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55章:在绝尘楼吃白食

第55章:在绝尘楼吃白食



    cpa300_4();    第55章:在绝尘楼吃白食

    故此,来这绝尘楼,并不是偶然。

    不过没那么多钱,却相差甚远到不是她故意所为。

    再如何说,吃霸王餐的名声她还是不太喜欢。

    “胆子不小。”

    短暂的迷失后。

    那双狐狸眼里满是对折言的嘲弄。

    朱唇轻起,皓齿如雪。

    即便完美到如此地步,折言还是无法否认。

    念游之才是天下第一美男的事实。

    “那怎么办?我都吃了,难不成要我吐出来不成?”

    “……”

    “我可告诉你,在金城我可没什么有钱的亲戚。”

    有钱的亲戚要是说出来,只怕这绝尘楼都承受不起。

    折言会来绝尘楼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得不说,真是太无奈了。

    长这么大,就没被逼到这种地步过。

    “你吐出来的,绝尘楼也无用。”’

    “就是啊。”

    “……”

    那桃花一般的男子,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折言。

    这个年岁看上去并不是很大的女子。

    那双眼里明显就是透露着她有备而来的信息。

    他很有兴趣知道,她到底为何而来。

    “在绝尘楼吃白食,你真不怕死?”

    “怕呀,怎么会不怕。”

    小命对折言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这么多年,如此费心保护自己。

    可见她到底有多想活下去。

    不管她的立场是什么,她也要活下去。

    因为当年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儿,也很想去知道。

    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知道那些真相不是吗?

    “那你来,是什么目的?”

    折言的眼神里透出的信息。

    让人感觉很重要。

    即便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他,也不得不防着。

    折言看了一眼那公子身后的一些人。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难不成还怕我取了你性命不成?”

    “你们都下去。”

    折言似笑非笑的神色。

    让那桃花男子很是不耐烦。

    当凡间里只是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

    折言始终静静的看着他。

    “你到底要说什么?”

    现在包厢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那男子对折言反而更加防备了起来。

    不知为何,那张脸明明是在笑。

    却笑的让人感觉不得不防备。

    因为那笑意,让人感觉到了危险。

    “郝天瑾……”

    “……”

    轰然,这句话让那桃花一般的男子瞬间愣然。

    多年来,谁都知道绝尘楼老板很是美艳绝色。

    却从来不曾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而就在刚才,折言很是淡然的念出这三个字。

    “你到底是谁?”

    语气中满是戒备,可见知道他名字的人。

    一般都是非常熟悉的人。

    俊美非凡的脸色,很是警惕的看着折言。

    而折言,却是倾城般一笑。

    那笑很迷人,这些年,每次念游之怒火中烧的时候。

    只要看到这笑容,内心都会在最快速度下软化下来。

    “雪颜。”

    “……”

    郝天瑾整个脑海都嗡了一声。

    脑海里一片空白。

    愣愣的看着着折言,半响都无法反应过来。

    “颜儿……”

    再稍许之后,再次开口,语气都有些明显颤抖。

    那是什么样的名字。

    在他心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你还活着?”

    “……”

    活着,呵呵,在大家心里她大概是早就是死了吧?

    活着,对大家来说,是多么可笑的存在。

    “怎么,不想我活着?”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还很小很小。

    很多人,很多事儿她早已记不清。

    郝天瑾,一个很小的玩伴而已。

    “你为什么要回来?”

    大步来到折言身前。

    双手抓住她的双肩。

    他是真的没想到,没想到折言还活着。

    “呵呵,我就回来一些时日,住不了多久。”

    “不是……”

    一时间,郝天瑾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刚才的嘲讽以及那些纨绔不逊悉数被他给收了起来。

    满眼担忧的看着折言。

    或许,这琉璃国,这金城对折言来说,还真是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跟我走。”

    在折言的沉默下。

    郝天瑾一把拉起折言就离开了绝尘楼。

    ……

    郝天瑾,琉璃国如今的丞相。

    和折言的曲折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天瑾哥哥,现在是丞相了吗?”

    来到丞相府后。

    折言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有些动容。

    郝天瑾,是她皇叔的儿子。

    自小他们玩的很好。

    在他这个年岁,原本就该是纨绔公子的年华。

    没想到,也是一个让人棘手的政治家。

    “恩。”

    对于折言的话,郝天瑾似乎有些回避。

    就连这回答都显的很是敷衍。

    “好好照顾小姐。”

    将折言带去一个房间后。

    郝天瑾就离去了。

    留下两个丫鬟照顾折言。

    且还在最快速度给丞相府上下不得有人透露来了折言。

    可见,折言的身份在琉璃国到底让人有多忌讳。

    ……

    “颜儿,若有遭一日还能相见,绝尘楼为信号。”

    那一夜的火势真的很大很大。

    而她被狼狈的送出了宫。

    当时还很小的郝天瑾,没想到,那个时候开始,他就能有如此谋略。

    当年若不是出手,她怕是连皇宫大门都出不得。

    那是他们分开最后一句话。

    没等她说什么,马车就隔断了他们相牵的手。

    这也是她今日为何会去绝尘楼的主要原因。

    在琉璃国,她能相信的也就只有郝天瑾了。

    “在想什么?”

    郝天瑾一进来,就看到那绝世一般的身影站在窗前。

    眸子里有些淡淡的忧伤划过。

    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没什么。”

    听到郝天瑾的声音,折言收回所有思绪。

    给予郝天瑾一个大大的微笑。

    笑的还是那样天真。

    天真的,就如一个孩童般。

    “真丑。”

    对于这笑意,郝天瑾似乎很不给面子。

    好丑……

    从小到大,折言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般评价自己。

    美,是她从小听到大的。

    故此郝天瑾的这两个字,让她脸上一阵不自然。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恩,也包括颜儿。”

    见折言这般说。

    郝天瑾也很不客气的还回去。

    可见,一般高位上的人都是疑心重,而且很小气的人。

    郝天瑾身为丞相,却是和一个小女孩都能计较半天。

    “这段时间你不能出去,就在房间里好好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