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玄冥宫我就是老大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64章:玄冥宫我就是老大

    刚刚觉得庆幸,眼下好像也庆幸不起来了。

    跟玄冥宫扯上关系,他就很是头疼。

    如今这阴差阳错的,竟然……

    “你说的可是飞刀门的红纱掌使?”

    “恩恩,是啊!”

    见折言回答的如此理所应当。

    念游之妖孽的脸上就感觉到一阵抽搐。

    很是完美的扶额,表示自己很头疼。

    “师父你怎么了?”

    见念游之扶额,折言再次要血流了。

    咳咳,这不能怪这样,谁让念游之随便一个动作都很完美。

    专门迷惑徒儿的人,这还真是妖孽到家的感觉。

    “你到底什么时候又和飞刀门的人扯上关系了?”

    “……”

    这话一问,折言也直接是咯噔了一下。

    想起救红纱的那些日子。

    想到那样的日子她就感觉膝盖很疼。

    “就在玄冥宫的时候。”

    “玄冥宫?”

    折言觉得,灵越也真是的。

    带自己逃跑都不晓得算算日子。

    什么叫倒了血霉,什么叫出师不利。

    折言算是明白了。

    只有出师不利的人,才可能遇上宫奕澈那样的混账东西。

    动不动就要罚跪,动不动就给整的发高烧了。

    时不时的还对自己清白有威胁。

    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还不如跟师父在一起安全。

    “你在想什么?”

    见折言始终沉默。

    念游之面上有了些许不悦的神色。

    跟他在一起,折言就是想想别人,他都会感觉自己的权利被侵占。

    可见他对折言的拥有到底有多自私霸道。

    “没什么。”

    “呵呵,是吗?”

    刚才她想的那样入神,如今说没什么。

    念游之如此精明的人自然不会相信。

    绝美无双的脸上,那温润的面容让折言感觉再次失去了所有免疫力。

    “就是想起救红纱的时候,自己吃了不少苦。”

    “救红纱?”

    后面的话直接被念游之忽略不计。

    很是诧异的看着折言。

    红纱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强,整个江湖都知道。

    能坐上飞刀门掌使之位。

    这个女人也让人感觉很是敬佩。

    而折言,却施恩于她?光是想想都不太可能的事儿。

    “可不是,因为救她,我可是受到不少苦的。”

    想起宫奕澈那暴怒的情绪。

    折言又感觉膝盖疼。

    不得不说,在玄冥宫短短的时间里。

    这宫奕澈对她膝盖的威胁可不是一星半点。

    “呵呵,跟为师说说,是如何救红纱的?”

    念游之显然不相信折言还能有救人的功夫。

    这些年在他的羽翼下。

    她一直都是被保护的那个人。

    武功更是一点底子都没有,他传授她的都是些救人的药理。

    他很好奇,她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救了红纱。

    “我啊,很简单,在玄冥宫我就是老大。”

    “……”

    这话说的,莫说是念游之不相信。

    就是折言自己都很没有底气。

    在玄冥宫,除了宫奕澈,好像她也算是半个老大。

    至少她想去哪里,是绝对没人敢拦下她的。

    “是吗?”

    “可不是,我就直接去地牢将红纱给放走了。”

    这下念游之不说话了。

    那不是老大,宫奕澈那样的人,和一个女子亲近显然也是天荒夜谈的事儿。

    而折言在大家心里也就自然而然成为宫奕澈喜欢的人。

    一个拥有这样身份的人,自然是没人敢拦她。

    “放走之后呢?”

    终究是个有勇无谋的女子。

    看来,以后在这方面还真是需要多教教她。

    做出如此事儿还能活着。

    看牢宫奕澈对她的心思,也确实要防着点了。

    “之后啊,可惨了。”

    “谁惨了?”

    “当然是我,不然还能有谁。”

    说到这里,折言脸上满是苦巴巴的表情。

    不得不说,当时宫奕澈对她膝盖的威胁。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彻底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厥心病。

    “呵呵,怎么个惨法?”

    如今活的好好的。

    念游之自然很好奇宫奕澈到底是如何对折言的。

    完美无双的脸上出现一抹疑惑色彩。

    尤其是那双星眸中,更是一抹让人无法看透的情绪。

    其实他是介意的,很介意折言对宫奕澈有如此深刻的印象。

    “我膝盖都碎了。”

    这话说的很夸张。

    其实也没让她跪多久。

    就是让她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已。

    就是她体质弱,最后是让她有了深刻的教训。

    “他让你跪了?”

    “恩恩。”

    折言的回到,让念游之很是愤然。

    这些年,他对她的惩罚一直都很避重就轻。

    她的身体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一种牵挂。

    所以这些年对她也是格外的溺爱了。

    不得不说,对她的身体很是疼惜。

    就连他自己惩罚,都舍不得让折言跪。

    宫奕澈凭什么?

    绝美师父果断的愤怒了。

    “而且,有一次还下雨。”

    “让你跪在雨里?”

    “恩,是的。”

    这话让念游之更愤怒了。

    他自己都舍不得惩罚的徒儿。

    他宫奕澈到底凭什么?

    “师父很生气对不对?”

    “……”

    为啥感觉折言在幸灾乐祸?

    或者说,折言是在告状?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可能会让宫奕澈和念游之打起来?

    “以后不要和他有任何牵扯了,师父……会为你报仇。”

    在雨中被罚跪,那是什么样的环境。

    也怪不得,她的身体素质会下降的如此快。

    想到这些,念游之心里就很是愤怒。

    自己精心养护这么多年,而玄冥宫短短时间就将她折腾成那样。

    ……

    折言始终对当年的事儿很执着。

    转眼,在国师府已经长达半个月之久。

    这半个月,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见到太上皇。

    “师父,就算不见皇上,见到太上皇也是可以的。”

    “不行。”

    太上皇,在念游之心里比皇上还要敏感。

    她的身份,实在不易和他有任何牵扯。

    “言儿,有些事儿是对你的保护,明白吗?”

    怎么会不明白。

    这些年念游之对她的保护,睡着年岁一天天的长大。

    也逐渐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若是没有念游之,她怕是早就死过多少刺了。

    “师父,我只想见见太上皇。”

    “……”

    “不管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回去药王宫。”

    终于,折言再也忍不住的将自己暴露在念游之面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