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9章:摸我那里干啥?

第59章:摸我那里干啥?



    cpa300_4();    第59章:摸我那里干啥?

    “雪颜你给我听着,你是我好不容易从虎口里拔下来的肉。”

    “……”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将自己的命不当回事儿。”

    满面怒意,眸子里更是有种警告的味道。

    这样的郝天瑾并不陌生。

    犹记得很小那会,他脾气就不是太好。

    折言还小,自然是不懂事儿。

    有一次将他的白色衣袍给弄脏了。

    而他……却很没气度的揍了她。

    记忆零零散散,人太小,时间又太长。

    所以这些记忆对这样来说珍贵,却并不多。

    “我只想知道,父皇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儿。”

    “这有区别吗?他已经杀了白贵妃,你这样去送死,就不能想一下到死都要护你周全的白贵妃?”

    “……”

    郝天瑾说的很是激动,折言也不得不在这样的激动下沉默。

    对啊,她可以不怕死。

    但她死了,如何能对的起到死都要护住自己的母妃。

    不能死,那么活下去,那就用活下去的方式来给予害死母后之人的打击?

    这样也好……也好!

    “颜儿,听话,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其实郝天瑾并没有对折言说实话。

    她的母后是因为红颜祸水的罪名而死。

    但却不是皇上……

    皇上对她情深意重,怎么可能会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当年的真相,一直都朴素迷离。

    只是不管皇上对白贵妃如何深爱。

    如今,白贵妃去世这么多年,依旧承受着祸国妖妃的罪名。

    而郝天瑾会这么说,是不想折言在这条路上丢了命。

    “天瑾哥哥,当年,你的姑姑是皇后,而我的母妃是皇妃。”

    “……”

    “他们两按道理讲是……”

    “你想说,白贵妃为何会让我救你?”

    折言的话没说完,就被郝天瑾给打断。

    其实,这些日子在丞相府。

    只要想到这层关系,折言直接就对郝天瑾的信任减少了些许。

    而她依旧选择在丞相府,是想以这里作为突破口。

    故此,现在郝天瑾说的每一句话,在她心里都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

    时间很快。

    折言来到丞相府已经半个月有余。

    对于她来说,真真是度日如年。

    “小姐?”

    “……”

    轰然,听到这声音折言直接整个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虽然不熟悉,但记忆一向很好的折言还是听出那是辰亦的声音。

    “看来还真是来对了。”

    辰亦身后走出来一个很是美艳的女子。

    女子扶风弱柳。

    眸含秋水,整个人看上去都让人感觉很是舒服。

    “有劳了。”

    果然,国师府的芙蕖出面,事情就简单的多。

    不管如何说,芙蕖一直都身处金城。

    对这里的一切都掌握在手。

    “小姐,请跟属下回去。”

    “师父也在金城?”

    折言丝毫不将辰亦的话放在心上。

    心道,这人都找来金城了。

    那么念游之?

    “药王让属下带小姐回去药王宫。”

    辰亦不回答是,也不回答不是。

    在药王宫,他们早已习惯,将任务放在头筹。

    至于别的问题,不在他们关心的范围中。

    “师父是不是在金城?”

    折言再次问道。

    如今,她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

    自然不会轻言放弃。

    若这个时候回去药王宫,她不会甘心。

    “小姐……”

    “带她去吧。”

    就在辰亦为难的时候。

    屋子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兮然,那个让折言感觉很是复杂的男子。

    兮然给折言的感觉就是太深沉。

    深沉的让人有些掌握不住。

    故此,就这这一点折言都不会对他生出太多好感。

    “让她去吧。”

    兮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其实芙蕖和辰亦的力量已经够找到折言。

    可念游之不放心,竟然让兮然都一起出动。

    折言的神色,已经告诉兮然,有些事情她已经知道了。

    她出现在丞相府,这就可以说明一切。

    ……

    国师府。

    折言整个人都懵掉了。

    没想到,没想到那个让天下万民都敬仰的念游之。

    竟然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琉璃国的国师。

    “师父。”

    见到念游之,折言直接很没形象的飞奔进他怀抱。

    在念游之面前,折言永远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而念游之也习惯这样的她。

    若她真是太深沉,估计也会让念游之都感觉到无法驾驭。

    “瘦了。”

    温润的话语,始终都属于折言一个人。

    在她面前,他果然不习惯做一个冷冰的人。

    原本,她去了玄冥宫让他很生气。

    都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可当看到她比之前更瘦,他的心就忍不住紧了紧。

    “师父,我好想你。”

    埋在念游之怀里的头。

    很是不安分的蹭了蹭。

    咳咳,这模样还真有种收买人心的嫌疑。

    “呵呵,真的吗?”

    “恩恩,比珍珠还真。”

    咳咳,其实也不那么真。

    是想才对,但没好想。

    再有就是她那点心思,念游之可不是看不懂的人。

    想到她的目的,念游之那温润的眸子里就散过一抹无奈。

    “师父你干什么?”

    “检查我可爱的徒儿到底瘦了多少。”

    “……”

    那大掌就在她身上游走。

    弄的折言是面红耳赤。

    通红着小脸。

    “你检查就检查,摸我那里干啥?”

    对于念游之的行为,折言很是不满。

    卡油就卡油,竟然还说是检查。

    “这些日子没吃饭吗?怎么会瘦成这样?”

    “……”

    这下折言沉默了。

    她才十六岁好不好?

    那里原本就不是太大。

    如今这师父还真是拿那个地方说事儿了?

    “师父我……”

    “芙蕖,让人多做一些好吃的来,要给小姐好好补补。”

    “是。”

    芙蕖在门外很是淡定的应到。

    一听刚才外面还有人。

    折言再次不淡定的看着自家妖孽的师父。

    “呵呵,言儿这般看着为师是要做什么,不花痴了?”

    念游之的话都差点将折言给惹毛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她若还花痴那绝壁不是人。

    师父是很美。

    都已经美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但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很轻易的让折言放下心里深沉。

    在他面前,只要做个无知的小女生就好。

    “师父,你认为,你有还有让我花痴的资本吗?”

    “……”

    真是不害臊,啊啊啊,都这么老的男人了还……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