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63章:其实对你有心

第63章:其实对你有心



    cpa300_4();    第63章:其实对你有心

    对于念游之的凝重,兮然倒是一脸淡漠。

    只要活着,只要执着,迟早都要知道。

    面对的时间,也不过是早晚问题。

    “你说,她会恨我吗?”

    “这和你的关系并不大。”

    当年那件事虽然和念游之有一定关系。

    但那个时候也是不得已。

    可万万没想到,他和折言会走到现在。

    也不知,这到底会不会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可我却没出手不是吗?”

    “即便是那样又能如何?你并没有这个义务。”

    念游之的担忧。

    兮然反而一脸释然。

    在这之前,兮然比念游之更为担忧。

    但事情真的到了这种地步的时候,兮然反而比念游之更加坦然。

    “不过我相信,要是你不想让她知道的话,你会有办法去瞒她一辈子对吗?”

    “……”

    兮然的话,让念游之再次沉默。

    他说的对,只要是他不想让她知道。

    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让那个秘密透露在她眼前。

    “我和她的感情,我更想知道,这一切真相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会如何选择。”

    “……”

    兮然一脸了然。

    她和念游之在一起多年。

    对于念游之的有些心思不会不知。

    他这份心思早就看透。

    否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折言走到琉璃国来。

    “既然已经决定了,还惧这后果做什么?”

    惧吗?惧的吧?

    折言对真相的执着,让念游之感觉很是畏惧。

    可却不想去阻止她,让她这一生都留下遗憾。

    “看的出来,那丫头其实对你有心。”

    “……”

    “只是,她大概也是担忧那个真相和你有关。”

    兮然的话,让念游之很是愕然的看着他。

    半响都回不过身来、

    有心吗?担心吗?

    其实折言是喜欢自己的,之所以不和自己成亲。

    难道真的是那样的担忧吗?

    “当年在她生死边缘的时候,你突然出现,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

    “……”

    “在她很小的时候会感觉很是庆幸,但现在她长大了,会有自己的思维,你认为对当年的一切她不会分析?”

    最近折言的一切举动不就说明了吗?

    她在留意,在注意这一切。

    “游之,你可要有心里准备,你和她的路还长,至于是不是能走到头。”

    “……”

    “这真相在她心里的位置,你最是清楚才是。”

    兮然得到每一句话都让念游之心里忍不住咯噔。

    这些年,念游之自认为自己最是了解折言。

    但到现在看来,他发现不曾。

    而折言的动作,虽然隐秘,却并不是让她看不懂。

    去绝尘楼吃饭不过是个幌子。

    而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告诉郝天瑾她在国师府。

    ……

    丞相府中。

    折言在国师府的消息已经传回来。

    “你的意思是,她和国师在一起?”

    “是。”

    这消息对郝天瑾的冲击不小。

    当下心里很是疑惑,这丫头为何会和国师在一起?

    两人的关系似乎还不错。

    去了他的绝尘楼吃饭。

    国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近女色,性情淡漠,行踪诡异。

    这些都是有关他传言的一部分。

    而今,一个心情冷漠的人,不近女色的人。

    却和折言一起去了绝尘楼。

    “这些年她生活在哪里有查到吗?”

    “不曾。”

    不曾两个字,让郝天瑾瞬间铁青了面色。

    当年,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折言运出宫。

    妥善处理好一切后,她却如人间蒸发了一般。

    任由他翻遍整哥琉璃国都不曾有她的影子。

    莫说是琉璃国,就是盛兰国和南璃国都不曾找到过她。

    然,如今她却是在国师府。

    难道是……

    轰然,郝天瑾想到那种可能。

    英俊的脸上瞬间是面色铁青。

    好像,除了那个猜测是真的没有任何可能。

    而他也相信,琉璃国师是完全有办法将折言藏到一个让人找不到的地方。

    即便是动用他整个丞相府的势力,也不可能。

    那个人……是他一直都很忌惮的对手。

    “不用去查了,本相都知道了。”

    “是。”

    不管是不是他想的那样。

    现在折言都是和他在一起。

    这样看来,有些事儿,还真不能让她知道太多。

    否者,不管当年真相如何,手上的终究是折言自己。

    ……

    国师府上。

    折言如以往一般陪在念游之身边。

    而念游之,也和以往一样,只要有时间。

    都很习惯的去摆弄他的药材。

    “言儿,前段时间,为何会去国师府?”

    回到国师府这些日子,念游之一直都不曾问过折言。

    虽然相信,但他还是想知道折言在丞相府的那些日子里,知道了些什么。

    若是不问,说不准会引起她更大的怀疑才对。

    “师父现在才问?我都以为你不关心我了。”

    “……”

    呵呵,这些日子折言自己也一直在疑惑。

    师父这样本事的人。

    辰亦不可能不告诉她自己在丞相府。

    而她早就想好了理由,等自己师父来问。

    结果师父这些天,就在她等的黄花菜都要凉了。

    师父还不问,她自己想好的理由,自己都快忘记了也排不上用场。

    咳咳,大概还从来不曾有人如折言这般渴望撒谎的。

    “呵呵,你不是没事吗?”

    “什么叫有事儿?”

    吼吼,师父这话还真是气死人。

    在她的认知里,只要活着都不算有事儿。

    师父这到底叫什么话?

    感情自己这些年都白疼他了?

    艾玛,好像这些年一直都是念游之比较疼她多一点。

    “只是瘦了,也没多大的事儿,若真有事儿,为师定然不会饶了那小子。”

    “……”

    折言沉默了。

    心里无限泪崩,师父真的是一点也不爱自己。

    都瘦了海鸥不算有事儿。

    她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叫有事儿。

    “师父莫要胡说,若不是他,徒儿都要饿死街头了。”

    “有这事儿?”

    显然,这话说的念游之都不太相信。

    不过同时也在庆幸。

    幸好是遇上了他能拿捏的郝天瑾。

    若是再遇上一个宫奕澈这样的人。

    莫说,这样的人物他虽然不惧,但也很头疼。

    “当然,你都不知道,那个红纱她……”

    “红纱?”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念游之给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