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追杀的节奏么?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25章:追杀的节奏么?

    “哼,知道就好。”

    言下之意很明确。

    这玄冥宫,可不是折言想进来就进来,想离开就能离开。

    若是有这么便宜的事儿,玄冥宫早被江湖给踏平了。

    ……

    当折言再次醒来的时候。

    “啊……”

    这一大早就发出这么*的声音,不要问她发什么疯。

    昨夜她睡觉的时候,宫奕澈明明就已经离开。

    眼下是个神马状况。

    “你干什么?”

    宫奕澈被她的尖叫声给吵醒,睁开睡眼惺忪的眼。

    很是不满的看着折言。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还有,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对于宫奕澈的举动,折言简直都恨不得撞死他得了。

    她觉得,玄冥宫宫主不可以不明白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

    既然明白,还和她一个被窝,这就有些让人无法接受。

    “你确定不是在说笑?”

    “什么?”

    见宫奕澈这般说,折言原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苍白。

    虽然她不想嫁给师父。

    但就算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背着师父偷·人。

    眼下这宫奕澈不摆明要让念游之追杀的节奏么?

    “你确定不是在本宫床上?”

    “……”

    这话说的折言一愣。

    赶紧四周扫视一圈。

    结果她真的懵掉了。

    这屋子奢华精美,每一处装饰都很是优雅大气。

    并不是她在雪院的床上。

    环境是那样陌生,很显然是第一次来。

    “你……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看,折言就差点没吓的哭出来。

    她不记得她睡觉有梦游的习惯啊。

    怎么就睡到宫奕澈床上了?

    “本宫也很想问问,你·睡在本宫的床·上鬼叫什么?”

    “……”

    这话说的折言瞬间就要哭了出来。

    雾蒙蒙的眼眸看出她是在强硬的逼迫自己不要掉下眼泪。

    越是这个时候,就一定要冷静。

    “那个,你是怎么进来的?”

    宫奕澈一脸惊讶的看着折言。

    不问还好,这一问,原本就极力忍受的泪珠哗啦一下就下来了。

    那模样别提有多委屈。

    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完蛋了。

    要是被念游之知道,一定非刮了她不可。

    “好了,都这么大了还哭,不就是睡了本宫么,有什么好哭的。”

    “……”

    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宫奕澈的这句话瞬间通红。

    什么叫睡·了本宫?

    “我到底·睡·你哪里了?”

    “床·上啊。”

    “……”

    这下折言又不说话了。

    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

    从来不曾感觉自己有如今这般窝囊过。

    没理就算了,还说不过人家,这在药王宫可是从来不曾发生的事儿。

    “我……你还真是坏透了。”

    原本是抵制的一句话,结果从她嘴里说出来。

    别提有多撩人,弄的宫奕澈喉结都是一阵滚动。

    “好了,我坏行了吧?”

    见她哭的如此伤心。

    原本冷漠的宫奕澈,竟然在这一刻会感觉自己很没道理。

    将一个小女孩弄哭,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那你毁·了我的清·白要怎么办?”

    在这个时候,折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背着师父偷·人这种事死也认不得。

    如今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只能尽可能的将责任都推到宫奕澈身上。

    “你睡·了本宫,不是你·毁·了本宫清·白么?”

    “……”

    宫奕澈得理不让人,原本觉得将她弄哭自己很没理。

    如今他却是得理不让人。

    这话让折言强迫的冷静也瞬间崩溃。

    眼泪更是欢快的流着。

    “你莫要胡说,我没有。”

    毕竟是个不谐世音的女子,在药王宫那么多年。

    即便是聪明伶俐。

    遇上宫奕澈也只有吃亏的份。

    怪就怪……她招惹的人是宫奕澈。

    “那你睡在本宫的床·上是要闹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这话说的极其有些不负责,就如她真的对宫奕澈怎么样了。

    却极力矢口否认。

    “你确定?”

    他有些魅惑众生的看着折言。

    如小鹿般的惊慌失措,他就感觉很是满意。

    “我确定没对你怎么样。”

    听宫奕澈这般计较,折言很是确定的点头。

    她昨晚连个梦多没做。

    故此这梦游症一定是有问题。

    “那你手上的守宫砂还在么?”

    “……”

    守宫砂?那代表什么折言自然是清楚的很。

    但是……她体质异于常人,从小就灭发现过守宫砂这回事。

    “那个,我没有。”

    天地良心,她没有过男女之事。

    没有守宫砂也是正常的很。

    但宫奕澈却是眼眸冷了冷。

    “一般在女子和男子行房之后,守宫砂才会消失,你没有……难不成。”

    “你莫要胡说,我从来就没有那个。”

    她说的理直气壮,见她如此着急辩解的模样。

    宫奕澈自然也是信了,这一类异常体质的女子在书中也有记载。

    想必她就是那极少数中的一个。

    “明明是你昨晚睡了本宫才消失的。”

    “……”

    折言是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没干。

    只是睡了他的床而已。

    而宫奕澈则是一口咬定她睡了自己。

    最后的最后,折言再次哭了起来。

    “明明是你,是你睡了我,要是我师父知道了,定然会扒了你的皮。”

    “……”

    语气哽咽,越是说到后面,她的语气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可见念游之平时对她是温柔,但在她犯错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

    而今……

    这大逆不道的行为,她也真是要哭的晕过去。

    师父很温柔,发起飙来也很让人崩溃。

    “好,本宫睡了你,这样行了吧?”

    “你……”

    “不过,本宫对你负责好了。”

    宫奕澈的语气是那样轻松。

    而折言确实更加苦逼了。

    整个人都感觉有些苦巴巴的。

    “你要怎么负责?”

    这是问题的关键。

    既然已经被睡了,那自然是要负责的。

    在这是毋庸置疑。

    “本宫……娶你好了。”

    他眉眼含笑,说的风轻云淡。

    而这句话,确实让折言瞬间再次崩溃起来。

    “哇呜……我师父要是知道我嫁人,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

    这份崩溃让宫奕澈瞬间冷了脸。

    心道她师父到底谁啊,不是要刮了他宫奕澈就是不放过折言。

    到底是什么样的师父,让这丫头怕成这样。

    “你师父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