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6章:你想软禁我?

第56章:你想软禁我?



    cpa300_4();    第56章:你想软禁我?

    “为什么?”

    一听这句话,折言很是不高兴的看着郝天瑾。

    心道,房间会闷死人,说什么也不能被关起来。

    “哼唧,你想软禁我?”

    莫说,这货还真有这样的心思。

    怪就怪折言自己生的太过完美。

    “你不知道你这张脸,到底有多闯祸么?”

    “……”

    “完美,真的很完美,和当年的皇贵妃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这句话,让折言终究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其实,她对自己的母妃早已没什么印象。

    但听郝天瑾提起,她还是很快湿了眼眶。

    “对不起。”

    见折言瞬间沉默,郝天瑾也知道那是她的痛楚。

    虽然那会她还很小。

    却也是看着自己母妃在祸害中丧失。

    “没关系。”

    说什么没关系,这些年那场大火一直都是她心里的一个噩梦。

    若是不解开,她这辈子都无法心安。

    这个噩梦已经伴随了她事多年。

    也该是个头了。

    “颜儿,你告诉我,你这次回来是要做什么?”

    “……”

    “还有,这些年你都在哪里?”

    “……”

    “我派人找过你,就连南璃和盛兰国都找了,没有你的消息。”

    郝天瑾一字一句,说的是那样真诚。

    他不会说,这些年他派出去不管多少人。

    都会被一股暗中的力量给隔断。

    他不知,一直都不知到底是谁将雪颜公主给藏了起来。

    不管他派出多少人,终究无果。

    就在他快放下这一切的时候。

    折言却自己出现了。

    他们之间约定的绝尘楼。

    “只要我不出来,你是找不到我的。”

    谁人能知道。

    当年祸国妖颜白贵妃的女儿雪颜公主,几句藏在是人都敬仰的药王宫。

    这一藏,就是数十年。

    不仅如此,始终保护她的人就是念游之。

    “颜儿,不管你这些年在哪里,既然连我都找不到。”

    “……”

    “想来,也是个极其安全的地方,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郝天瑾很是无奈。

    折言,还不知道她的母妃是如何死的。

    故此,也才敢回来。

    若是她知道,她母妃是红颜祸水,且杀她母妃的就是太上皇。

    不仅如此,白贵妃全族被灭。

    就连她留下的雪颜公主,太上皇也无半分心软。

    不知她心里会有多难受。

    “天瑾哥哥,我想,我很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儿。”

    那场大火,来的是那样突然。

    这些年,她心里一直都在想为什么。

    那场大火到底是为什么。

    一想就是这么多年。

    慢慢的长大了,也知道……那不是偶然。

    大火后面,或许还藏有一个惊人的秘密。

    “哪里有什么真相,就是一场大火,燃烧了皇贵妃的宫殿,贵妃娘娘没能幸免。”

    “那我为什么要逃,你为何要送我出宫?”

    当年她也不过四岁吧?

    而郝天瑾也不过十三岁。

    当年的一切,因为年岁太小。

    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那火红的火焰。

    如今,她就是拼尽一切,也要找出当年那场大火背后的真相。

    “颜儿,你还愿意,听天瑾哥哥的话吗?”

    “……”

    见折言面上满是坚定。

    郝天瑾从来不曾这般无奈过。

    在世人眼里,他年少有为也好。

    功成名就也罢,十六岁战功赫赫。

    十八岁为丞相,如今在朝纲中也算是佼佼者。

    而大家都看到了他这了不得的一面。

    却不曾想他这如玉的面孔下,也会有无奈。

    他不怕周旋在朝中,也不怕战场上的风雪沙场。

    但对折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我不小了。”

    在郝天瑾坚定的眸光下。

    折言低头,避开他无奈的眸色。

    很是叹息的给出这么简单的答案。

    她不小了,很想为自己去解开这噩梦。

    “若真想会将你伤的四分五裂呢?”

    “我只想知道,母妃是如何死的,为什么要死,为什么一定要她死。”

    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不曾忘记那个燃烧的夜。

    这次会回到金城,这也是她最大的目的。

    在药王宫这些年,她努力让自己过的快乐。

    也很努力的让自己的笑看上去天真烂漫。

    是因为,她知道……知道这样的快乐,这样的笑在她世界里会很少。

    少的可怜,甚至很快就会离自己而去。

    “为何一定要执着那个真相?”

    “因为死的是我母妃。”

    她执着的不是真相。

    而是执着那个让她母妃死的人。

    虽然她还很小。

    但她却深刻记得,母妃的怀抱到底有多温暖。

    “颜儿!!”

    见折言说的如此坚持。

    郝天瑾低低怒吼。

    他知道,若是不告诉她真相。

    她会一直留在金城。

    而这里,不管是太上皇还是这里的百姓,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你不会明白,我当年是如何离开这里。”

    “……”

    “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离开这里。”

    如此残忍的手段,当折言觉得,这可能是一场阴谋的时候。

    她就发誓,找到凶手,亲自除之。

    在药王宫……

    谁没能知道,这个天真烂漫的女子心里竟然有如此大的怨怼。

    “颜儿,就算是贵妃娘娘,我相信她也是想让你好好活下去。”

    见折言心思定下。

    郝天瑾自知无法说服她。

    只希望,她听到自己的母妃可以放下心里的怨念。

    “天瑾哥哥,你认为,真相不摆出来,我可以好好活下去?”

    “……”

    “你想要的,怕不是我好好活下去,是糊涂的活下去吧?”

    不是她太执着真相。

    而是这个真相,就是一个噩梦伴随了她很多年。

    “不管如何,贵妃娘娘,最想要的是保全你。”

    “……”

    “你这般,将她的苦心至于何种地步?”

    郝天瑾原本是劝说的话。

    却让折言在其中找到了些许漏洞。

    定定的看着郝天瑾半响。

    他被她犀利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

    一时间有些想不出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母妃早就知道自己会死?”

    “……”

    这个时候,郝天瑾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对上折言那双探究的眸子。

    竟然感觉到哑口无言。

    三言两语间,没想到折言会有如此大的能耐。

    更加没想到,她的心思会如此细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