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2章:千头草泥马呼啸

第32章:千头草泥马呼啸



    cpa300_4();    第32章:千头草泥马呼啸

    明显就是不太好。

    好不容易,折言终于平静了下来。

    一脸震惊的看着宫奕澈。

    “你没事吧?”

    见她终于缓和,宫奕澈如此精明的人。

    自然也想到了她这反应问题。

    “没事。”

    “……”

    折言压下心里所有的慌乱。

    很是镇定的回答。

    “请药王来做什么?”

    这是个关键性的问题。

    即便是强迫自己压下所有慌乱。

    那双亮如星辰的眸子里却无法掩盖她的刻意。

    “药童说,你的身体必须要让药王亲自过目。”

    “……”

    听到宫奕澈这么说。

    折言内心更加澎湃起来。

    简直就是慌乱的要晕厥了。

    “那个,已经去请了吗?”

    “恩。”

    宫奕澈的肯定,折言再次想晕厥。

    表面是镇定,其实心里已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呼啸。

    上天。

    要说念游之知道折言在玄冥宫。

    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找了这么久的小新娘……

    折言一想到念游之温柔的笑,就忍不住要发狂。

    “那个,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会医治,找药王做什么?”

    “……”

    这话,在宫奕澈看来颇有几分大言不惭的感觉。

    药童都没办法的事儿。

    她一个十多岁的女子竟然说自己能医治。

    试问这天下除了念游之会相信她这鬼话谁还会相信?

    “不要多想,药王大概已经在来的路上。”

    “……”

    这下折言真的恨不得嚎啕大哭了。

    要是让自己师父知道自己在玄冥宫混着。

    指定会将她抽筋拔骨了也说不准。

    ……

    最后,宫奕澈到底是如何离开雪院的。

    是怎么离开雪院的,折言统统不知。

    只是知道,当宫奕澈离开后。

    她再也忍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现在的她是捉急的很。

    一心想着如何离开玄冥宫。

    要是撞上念游之,她指定是……

    “言儿,晚上又没胃口吗?”

    “……”

    早上醒来后,宫奕澈就喂折言喝了大半碗粥。

    然后她中午就什么也没吃。

    现在晚上提起吃饭,她已经是一点食欲也没有。

    “恩,我不想吃。”

    她的世界都要天崩地裂了。

    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由此可见,对于念游之这回事。

    她骨子都在开始疏松了。

    “这样可不行,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折言在玄冥宫的生活一直都是问柳照料。

    她的身体状况问柳虽然了解的不多。

    但也晓得她体质很弱。

    故此在照顾的时候都十分用心一些。

    “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吃。”

    “……”

    她觉得,在念游之来之前,她是什么都吃不下去了。

    现在,她就两个想法。

    要么是念游之快点到。

    给她一点痛快好了。

    要么是赶紧离开这玄冥宫,能不和念游之在这里遇上就不要在这里遇上。

    “言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

    见折言始终不想吃饭。

    问柳终于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不仅有心事,而且这心事还大发了。”

    折言独自呢喃。

    一向听力比较好的问柳却也是听了个全部。

    “给我说说,是什么样的心事,要是我能帮你……”

    “……”

    问柳的一句话,瞬间让折言眼前都浮现出了一种叫着希望的东西。

    定定的看着问柳,思量着这件事要如何说。

    最后。

    在师父这两个字上,她来了灵感。

    ……

    当这样将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之后。

    问柳沉默了。

    说了半天,她其实就是想出玄冥宫。

    “意思就是,你是被你师父扔出来历练的?”

    “恩恩,可不是……”

    折言虽然自在药王宫长大。

    但心思的敏捷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

    “两个月之内你要是回不去,他真的会如此狠心?”

    “恩,师父一向为人残忍,不在规定时间回去的话……”

    “……”

    “被抓到,一定会砍掉双腿。”

    “……”

    “人的一辈子很长,我也知道玄冥宫可以保护好我,但万一落在师父手里……”

    这话说的都在颤抖。

    即便玄冥宫如此凶残的地方。

    问柳也忍不住为折言捏一把冷汗。

    “现在我在玄冥宫,眼前两个月时间就要过去……”

    “……”

    一说到这里,折言就如嫣的茄子。

    直接是邹巴巴的苦瓜脸。

    似乎眼看着就要落在自家师父手里一般。

    “那你回去后,还能出来么?”

    折言的东一句西一句,终于将这问柳给绕晕了。

    问这个问题不得时候,那就说明问柳的心又在软了。

    “当然会出来,只要任务完成,师父一定会……”

    “我帮你。”

    折言话没说完,问柳就心一横的说道。

    这个绝对对问柳来说还真是无限艰难。

    毕竟面对的是宫奕澈。

    要是宫奕澈知道。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冲击感。

    “还是问柳姐姐最好了。”

    得到问柳的这个答案。

    折言直接一下扑进她怀里。

    不管怎么说,现在离开玄冥宫是最重要的。

    要是被念游之逮到。

    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还有活路。

    “我帮你是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儿。”

    “……”

    “那就是你要回来。”

    “恩恩,我答应。”

    这问题,折言是想也没想的答应。

    殊不知……心里却在想着。

    离开这里后定然是老死不相往来。

    谁来谁倒霉。

    ……

    这一日。

    寻柳带给宫奕澈一个消息。

    “药王说,不管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不会上玄冥宫。”

    “……”

    这个消息,无疑让宫奕澈整个人都咯噔了一下。

    无论什么条件吗?

    呵呵……看来那小新娘在他心里的位置还真不是一般的低。

    “知道他的新娘叫什么名字吗?”

    “……”

    这问题让寻柳沉默了。

    世人都知道念游之有一个女弟子。

    却从来没人知道那女弟子到底姓谁名谁。

    可见……念游之对她的保护还真是严密的很。

    “要是能抓到她,这药王就好请多了。”

    “……”

    在世人眼里无所不能的玄冥宫。

    竟然不晓得念游之的女弟子是谁。

    呵呵……可见这两宫的实力还真是有的一拼。

    “不过宫主,这样恐怕就彻底得罪了药王。”

    问柳一听宫奕澈有心要抓到念游之的小娘子。

    心里忍不住的咯噔了一下。

    就为了折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