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2章:最不愿看到的

第42章:最不愿看到的



    cpa300_4();    第42章:最不愿看到的

    竟然连玄冥宫如此隐秘的人物也了如指掌。

    不得不说,药王宫是名不虚传。

    很快。

    两人进入了决战一般的激烈战斗。

    折言看着自己师父每一个姿势都是那样优美。

    忽然很后悔,这些年竟然没跟师父学武功。

    即便是不懂武功的人折言也看的出那血魂就是在死撑。

    师父的武功都不晓得高出他多少倍。

    战斗越来越积累。

    血魂身上很快受了重伤,即便如此他依旧不怕死的缠着念游之。

    就在折言终于毫无畏惧且还有些兴奋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时。

    身后伸出一只让她瞬间色变的手。

    她甚至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利落的带离原地。

    眼睁睁的看着师父一掌打的血魂爬不起来。

    画面止于那样的画面。

    “嗯……嗯……”

    折言支支吾吾的,师父的身影终究是消失在了眼前。

    ……

    而一边的念游之。

    毫不犹豫的结束了血魂后。

    来到折言的位置,终究是色变。

    “该死。”

    低声怒吼,眼里更有一种叫暴风雨的情绪在满眼。

    如谪仙般的身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如冰山一般的冷冽气息。

    和那冷漠融合的还有担忧和焦急。

    对于折言,他的用心终究是不一样。

    很仔细的感受折言离开的方位,朝那方向追去。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怀疑。

    直接猜疑的就是折言自己跑了。

    故此,心上的担忧里夹杂了深深愤怒。

    ……

    宫奕澈点了折言的穴道。

    让她全身都动弹不得。

    朱唇轻起,终究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宫奕澈绝美的侧面展现在她眼前。

    阳光艺术般的线条,冷峻慎人的冷意。

    如此复杂的气息,这样的气息,让折言反而平静了下来。

    原来……这些年面对念游之,是因为她始终将念游之当成亲人和恩人。

    所以每次相对,只要是半点武逆念游之她心里都会过不去。

    如今和宫奕澈在一起,她不欠他的……所以也没有了那份恐惧感。

    “……”

    “……”

    山涧蒲柳,清水小河。

    宫奕澈将折言放下。

    想起今日为了她折损血魂,他心里怒意上涌。

    一个松手,折言没站的稳,直接就朝地上栽去。

    而他……就那样冷冷的看着她栽倒地上。

    硬是没扶住她。

    一个挥手,她身上的穴道被解开,全身一松,折言恶狠狠的看着宫奕澈。

    “宫奕澈,你到底想干什么?”

    对于宫奕澈的突然出现,折言显然是有些不满。

    尤其是强行将她掳走。

    这态度更是让折言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本宫想做什么?你说本宫想做什么?”

    “……”

    见折言对他这般态度,宫奕澈的怒火瞬间被烧旺。

    一步逼近,紧紧的看着她水润般的眼眸。

    “你想做什么我怎么知道?”

    这一刻,折言毫无畏惧迎上他冰冷的眸子。

    这份态度转变,让宫奕澈瞬间一愣。

    在玄冥宫两个多月的时间。

    她一直都比较乖巧,即便是闯祸也是那样懵懂无知。

    如今这精明的眼神……?

    “言儿,在玄冥宫偷了东西,竟还想着跑,你真是太天真了。”

    “……”

    偷东西?折言瞬间一愣。

    想着,这宫奕澈到底掉了什么东西非要赖在她身上?

    她可是清白的很。

    “你莫要胡说,我从小到大就没偷过东西。”

    开什么玩笑。

    在药王宫,她要什么念游之就会给她什么。

    只有她想不到的,就没有她得不到的。

    如此富裕养育出来的她,怎么可能去偷东西。

    要是念游之知道,指定要撕了宫奕澈的嘴巴。

    “你偷没偷别人的本宫不知,但你偷了本宫的,这辈子就休想逃。”

    “……”

    宫奕澈面上满满的都是坚定。

    这让折言心里开始打鼓。

    看来这人还真是死赖自己不放了。

    “我偷你什么了?”

    没偷就是没偷,她倒要看看这玄冥宫到底有个什么需要她动手去偷的。

    试问,这天下的宝贝似乎都还没有能入得了她眼的。

    “呵呵,本宫的全身上下的清白你都偷了个遍。”

    “……”

    随即,在折言惊愕的神色下。

    宫奕澈悠然一笑,“就连本宫的心也偷了。”

    这下让折言犯难了。

    细细想着,在玄冥宫这些日子。

    她也算是安分守己。

    万万不可能有偷他心的举动。

    “即便如此,你还想逃吗?”

    “……”

    折言沉默着,淡淡的看着宫奕澈。

    心里却是叫苦连连。

    原本那日逃出药王宫就是因为念游之的心。

    好不容易逃出虎穴。

    没想到转眼就入了宫奕澈的狼窝。

    “你丢的这些都和我没关系,别赖在我身上。”

    在宫奕澈等待她答案的时候。

    折言最终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你没来玄冥宫之前,本宫这些都好好的在。”

    “……”

    “你死赖着本宫的玄冥宫,这些丢了自然是要你负责。”

    原来这宫奕澈不惜一切代价的前来。

    感情是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你的心丢没丢我不知道,不过你说你丢了全身上下的清白。”

    “……”

    “那个,我好像并没有怎么样你吧?”

    这件事可不能让师傅知道了。

    她都没怎么样,到时候还要背负一个欺师灭祖的罪名。

    咳咳……是背着师父偷人的罪名。

    “你说,本宫要是告诉念游之,你睡了本宫……”

    “你莫要胡说,我没有。”

    一听到宫奕澈要告诉念游之。

    折言全身上下都忍不住捏一把汗。

    这样的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念游之知道。

    不管有没有,她都不想让念游之为这样的事儿伤心。

    “有没有,你当真不清楚。”

    眼前浮现出那天早上起来的一幕。

    当夜明明睡在自己的床上。

    醒来后就莫名其妙的在宫奕澈床上。

    这样的话说给念游之听,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不要,不要告诉他。”

    “……”

    不管那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

    要是让师父知道。

    念游之对她的心意,一定会很伤心。

    她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师父为她伤心。

    但在她逃离药王宫的时候,就彻底伤到他了不是吗?

    想到念游之哀伤的神色。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