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1章:让人去请念游之

第31章:让人去请念游之



    cpa300_4();    第31章:让人去请念游之

    看着那药汁顺着嘴角滑下。

    问柳心里亦是有些着急了起来。

    “你下去吧。”

    “……”

    宫奕澈见折言根本吃不下药。

    心里又何尝不着急。

    当房间里只剩下他和折言的时候。

    他很是果断的亲口喂她喝下那碗苦苦的药。

    终究……每次在她受伤的时候,他和她一起承担那苦涩。

    “醒过来,一定醒过来好吗?”

    “……”

    每次在她睡着的时候,她才会乖乖的。

    但是……他很怕,真的很怕她会一睡不起。

    就这样静静的等在她身边。

    等着她睁眼的那一刻。

    等待着她……在她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自己。

    “来人。”

    将药给折言全部喂下去后。

    宫奕澈看了她依旧苍白的面色。

    心里有了思量。

    “宫主。”

    听到宫奕澈的声音。

    问柳第一时间出现。

    “念游之最近在何处?”

    “……”

    念游之吗?问柳很是震惊的看着宫奕澈。

    玄冥宫和灵巫谷素来没有任何来往。

    算不上朋友,也算不上敌人。

    如今……宫主却是要为折言去请药王吗?

    人人都知道……

    念游之虽然被誉为药王,但也是个实际的劫富济贫之人。

    一般只要是身份地位比较高的人,都会被他提出很高昂的代价。

    故此……

    这世上很多即便是身份地位非常高的,也扶不起那代价。

    这也是药王在世人心里是个传说的主要原因。

    相反……那些贫困的人他的诊断药费都是分文不收。

    百姓心里,念游之的地位是非常高。

    “据说为了他新娘现在并不在药王宫。”

    “……”

    不在药王宫?

    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居无定所。

    想要找到他是何其的难?

    “派人去找,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

    他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毕竟,这次要请的是念游之。

    即便他身为玄冥宫宫主,也有没把握的时候。

    这个最我把握的,便是念游之。

    “是。”

    这一次,问柳算是看明白宫奕澈的心。

    不管他说什么,其实心底深处。

    已经开始慢慢迷失在一个叫折言的身上了。

    ……

    第二天。

    折言终于醒来。

    见她睁开眼,宫奕澈那双星眸中终于出现了期许。

    “你终于醒了。”

    “……”

    而折言确实迷迷糊糊的。

    脸上更是茫茫然的表情。

    看的出,昨天被司元的恶作剧吓的不轻。

    “师父……师父。”

    “……”

    大概是太蒙圈的缘故,她竟然将宫奕澈看成是念游之。

    闻言,宫奕澈脸色变了变。

    但转念一想,她叫的是自己师父,又不是什么情人之类的。

    自己有什么好吃味的。

    殊不知……

    这个师父,就是折言的未婚夫。

    “这里可没你师父。”

    “……”

    宫奕澈很不满的抱怨。

    将折言从床上抱起来。

    问柳的粥已经煮了一遍又一遍。

    “既然醒了就吃点东西,你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

    不管宫奕澈说什么,折言始终沉默。

    这个时候她的意识也已经恢复了些许。

    当看到宫奕澈这俊美的人神共愤的脸时。

    她破天荒的花痴了。

    “来。”

    见折言痴痴的看着自己。

    宫奕澈全身都是一僵。

    这样的神色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多少女子曾经都是这样看着他。

    不过那些桃花都已经被他折断。

    如今被折言这样看着,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来,就算花痴,也要吃点东西后才有力气继续看。”

    “……”

    原本花痴的眼神因为宫奕澈的这句话瞬间变成了白眼。

    那转变太快,且需要一定技术。

    宫奕澈是学不来的。

    按看到这转变,他心里竟然也会跟着失落一下。

    “这是在哪里?”

    终于,折言说话了。

    眼前划过昨天宫奕澈愤怒的情绪。

    随后想到了自己和司元的对峙。

    “在雪院。”

    “……”

    这话让折言沉默了。

    不仅沉默,就连小脸都已经有些苍白。

    “怎么了?”

    见折言突然的转变,宫奕澈放下手里的勺子。

    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那动作显的极致温柔。

    即便如此,也依旧无法压下折言心里的恐慌。

    “我……我没事。”

    说是没事,可就连这说话的声音都变的颤抖起来。

    这一幕在宫奕澈看来有些不忍。

    将她往怀里带了带。

    “没事了没事了,不会有事了。”

    “……”

    这话说的折言很不敢相信。

    每次在他说没事的时候。

    一个转身,就在她不知道哪里错的情况下。

    就被惩罚的无边无际。

    且是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让人感觉恐慌。

    “我……我想静静。”

    “……”

    原本宫奕澈的怀抱就算不上温暖。

    如今即便是他再如何努力,也让折言感觉不到半分温度。

    折言静静的靠在他怀里。

    “你呀,要是你乖的话,本宫也不会动怒。”

    见她显然是还怕自己。

    宫奕澈心里有些苦涩。

    “那怎么样才算乖?”

    “……”

    这句话折言问的很小声,听力一向比较好的宫奕澈还是听了个全部。

    全身都忍不住一僵。

    是啊……看来她在他面前,连乖的定义都分不清楚。

    “师父教导的,好像和玄冥宫不太一样。”

    “……”

    这句话折言说的非常有底气。

    原来这根本就算不得是折言乖不乖的问题。

    绝壁是教导问题。

    或者说……是药王宫和玄冥宫的宫规问题。

    “那个……你先吃饭。”

    “……”

    一时间,折言的话让宫奕澈也不想回答。

    他绝对不会承认玄冥宫这么多年的宫规有问题。

    “本宫已经让人去请药王……”

    “噗……咳咳咳。”

    宫奕澈的话还没说完,折言就很没形象的将粥吐了一碗。

    这反应莫要太激烈了一点。

    “你没事吧?”

    宫奕澈一边给折言拍背,一边关切的问道。

    而折言,这反应简直不是一星半点的激烈。

    “咳咳咳……”

    小米直接卡在了喉咙里。

    上不来下不去,别提多难受。

    “水……水。”

    宫奕澈赶紧给她倒了杯水。

    “咳咳咳。”

    原本就够呛的折言。

    水喝的太着急,直接又被呛住。

    “你怎么样?”

    “……”

    这能说么?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