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66章:她是一般女子吗?

第66章:她是一般女子吗?



    cpa300_4();    第66章:她是一般女子吗?

    他只是看了折言一眼。

    英俊的脸上满是怒意。

    直接来到他们身边,很是愤怒的对念游之怒吼。

    而念游之,则是一脸清然的站在那里,对于郝天瑾的愤怒就如没听到一般。

    “言儿,跟我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放开我。”

    见郝天瑾对念游之发怒的时候。

    折言都不曾说过一句话。

    现如今被郝天瑾抓住手腕,那力道直接让她感觉到疼痛。

    他是在担心,若是自己晚来一步。

    折言说不准就踏入了那九重宫闱。

    自古以来,一入宫门深似海,折言虽然不是去选妃。

    但她要面对的,却是比那后宫之路更难走的路。

    “放开她。”

    一直不曾说话的念游之。

    举手投足间,依旧很是平静。

    很是平静的来到他们身边,举手投足间。

    无一不是给人一种谪仙的感觉。

    他很完美,步履生莲来形容他再是合适不过。

    一个男人完美到这种程度,让郝天瑾都忍不住直视。

    “你可知道,只要她踏进这里,要面对的是什么?”

    郝天瑾一边说,还一边警惕的看着周围。

    就如折言暴露在世人面前都是一种危险。

    “既然能带她来这里,自然就能保护好她。”

    “……”

    “丞相位置坐了这么多年,难道丞相还没这点把握保护好一个女子?”

    念游之平时话本就不多。

    和自己交集不多的人,更是无法说的更多。

    能对郝天瑾说如此多已经不易。

    尤其是后面那句话,更是对郝天瑾身为丞相的一种讽刺。

    “她是一般女子吗?”

    郝天瑾这些年,感觉最为骄傲的也就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坐上丞相之位。

    而这些年,这琉璃国多少人对他都是那样赞赏。

    如今被念游之这么一说。

    那原本该有的荣誉感瞬间被打折。

    心里不舒服到是正常。

    “不管如何说,她也不过一弱女子。”

    呵呵,一般女子是女子。

    不一般的身份就是加在折言身上。

    也依旧是个女子。

    “国师,若真是为她好……还是将她带走吧,本相不在乎。”

    这句话,让折言和念游之一愣。

    显然后面那句话两人都没怎么听的懂。

    “我什么需要你在乎?”

    在沉默间。

    折言先打断了这份尴尬。

    咳咳,说真的,是蛮尴尬的。

    折言虽然自认为自己长的很美。

    但却不曾有那种天下人都该在乎的自信。

    “颜儿,什么都不要问,离开琉璃,不管去哪里都好。”

    “放开她。”

    折言原本想说点什么。

    念游之白皙的手很是优雅的将她从郝天瑾手里拿出来。

    力道不大,却让郝天瑾感觉到无法反抗。

    看着手腕上红的印记,轻轻抚了抚。

    “疼吗?”

    这句话,让郝天瑾和折言都是话都说不出来。

    不知道是他的动作太过完美。

    还是在这样的局势下还能淡定自若的缘故。

    总之,郝天瑾无法形容自己此刻心情。

    而在折言心里。

    师父似乎是第二次这样霸道。

    当时,在宫奕澈手里也是这样。

    毫无顾忌的将她带走。

    如今面对这丞相,也丝毫没有任何犹豫。

    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阻碍在他眼里都不是事儿。

    只有折言,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

    “不疼,只要有师父在。”

    这句话,涵盖的是多少信任。

    念游之心里一动。

    抚了抚她瘦小的脸颊。

    这么多年养在药王宫,本身就不算丰韵的她。

    被宫奕澈这么一折腾,直接就瘦的让人心疼了。

    “好,那我们走吧。”

    “你们不准去。”

    念游之拉起折言的小手。

    而郝天瑾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挡在他们面前。

    “国师府和丞相府,你选择。”

    他所谓的选择,自然是选择商谈的地点。

    他深刻知道,若是国师想要过去,他必定是拦不住。

    看着郝天瑾坚持的眸光。

    折言和念游之对视一眼。

    终究还是不愿将他们的秘密暴露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折言深知,白贵妃当年不管是不是冤死,但作为她的女儿,终究是要承受常人无法承受的世俗眼光。

    而念游之,这些年却是一直在保护着她,对于国师来说,这也算是大不违的举动。

    郝天瑾跟这件事更脱不了干系。

    当年是他亲自将折言运出了宫。

    所以,这三人中除了折言,几乎都很忌讳提及当年的白贵妃。

    ……

    国师府。

    终究还是选择了国师府。

    现在折言在国师府的身份依旧是念游之的徒儿。

    也没人对她的身份有过怀疑。

    所以比起丞相府,还是念游之的羽翼下比较安然无恙。

    毕竟保护了折言这么多年。

    对于念游之来说,这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本相知道,这些年,她一直在你身边。”

    书房中,只有念游之和郝天瑾。

    折言被念游之直接关在了房间里。

    现在,只要折言不在自己身边,都会被关起来。

    因为他太害怕,害怕折言再次从自己身边消失。

    一次就够了,也算是十多年来对自己最重的惩罚。

    看着郝天瑾说的如此铸锭。

    念游之神色依旧浅淡。

    浅淡的任何人都看不出他心底到底想什么。

    琉璃国师,完美的让人惊觉,虽然早就见识,但在这一刻。

    身为男人的郝天瑾却依旧感觉都爱惊艳。

    “言儿想要做什么,就是什么。”

    “……”

    念游之的话,让郝天瑾一愣。

    这句话已经说明。

    这些年念游之不但保护着折言。

    还对她十分纵容。

    看来,这些年她过的不错,能得到念游之的溺爱,也算是天下一大幸事。

    “现在不是纵容她的时候,这件事绝对不能。”

    只是简单一句话,郝天瑾已经听出折言在念游之心里的位置。

    也不愧为年轻有为成为丞相。

    “既然真相对她来说很重要,无妨。”

    “……”

    对于郝天瑾来说都算是惊慌的事情。

    而念游之却轻飘飘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到底对折言宠溺到什么程度。

    以至于在如此凶险的面前,他都能说的如此掷地有声?

    “国师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自然。”

    一直以来,念游之都比较惜字如金。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