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61章:收到多少红色鼻涕?

第61章:收到多少红色鼻涕?



    cpa300_4();    第61章:收到多少红色鼻涕?

    但念游之,不可能不知。

    “好。”

    既然她想去,他自然会带她去。

    念游之很是宠溺的看了折言一眼。

    既然她已经被和人郝天瑾见了面,也就说明她很多事儿都知道了。

    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还愿意和自己如此亲近。

    说明,她对自己有感情的不是吗?

    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殊不知……郝天瑾根本不晓得折言和他还有关系。

    为了保护折言,根本就不曾说的太清楚。

    在折言心里,这一切都是那样朴素迷离。

    ……

    “言儿喜欢吃什么?”

    绝尘楼,很是奢华的包厢中。

    念游之拿过小二递过来的菜单。

    很是温和的递给折言。

    折言看都没看,就随便点了几个菜。

    念游之洋装吃惊的看着她。

    折言则是很淡定的笑笑。

    “上次不小心在这里吃了顿霸王餐。”

    “……”

    说着,还不往将那得意的眼神看向小二。

    还是上次的小二。

    果然,小二很是不自然,看都不敢在看折言一眼。

    “呵呵,是吗?”

    “恩恩,所以以后不能离开师父三步远,不然很可能会饿死。”

    虽然知道折言的小心思,但念游之还是浮现出了满意的笑。

    那笑意太迷人。

    迷的折言是晕头转向。

    “师父,我觉得你以后要带上面具。”

    没办法,在这妖孽面前。

    一切免疫力在他面前都会溃不成军。

    长的太妖孽,且还是专门祸害徒弟的那种。

    “言儿,你是在霸道的宣告师父是你一个人的吗?”

    “……”

    每次和念游之说话,她都极有可能被框进去。

    即便那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也极有可能被念游之给顺进去。

    “师父若是不介意,我也是不介意的。”

    和念游之在一起,一定要学会破罐子破摔。

    不然的话,一定会被他给装进肚子里不****。

    “呵呵,为师自然是不介意。”

    看着那长的绝美清倾城的小脸。

    念游之脸上更是一抹柔情闪过。

    刚才他们走在一路的时候。

    那回头率简直就是百分百的爆表。

    如今小二见这两人凑在一起,不得不说,他们真的很般配。

    就如是神话世界中的传说人物。

    美的都让人感觉不真实。

    “师父,你以后要少笑一些。”

    “……”

    “你要考虑我这个做徒弟的感受,经常流鼻血对身体也不好。”

    “言儿的意思是,这错还是为师的?”

    “恩恩,可不是。”

    折言回答的很是理直气壮。

    很水利落的将这错误全部归结到了念游之身上。

    “师父,你觉得,刚才一路走来,你会收到多少红色鼻涕?”

    “……”

    这话说的念游之一愣。

    而折言一副得逞的模样看着他。

    “你可不是迷惑徒弟的专属品,要是哪天这金城的诸多少女流血身亡,一定和师父脱不了关系。”

    见念游之冷然,折言说的更加理直气壮。

    不要问她为何这般说。

    刚才这一路走来,她看到不少流红色鼻涕的少女。

    咳咳,好像不止是少女,连少妇老奶都有。

    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她以为她是得了一种叫花痴的病。

    却不曾想,是念游之长了一张让所有人都会血崩的脸。

    一张让人看到就会流鼻血的脸,可见到底有多完美。

    “呵呵,看来还真是为师的错,就依你,下次带上面具出门。”

    “……”

    折言话都说道这个份上。

    若念游之还不带上面具,那就是他故意要迷惑这些少女了。

    迷惑了事儿小。

    害的人家流血身亡可就不好了。

    ……

    听从折言的建议。

    念游之果然带上了面具。

    这日早上,折言一早起来。

    一睁眼,就看到银质面具掩住上半张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深邃如星海的眼眸,唇若含珠,墨发如瀑。

    属于他独特风格的白袍加身。

    折言感觉鼻涕又出来了,且还是红色的。

    很是愤然的看着自己妖孽的师父。

    “师父,一大早上你这样妖孽是要干啥?”

    摸了一把流出来的鼻涕,瞬间感觉到一股血腥味。

    拿到眼前一看。

    不用说,她又鼻血奔流涌动了。

    折言觉得,自己不管如何成熟,如何改变花痴的毛病。

    但在看到念游之的时候。

    什么深沉,什么成熟?那些个没用的玩意皆是离她而去。

    免疫力皆是被降低到零程度。

    “不是言儿说一定要带上面具的?”

    “……”

    折言很是努力的甩了个白眼过去。

    不带这样欺负银的。

    好容易控制住的鼻血。

    却因为念游之的一张面具瞬间失去了控制力。

    现在有一个很深刻的认知。

    那就是自己的师父,带上面具和不带上面具都一个样。

    反正都是魅惑人心的很。

    “师父,你还是不要带面具的好。”

    “为何?”

    昨日吃饭的时候。

    折言可是很主张她一定要带上面具。

    结果现在说的很无奈。

    语气中的叹息,很是为自己的师父担忧。

    “师父,你去过军中吗?”

    “言儿为何这么问?”

    折言很想说,师父长的这般妖孽。

    临阵对敌的时候,那些人一定会自己放下武器。

    因为,师父太妖孽。

    妖孽的都让人很不忍心去伤害。

    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我就是觉得师父要是上战场,这仗指定是不用打了。”

    自古红颜多祸水。

    师父上战场,这敌人指定是丢盔卸甲逃之夭夭。

    “呵呵,起床了。”

    待念游之拿下面具的时候。

    折言再次苦不堪言。

    长的俊俏的师兄弟们也不少。

    但师父的完美程度,面对了这么多年竟然半点抗生素都没能生的起来。

    反而是免疫系统是越来越坏。

    餐桌上。

    折言埋头苦干,念游之就坐在她的对面。

    但她是抬头之间,都很少去面对念游之。

    这不能怪她,不然红色鼻涕流碗里可就不好了。

    “师父,你帮我治治病可好?”

    “呵呵,言儿哪里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

    面对师父,是真的心里不舒服。

    每次流鼻血她心里就无限哀嚎。

    “言儿得了什么样的心病,竟然要为师亲自出手?”

    念游之一脸笑意的看着折言。

    他吃的很少。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