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0章:小心眼的男人

第30章:小心眼的男人



    cpa300_4();    第30章:小心眼的男人

    “你一个大男人摸一个女孩子不是道德有问题么?”

    “……”

    最后这句话,司元再也不敢点头。

    愣愣的看着折言。

    从来不曾意识到自己道德有问题。

    如今在折言说来,自己的道德大发了。

    “可我真没想摸你。”

    无辜的司元,最后也只是嘀咕了这么一句没说服力的话来。

    但在折言的眼神过去后,他果断的选择了闭嘴。

    ……

    这场唇舌之战,明面上看是折言赢了。

    但实际上……

    司元很不服,一般小心眼的男人要是不服的话。

    都会做出些让人无法忍受的事儿。

    那报复心强的叫一逼。

    晚上,折言在这陌生的屋子里,睡的很不安稳。

    一直到半夜才昏昏欲睡过去。

    只是,当她醒来的时候……

    “啊……”

    在折言睁眼的那一刻。

    邢台果断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且这叫声还是来自折言。

    即便是愿在寝宫的宫奕澈都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

    “寻柳,问柳呢?”

    起身后,见进来的是寻柳。

    宫奕澈眉头微蹙,刚才心里莫名的慌乱了一下。

    这种不安到底来自哪里?

    “问柳昨夜就回到了雪院。”

    “……”

    寻柳语气没有任何情绪的回答。

    在玄冥宫就是这样,一定要做到心如止水。

    “走,去邢台一趟吧。”

    “……”

    提到雪院,他就想起折言。

    昨天就被扔去邢台,他也很想知道,过去一夜后。

    她到底怎么样了。

    寻柳没说什么,很是利落的给宫奕澈更衣洗漱。

    ……

    而一边的邢台的邢室。

    折言已经是满口鲜血的坐在那椅子上。

    两眼无神的看在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

    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全身被扎满钢针的人。

    那人早已死去。

    两眼还流着血泪。

    即便是身为医者,也被吓的失去了所有知觉。

    可见这玄冥宫的残忍可不是江湖传言。

    真真是个无处不充满血腥的地方。

    “呵呵,小样儿,就这就被吓到了?”

    “……”

    司元看着眼前被吓傻的折言。

    但在看到她胸口那一抹妖治的红莲。

    心里还是不免咯噔了一下。

    “喂……你说说话,不要告诉我……”

    “……”

    不管司元说什么,折言都没有任何反应。

    她就愣愣的看着那惨死的人。

    两眼更是空洞的吓人。

    “喂,你说话啊,折言小姐?”

    “……”

    司元见折言始终没反应。

    心里瞬间焦急了起来。

    赶紧将绑着折言的绳子给松开。

    没有了绳子的固定,她直接无力的滑倒了地上。

    “司主事,宫主过来了,要见折言小姐。”

    “……”

    将将要上前扶折言的司元浑身都是一僵。

    听到宫奕澈要见折言,再看看地上的折言。

    瞬间面色苍白的不成样子。

    “在哪里?”

    “已经在外面。”

    “……”

    那进来的人看到这一幕也跟着脸色苍白了起来。

    看着折言嘴角的血迹还有那胸口都被鲜血染红。

    当即就吓的颤抖了起来。

    “司主事你……”

    那人的语气都颤抖了起来。

    司元现在后背也是冷汗直冒。

    “这可怎么办是好?”

    “……”

    “司主事你,折言小姐你也敢……”

    那人见司元也已经六神无主。

    面上更是恐惧的颤抖着。

    不管怎么说,折言也是宫奕澈亲自带回来。

    人虽然是来了邢台,但谁晓得她在宫主心里是个什么位置。

    如今倒好。

    人来了邢台一天就变成这个样子。

    宫奕澈进来的时候。

    就见到这样一幕,进来传话的人和司元面色苍白全身颤抖。

    而折言却是躺在地上。

    “怎么回事?”

    大喝一声,语气中满是愤怒。

    司元和那人吓的双腿一颤直接跪在了地上。

    “宫主饶命啊,宫主饶命啊。”

    两人磕头的声音整个邢室都很是响亮。

    而宫奕澈就像是根本没看到他们一般。

    一阵风似的来到折言身边。

    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言儿?言儿?”

    “……”

    宫奕澈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

    折言再也撑不住的两眼一闭。

    见到这一幕……

    宫奕澈那要杀人的目光扫向司元。

    最后是什么也没说的带上折言离开了邢台。

    “让药童过来。”

    “……”

    留下这么一句话,寻柳就看在宫奕澈那急速的背影。

    在玄冥宫这么的多年。

    她还从来不曾见到宫奕澈这般过。

    看来……

    他会将折言带回来,就说明这个女子在她心里有着不可忽略的地位。

    当药童赶到雪院的时候。

    只是看了折言一眼,都忍不住但系的摇头。

    “你快看看她到底怎么样啊。”

    “……”

    见药童只是叹息,宫奕澈不禁着急了起来。

    在他心里,药童的医术仅次于念游之。

    那么一定有办法治好折言才对。

    只是,药童终究是让他失望了。

    “宫主,你现在就两个选择。”

    “……”

    “要么是给这丫头准备后事,要么是让人去请药王来。”

    “……”

    药童的话说的很是坚决。

    甚至是连脉象都不曾给折言把。

    就看她的面色,就已经得出这样的结论。

    “你是药童,医术仅次于念游之,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对于药童的话,宫奕澈几乎已经到了暴怒的状态。

    尤其是听到让给折言准备后事的时候。

    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还这么小。

    哪里来的后事一说。

    “你也知道,老夫的医术次于念游之。”

    “……”

    “你这么折腾人,怕是念游之……也会无力回天。”

    药童的话说的毫不客气。

    最终是留下一副药交代了宫奕澈几句就离开了。

    他说……

    要是明天早上折言无法恢复正常。

    那么几遍是念游之前来也无事于补。

    药童的话,宫奕澈一直都比较相信。

    但在现在,他却一点也不相信,不相信折言会有事。

    “对不起。”

    看着床上始终紧闭双眼的折言。

    终究是难受的说出这三个字。

    问柳将药端进来的时候。

    看着宫奕澈一脸担忧的坐在床边心里亦是五味陈杂。

    “宫主。”

    宫奕澈闻言,顺手就接过了那药碗。

    将折言从床上抱起来靠在自己怀里。

    很是仔细的喂她吃药。

    “宫主,药……”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