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0章:默默在师父怀里

第40章:默默在师父怀里



    cpa300_4();    第40章:默默在师父怀里

    他不敢想象,若是她再次从自己眼前消失自己会不会疯。

    那未知的一切结果,都要被他降到最低才对。

    “师父,我口渴。”

    被念游之这样紧紧抱在怀里。

    折言是连动作都变的很是不自然起来。

    闻言。

    念游之端起一边的水亲自喂她。

    “我自己……”

    后面那个来字还没说出来。

    就被念游之的眼神憋回去。

    咕嘟咕嘟的喝了好几口,小心肝的惊跳都没压下去。

    ……

    三日后。

    乔兰儿给折言收拾的轻装便缕。

    清爽的折言更是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美。

    看着这一幕,乔兰儿也不禁感叹。

    “兰儿,你没事吧?”

    见乔兰儿如狼似虎的眼神看着自己。

    折言感觉很莫名其妙。

    表示不太懂乔兰儿这眼神是要闹哪样。

    “是在想,药王和小姐还真是般配。”

    “……”

    在念游之这问题上,折言一直都很回避。

    如今被乔兰儿这么说出来。

    她眼皮都不自觉的跳动了两下。

    “瞎说什么呢?”

    嫁给自己的师父,那是何等大事。

    自己是避讳都来不及。

    而乔兰儿也说的不错。

    念游之在天下都是闻名的药王。

    武功冠绝天下。

    医术更是无人能及。

    若是要有人护折言周全,这人非念游之莫属。

    还有一种……那就是和药王宫不相上下的玄冥宫。

    ……

    这一次折言回来。

    她在玄冥宫的消息被念游之全面封锁。

    虽然药王宫和玄冥宫非敌非友。

    但谁不知,玄冥宫在江湖上是邪宫。

    要是知道念游之的徒弟在玄冥宫长达两个月之久。

    那对药王宫来说,也算是不小的冲击。

    “小姐,药王对你一心一意,你可不能辜负他。”

    乔兰儿想起折言上次逃跑的事儿。

    语气中都不免有些责备。

    也是跟在折言身边久了,不然打死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折言静静的听着,心里亦是苦涩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知道,一直都知道念游之对她的感情。

    这些年,她装着不知,甚至装着傻傻的模样。

    就是担心……念游之对他的心意,最终会受到伤害。

    无奈……

    ……

    这一次的出行,不止折言和念游之。

    还有花长老和花无心。

    除此外,再没有一个随从丫鬟。

    但这一路,只有折言一个人不会武功。

    花长老和花无心也算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

    “师父,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一路上,折言和念游之在马车里。

    即便是豪华马车里放了很多软垫子。

    折言这小身板还是被颠的小骨头都酸酸的。

    “不是说了吗?到了就知道了。”

    “……”

    折言沉默了。

    明晓得问了也是白问。

    结果,还这么好奇,简直就是找死。

    “那可以告诉我还有多久吗?”

    小脸一跨,嘴儿嘟起,那模样看上去很是可怜。

    关键是,念游之不晓得她这可怜是在闹哪样。

    “言儿这是怎么了?我们出发也不过两日功夫。”

    “……”

    两日还不算多么?

    关键是这两日都在马车上。

    吃的都是干粮,折言感觉自己就要晕了。

    “师父,到底还有多久嘛?”

    每次在念游之不告诉她结果的时候。

    折言都会露出这可怜兮兮的表情。

    看的念游之不得不妥协。

    伸手揉揉她柔顺的发丝。

    “大概还有三日的路程,再坚持一下。”

    三日啊。

    这次折言默默的钻进念游之怀里。

    原本想着尽可能的不要和师父有肢体上的接触。

    但现在……为了自己的小骨头,还是静静的在师父怀里罢。

    感觉到她的动作,念游之很是习惯的将她抱住。

    “师父,我们是去看病的么?”

    药王出药王宫,指定是要会诊才对。

    这是毋庸置疑的。

    “是。”

    “到底是什么要的病人,这么大架子要师父亲自前去?”

    能请动师父的。

    这天下就两种人。

    穷人和富人。

    穷人,是念游之主要扶持的对象,只要知道,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富人嘛……咳咳,那可就麻烦了。

    要是不答应他的要求,基本都是不会出手的。

    “呵呵,当然是言儿。”

    “……”

    自己吗?

    这话说的折言很是愕然。

    为何会是自己?

    “师父?”

    她的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

    这一次出去不是去治病,而是去找医治自己的人?

    试问这天下,谁的医术能超出自己的师父?

    “我说过,一定会医治好你。”

    这下折言不说话了。

    念游之的话已经高烧她。

    这世上及其有一种可能,有那么一个人的医术。

    完全有可能是超出自己师父的。

    “师父,难道那人的医术很高么?”

    若是真有那么一位高人,她不可能不知道。

    这些年,她虽然人是在药王宫。

    但对于药王宫之外的事儿也是知道的十之*。

    博览群书可不是说说那样的。

    “他不会。”

    “……”

    这下折言再次沉默。

    为她而去她是很感动。

    但人家都不会医术,那他们吭哧吭哧的跑去是要干什么?

    “昂昂……”

    就在念游之看着折言的小脸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马儿忽然受惊。

    马车更是不受控制的差点翻转过来。

    念游之紧紧的将折言搂在怀里。

    而折言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回事?”

    马车剧烈的颤抖后很快平静。

    念游之看着怀里一动不动的折言。

    语气冰冷的问道。

    “公子,要先处理点麻烦。”

    花长老的声音亦是冰冷的响起。

    可见外面的气势是瞬间的剑拔弩张。

    看着眼前这数十个白衣人。

    他们的脸都是被面巾围着。

    即便如此,也能判断出他们就是玄冥宫的人。

    花长老和花无心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即便知道这是强劲的对手,也依旧没有半分惧色。

    “言儿不怕。”

    在念游之怀里,折言很是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杀气。

    这杀气,让她双手紧紧的环在念游之腰上。

    “师父……”

    一开口,才发现她的声音都显的有些颤抖。

    这样的感觉,折言是那样熟悉。

    那一夜,她身边没有念游之。

    面对那些黑衣人,她害怕极了。

    若不是宫奕澈出手,她想……自己现在大概都已经是一堆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