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9章:辰亦出现

第49章:辰亦出现



    cpa300_4();    第49章:辰亦出现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师父说……”

    “够了。”

    折言不知宫奕澈心里在想什么。

    故此这般敏感的称呼,直接让宫奕澈冷了脸色。

    “你没事吧?”

    这些日子,宫奕澈对她一直都很温柔。

    玄冥宫能有这般邪恶的名声足以看出他到底有多冷邪。

    而他……却能对她温柔。

    让她在这时间里,竟然忽略,他就是玄冥宫宫主。

    那邪恶的头头。

    “折言,以后在本宫面前,不要提别的男人。”

    “……”

    尤其是那个男人,还一心想要娶她。

    那对一个男人开说,是多么敏感的话题。

    折言动了动嘴角,终究是什么话也说不出。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

    “没事。”

    宫奕澈似乎是意识到什么。

    看着折言不开心的面色。

    赶紧上前一步将她搂进怀里安抚。

    折言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

    她会这么堂而皇之的去提起念游之。

    其实也是想从旁告诉他自己和念游之的关系。

    若是他能因此放过自己,那该多好。

    “言儿,本宫知道那是你的师父。”

    “……”

    “但是……以后你不能再见他。”

    霸道的语气,冷漠的话语。

    无不昭示他对折言的占有和私心。

    他也觉得自己是疯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毫无防备的让折言住进了自己心里。

    排斥过,也努力的对她冷过。

    但那些都是徒劳,越是那样做,他就越是害怕失去折言。

    在这矛盾的情绪中,终究是选择了接受。

    “宫奕澈,你疯了吗?”

    “……”

    “那是我师父。”

    听到宫奕澈说自己不能再见念游之。

    折言几乎不敢相信宫奕澈的霸道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语气中有着不相信,更有着怒意的反驳。

    “你问问你自己,他可曾将你当成自己的徒弟?”

    虽然这些年念游之是在极力的传授她一切。

    但谁不知……

    就在前不久。

    念游之要娶自己唯一的女弟子。

    “言儿,你可以做自己,但有些想法不能这么天真。”

    “……”

    “你不再是他身边的那个孩子。”

    “……”

    “他想娶你。”

    越是到后面,宫奕澈的语气就越是重。

    尤其是最后这句话。

    折言沉默了。

    她不会忘记自己为何要逃出药王宫。

    是因为……正是因为念游之对她有那样的心思。

    她无法去承受那样的心思,所以在成亲之前逃跑。

    “可你要我怎么办?难道一直都避着他吗?”

    “……”

    逃避,折言没有资格说自己不想逃避。

    成亲前一晚会逃走。

    就是因为她不敢正面面对念游之。

    “本宫说了,这是我们男人的事儿。”

    “……”

    宫奕澈的话,让折言再次沉默。

    在她面前。

    宫奕澈一直都很霸道。

    霸道的不让她去面对一切。

    甚至是连她的人生都无法插手一般。

    这样的霸道占有欲,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

    即便是念游之,也不曾这般对她过。

    “我需要安静一下。”

    “……”

    “我要一个人静静,就一会,一会就好。”

    宫奕澈的霸道,让折言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眩晕感。

    什么是气血上涌,她算是明白了。

    奇怪的是。

    宫奕澈这般霸道,她竟然不是生气。

    只是一时间无法适应而已。

    “本宫给你时间,你可要好好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

    “……”

    说完,宫奕澈就将折言放开。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折言全身就像是被抽去所有力气一般的跪做在地上。

    她听明白了。

    刚才宫奕澈说的是整理思路。

    并不是给她选择的机会。

    也就是说,她根本是连选择的机会也没有。

    为什么要这样逼她……?

    师父逼她,如今宫奕澈也逼他。

    比起师父,宫奕澈对她的逼迫,她更恐惧。

    “小姐。”

    就在折言思绪中的时候。

    她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你?”

    看着眼前俊美男子,折言很是陌生。

    思绪万千,在她的记忆中,根本不曾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属下是奉命前来保护小姐。”

    “奉谁的命?”

    问出这句话后,折言绝世小脸上瞬间了然。

    感觉自己问的这个问题都很是可笑。

    会这样悄然出现在这玄冥宫的,除了念游之的人,还有谁?

    “小姐,看来你必须要离开这里了。”

    辰亦很是坚定的说道。

    这些日子他一直暗中保护着折言。

    宫奕澈若真的越雷池他必然会出手。

    而他也知道……

    宫奕澈在逼他出手。

    若是药王宫的人在玄冥宫公然出手。

    那么,玄冥宫就有了对付灵巫谷的理由。

    为了折言,药王和玄冥宫宫主已经是剑拔弩张。

    药王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有丝毫旁顾。

    所以……辰亦忍受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

    辰亦坚定的目光,根本无法让折言信服。

    她知道,她早已不是那个用眼神来判断好坏的女子。

    自从那个晚上后,她就再也不曾用视觉去相信任何人。

    她……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小姐,现在你必须离开。”

    “……”

    在药王宫,折言还不知。

    他们在完成任务的时候,从来就只有一个理由。

    那就是药王的命令。

    而在完成任务的途中,从来不会给任何人,任何解释。

    “我若是不走呢?”

    “……”

    在折言心里,她无法……一点也没办法相信眼前这人。

    定定的看着眼前这陌生男子。

    在药王宫数十年,她竟然对眼前这人一点也不认识。

    可见……

    药王宫和玄冥宫一样。

    里面卧虎藏龙深不可测。

    能进来玄冥宫的人,必定不是泛泛之辈。

    “那就只有得罪了。”

    话落,辰亦一个挥手。

    折言来不及叫喊出声。

    定定的看着辰亦,满眸的不可置信。

    最终,那坚定的眼神也坚持不下去。

    晕过去前夕。

    折言意识到,事情变了,真的变了。

    师父没来,宫奕澈这么高的武功,不可能不知道玄冥宫混进生人。

    ……

    一路上,辰亦很是顺利的带上折言出了玄冥宫。

    而他们刚走。

    雪院就出现了两个影子。

    男的满眸冰冷。

    女的一脸了然。

    “你说的可都是真?”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