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这病你看有的治么?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62章:这病你看有的治么?

    多少年来,他的食量一直都很小。

    每次他吃完后都要等折言一会儿。

    “师父,每次面对你的时候,我都会流鼻血,这病你看有的治么?”

    “……”

    念游之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

    但被折言这么说出来,还是不免有些不适应。

    毕竟一个男人长的太妖孽,也算是一种内伤。

    “言儿……”

    “师父我说的可都是句句属实,你知道吗每次我见到你都很辛苦。”

    是每次,每时每刻。

    折言真的担心自己那天血崩身亡了。

    这么多年,忍受的也蛮是辛苦的。

    “那就嫁给为师好了。”

    “……”

    这下折言沉默了。

    这都不曾在一起她就快血崩了。

    好歹也还有晚上属于自己,不至于那般花痴。

    若是成婚后,日日夜夜在一起。

    原本白天相对就好辛苦。

    这晚上还折腾,她到底要不要活了?

    “可好?”

    “不好。”

    折言直接是想也没想的拒绝。

    在玄冥宫那些日子她是蛮捉急的。

    很后悔逃离药王宫,但却不曾后悔离开念游之。

    咳咳,其实也后悔离开他的,但这和嫁给他完全是不冲突的两回事。

    而且,她来琉璃是有目的。

    现在是无论如何也要框住师父,不要让他将自己送回药王宫。

    “呵呵,为师不逼你,会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

    现在就算是折言答应。

    念游之也没时间去操办那如此盛大的成亲典礼。

    对于折言,他是一定不会委屈她。

    也想和她之间有个很美好的回忆。

    “师父。”

    见念游之那样说。

    折言感觉心里很难受。

    这么多年和念游之在一起。

    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已超出了亲人。

    “好了,就不要伤感了。”

    “……”

    “再不起床太阳都看不下去了。”

    “我盖着被子,太阳晒不到。”

    “为师有说太阳要晒你哪里吗?”

    “……”

    好吧,师父不但妖孽,还很能说。

    他如此大个人,就不能让让自己么?

    真是的,一点也不可爱。

    念游之很是仔细的帮她洗漱完。

    然后大四上她一起去用早膳。

    “师父,这药膳粥营养是很好,但我好像不太喜欢这味道。”

    “你不吃药,只能这样吃了。”

    这话说的折言撇撇嘴。

    她是很难喂进药。

    从小就是那样艰难的事儿。

    这些年,念游之在给她调理身体的时候。

    一直都是尽可能的给她泡茶水的药材,和煮粥里的药材。

    而这些年,折言一直都以为那是养生用的东西。

    若不死玄冥宫一行,她还不知道自己竟然有厥心病。

    “对不起。”

    “……”

    突然的道歉让念游之拿着勺子的手都是一僵。

    星辰般的双眸看向折言。

    仔细探究,而看到的,始终是折言那绝美脸色上对他的感激和愧疚。

    “这些年,师父辛苦了。”

    莫说,遇上折言这样的徒儿是蛮辛苦的。

    容颜一直很姣好的她,总是给人无辜的感觉。

    即便是闯下弥天大祸。

    在她那无辜的眼神下,念游之也能装着看不见。

    其实,这都是对折言的宠溺。

    “呵呵,什么时候变的这般懂事儿了?”

    对于折言突然的懂事儿,念游之显然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些年在药王宫。

    他几乎是用尽毕生的心血来养育她。

    她的一切,他爱着更是包容着。

    因为她实在太能闯祸,若是和她计较。

    说不准他念游之会气的气血身亡。

    “就是感觉师父对自己用的心思太多太多。”

    如今想来,她并不是师父的女儿。

    那个时候,她也还很小。

    师父大概也没能想到,自己长大了会让他如此动心吧?

    即便是那样,他依旧无怨无悔的宠溺着自己。

    “我就愿意这样宠着你。”

    简单一句话。

    融化了折言心里多少冷意。

    会回到琉璃国,就说明她这些年的孩童思维,也不过是他们看到的而已。

    没人知道她的内心到底什么想法。

    也没人知道她这些年心里到底有多煎熬。

    “师父,我想见见皇上。”

    “……”

    轰然。

    她的话音刚落,念游之一贯平淡的神色也因为她的这句话瞬间色变。

    而他的神色变化,却是悉数落尽折言严重。

    她看似懵懂无知。

    其实在她眸色深处,却是有一抹精明划过。

    “师父怎么了?”

    看着自己师父好像很是敏感这个问题。

    折言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这些年,这样的话题从来不曾在他们之间展开。

    因为在药王宫,没必要……

    而今,她既然回到了琉璃国,自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的去寻找自己的答案。

    哪怕那个结果会让自己鲜血淋漓,她也没有任何畏惧。

    “为什么?”

    见折言疑惑的看着自己。

    念游之收起心中那抹不适。

    对她依旧是温润无比。

    这些年,他似乎已经习惯对折言温柔。

    她如今能有这样的要求,说明她离开的这些时间。

    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样的线索。

    不然的话……

    “也没什么,既然是身为师父的徒弟,难道师父不想让天下知道你有个多可爱的徒弟?”

    “……”

    “而能让天下都知道的唯一办法,那一定是皇上了对不对?”

    折言依旧很是懵懂的看着她。

    给人一种错觉,她似乎还是药王宫那个衣食无忧得到大小姐。

    但既然她能问到这样的问题。

    还有她这看似天衣无缝的解释。

    都让念游之起了防备之心。

    “呵呵,言儿就这么想让天下知道你是为师的徒儿?”

    “也不是,师父一直都想娶言儿,那样知道的话,感觉……”

    “感觉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坐到了念游之的大腿上。

    他笑的依旧神秘温润。

    折言依旧是他最为宠溺的徒儿一般。

    但此时,两人却都是各怀心思。

    “妻子和徒弟,师父你真的觉得般配吗?”

    说来说去,还是不想这么容易的就嫁给自己的师父。

    但对于她,念游之似乎并不会那么容易放手。

    ……

    书房中。

    念游之脸色很是凝重。

    深邃的眸色中一直都让人看不懂他的心思。

    “兮然,她可能知道了些什么。”

    “呵呵,这是迟早的事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