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7章:看本宫的财产?

第27章:看本宫的财产?



    cpa300_4();    第27章:看本宫的财产?

    在那男人是不是妖媚的问题上。

    宫奕澈直接跳过,再这么纠缠下去他很担心自己会被这丫头给气死。

    “那个,我就是看看。”

    “……”

    提起刚才的财产问题。

    折言小脸刷的一下红了。

    “你看本宫的财产?”

    不但要知道,还想看看。

    不得不说,这丫头的野心还真不小。

    都将算盘打到玄冥宫的头上了。

    “是啊,我先看看,万一你哪天挂了,我也好晓得我要继承些什么。”

    “……”

    “……”

    问柳吓的瞬间跪在了地上。

    “宫主,折言姑娘……”

    “闭嘴,下去。”

    问柳是真的关心折言,原本想说点什么来开脱。

    毕竟是她一直侍候的折言。

    不说她跟折言的感情怎么样,这几天再深也深不到哪里去。

    但玄冥宫宫规‘主子犯错,下人连带受罚。’

    如今她跟在折言身边,也真是苦不堪言。

    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折言也能说出来。

    真不晓得后面还会闯下什么样的大祸。

    室内只剩下折言和宫奕澈的时候。

    他面上挂起了笑意。

    “你刚才的话可当真?”

    “自然是真的。”

    见宫奕澈很爱生气,折言瞬间来了离开这里的灵感。

    照死里气就好了。

    他忍受不了自己的时候,一定会放自己离开。

    “你就那么想继承本宫的财产?”

    “……”

    宫奕澈是谁,江湖上的那些各种传言。

    都是对他强悍的形容。

    折言这点小心思,在他面前就如透明的一般。

    也不拆穿她,既然要玩心思。

    那他也很乐意陪她一起玩。

    “那不一定。”

    原本以为折言会点头。

    没想到她天真的模样会给出这样一个中肯的回答。

    而宫奕澈却丝毫没因为那句话生气。

    则是一步一步将她引进自己的陷进。

    “怎么说?”

    不一定,他自然很想知道这天真的女子不一定是什么意思。

    而折言自然也是毫不吝啬的赐教。

    “那要看你有多少钱。”

    “……”

    这话说的宫奕澈一愣。

    不但是个财迷,且还是个野心不小的大财迷。

    “呵呵,本宫的财富,这三国加起来也不一定有本宫的多呢。”

    “……”

    “怎么样,想要吗?”

    玄冥宫的在江湖上不但势力广。

    就连在商道上也是和念游之不相上下。

    基本上算是富可敌国。

    至于和念游之到底谁更甚一筹,江湖传言是有待考究。

    “那个,我考虑一下。”

    “……”

    眼看着就要进陷进。

    不曾想这丫头就如滑溜溜的泥鳅。

    眼看着就抓住了,结果一个扭动又滑了。

    “想要考虑什么?难道不想本宫死后你全部继承?”

    “……”

    宫奕澈眉眼含笑。

    丝毫没因为死不死的问题而懊恼。

    他利诱的是那样明显。

    明显的让折言瞬间竖起了身上所有的防备。

    “那个,你容我想想。”

    开玩笑,富可敌国的财富自然是不想拒绝。

    可是,这财产是宫奕澈的。

    她怕是自己要不起。

    直接拒绝吧,又感觉会让他没面子。

    宫奕澈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一定会吐老血。

    感情自己利诱了半响。

    人家压根就不敢要。

    “呵呵,其实也不一定要本宫死了才得到。”

    “……”

    原本折言因为自己的顾虑在肉疼。

    却听到宫奕澈这句话。

    瞬间是两眼放光的看着他。

    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提起那笔钱财富不财迷的都绝对不正常。

    “那个,还是算了吧。”

    转念一想,折言觉得这绝壁有猫腻。

    死了都不敢要,这活着的时候那有那样简单。

    故此想了想,还是很肉疼的拒绝。

    “呵呵,为何?”

    见折言直接拒绝。

    宫奕澈那绝美的眉眼中笑意更深。

    这丫头看似简单。

    实际却是心思深沉的很。

    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师父养出来的徒弟。

    看上去*,实际并非好掌握。

    “那个,你死了我都不敢要,活着就更不敢要了。”

    她很是老实的回答。

    这可是天地良心的话。

    这话让宫奕澈的瞳孔都紧了紧。

    “那你的意思是……?”

    “所以,还是你死了我再考虑吧。”

    这就话,瞬间是让宫奕澈老血闷在心口。

    上不来下不去的感觉还真是堵的慌。

    最后,这财产问题原本想引诱出另一事端。

    在折言非常理的反应下,最终以失败告终。

    ……

    转眼时间

    折言已经在玄冥宫一个月有余。

    这段时间和宫奕澈的相处也还算不错。

    就在宫奕澈认为她安分的时候。

    “宫主,宫主不好了。”

    正殿中。

    一个很是慌张的声音传来。

    定睛一看,是这正是邢台的司元。

    玄冥宫的邢台。

    并不是顾名思义拿来用刑的地方。

    而是……拿来惩罚玄冥宫的人。

    在玄冥宫做事,都非常小心翼翼。

    只要是犯错的人去了邢台,基本都没活着出来的可能。

    玄冥宫不但对外面的人心狠手辣。

    即便时候玄冥宫的人,也是非常冷酷。

    在如此冷漠的地方,大家唯一想的就是好好活下去。

    “什么事儿?”

    见邢台的司元如此慌张。

    宫奕澈眉心都跳动了两下。

    “回宫主,那个……那个……”

    司元见满大殿的人,支支吾吾半天也没那个出个明天来。

    在玄冥宫最懂的就是察言观色。

    最担心的也是自己说错话被惩罚。

    “说。”

    原本宫奕澈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司元的态度显示是惹怒了他。

    当即也不管到底是个什么事儿。

    “回宫主,是折言姑娘……”

    “……”

    “……”

    后面的话就算司元不说。

    宫奕澈也知道折言是怎么回事了。

    满大殿现在都是鸦雀无声,更是静的可怕。

    甚至是一粒沙尘落地都能听的到。

    一阵白影撩过。

    宫奕澈已经消失在了正殿。

    ……

    邢台

    折言很是仔细的帮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包扎。

    “好了,最近几天最好不要让伤口碰到水。”

    “谢谢你。”

    那姑娘的声音很好听。

    折言瞬间就沉迷在了那声音之中。

    “哎……这里真可怕。”

    在玄冥宫短短一个月时间。

    经历地牢在经历邢台的折言。

    感觉这里风光是好。

    但却到处是血腥。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