出现在书房。

    对于郝天瑾的话,他自然也是听到了。

    金城现在的局势确实不宜多生事端。

    而念游之在这个时候,竟然想要让折言见到太上皇。

    “真相早日揭露在她面前,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这个真相,折磨了念游之数十年。

    早日解开,未尝不是件好事儿。

    “难道,你真的愿意她恨你?”

    “……”

    兮然的话中透露着隐隐担忧。

    而念游之,又何尝不担忧。

    “一切的阻扰,也该到头了不是吗?”

    这些年,念游之一直都很担心折言知道当年的真相。

    可事情过去这么多年。

    终究还是要揭露的不是吗?

    既然要揭露。

    那么何须去畏惧。

    不管真相如何,不管折言知道真相的心境如何。

    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

    绝美的脸上出现的是对折言掌控的无奈。

    阴差阳错的离开了药王宫。

    转瞬便到了这金城。

    这一切,就如是天意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是啊,她其实心里早就有数,不然也不会走到这里。”

    说道这里,兮然脸上也出现些许了然。

    只不过还是有些担忧念游之到时候要承受的谬论。

    “师父,方面吗?我进去了?”

    就在两人脸上有着凝重神色的时候。

    折言欢脱的声音出现在书房外。

    她是询问了,只是没等念游之回答。

    那门就被推开了。

    大概是在药王宫这些年早就习惯。

    去哪里行动都是那样自如。

    自如的让人防不胜防。

    “师父每天都是这么完美。”

    进来后,折言看着念游之显出一抹难以控制的震惊。

    然后是没头没脑的来上这么一句。

    这些年,她似乎一直都是这么过的。

    兮然和念游之都已经习惯这样的她。

    但现在,看着这欢脱的一面。

    总会感觉到那下面掩埋的是无法窥视的精明和智慧。

    “言儿,这里是金城,以后可要学的有规矩些。”

    “……”

    念游之看着折言近乎完美的小脸。

    带着淡淡的责备之意。

    这些年,在礼仪规矩上他从来不曾过多要求她。

    人生在世,随意就好。

    可现在看来,这是个错误,以前是完全没想过让她出药王宫。

    可现在不行了。

    这丫头随时都要带出去遛。

    不以为的人还会说他念游之连个徒弟都教育歪了。

    那对他的一世英名有着极大的损伤力。

    事实证明,这些年他的纵容早已让折言歪的摆不正了。

    “呼…师父,能说明一下什么是规矩么?你的地盘什么时候也多了这一条?”

    “……”

    “以前怎么没听过,什么时候生的?”

    折言依旧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

    仿佛那个在他跟前力求真相的言儿根本就不复存在一般。

    现在的她,和那个执着坚韧的人,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养了十多年的小新娘,在这一刻,他竟然有些看不透。

    静夜如水的容颜上,是对折言高深的窥探。

    深邃的眼眸很想看紧折言心底,却是发现,什么也看不透。

    原来,自诩最了解折言的人,在这一刻,竟然发现很可笑。

    “呵呵,这里可是金城。”

    “只要是师父的地盘就好了不是吗?”

    “……”

    对于念游之的话,折言丝毫不放在心上。

    其实不管她如何怀疑什么。

    都抹不掉一个事实。

    那就是在念游之身边,只要不提及成亲的事儿,她就感觉最轻松。

    折言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言儿,你就知道拿捏你师父,来告诉我,为何总是喜欢没规矩?”

    “这是喜欢的问题吗?”

    “……”

    好吧,兮然一时间哑然。

    无奈的看了念游之一眼,目光深切的控诉你‘自求多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