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4章:让我一直躺床上?

第24章:让我一直躺床上?



    cpa300_4();    第24章:让我一直躺床上?

    发自内心温和的笑着。

    “是不是嘛?”

    见他只是笑,明明是温和的笑意。

    在折言看来却是有些毛骨悚然。

    即便是这样笑着,一个转身也即有可能变成地狱来的使者。

    “只要你乖,以后都可以不用受罚。”

    “……”

    这话说的折言嘴角有些抽搐。

    谁能晓得他这玄冥宫的规矩,万一不小心踩雷了,那岂不是膝盖要受罪?

    而她不知,惩罚她的时候,宫奕澈心里其实也有些担忧。

    害怕她如前两天一般,不是被厥心病折磨就是发高烧。

    “那要怎么样才算乖?”

    宫奕澈所谓的乖巧,在折言看来这包含有些局限。

    总不能让她一直在房间不出去吧?

    她敢保证,只要在雪院内,她都极有可能闯祸。

    “其实折言现在就很乖。”

    “……”

    这话说的,感情是自己躺床上就乖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一直躺床上?”

    原本宫奕澈不是这个意思。

    被折言这么一说,俊美的脸上出现些许僵硬。

    不得不说,折言的思维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

    “你要是愿意,本宫也不介意。”

    “……”

    这话让折言瞬间蒙圈。

    感情还真是这么个意思。

    “你还真是个坏透了的人。”

    宫奕澈很冤枉,他其实根本就没这个意思。

    只是觉得,她不闯祸,玄冥宫养一个闲人也没什么关系。

    “我虽然有病,但也不至于一直躺在床上。”

    绝美的小脸上嘟哝着笑情绪。

    即便是宫奕澈见过无数美人。

    但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女子真的长了一张很耐看的脸。

    即便是有审美疲劳,在她身上也不容易找到。

    “那你的意思是要不乖?”

    “……”

    这下让折言有些不好回答了。

    她也是根本没这意思的好不好。

    “乖与乖之间是不同的,我想知道,玄冥宫的乖巧是个什么意思。”

    “呵呵。”

    她的话刚说完,他就又是忍不住的笑意。

    不要问他为何笑,因为折言实在好笑。

    “你呀,以后本宫不在的时候,多听听问柳的。”

    一个人的错误,来源于对环境的陌生。

    若是有个熟悉的人带着,自然也不容易犯错。

    “疼,你轻点。”

    不知宫奕澈在想什么。

    整块冷毛巾敷上她的膝盖,弄的她一阵尖叫。

    “你要是乖,也不会受这样的罪。”

    “……”

    咋能不能不要再讨论这乖巧的问题。

    因为她实在是搞不懂宫奕澈要的乖巧是什么样子。

    比如……她在念游之面前,念游之一直都觉得她很乖巧。

    不管她做什么都是对的。

    如今在宫奕澈面前,她就成了做什么都错。

    故此……她有些怀疑师父的教导问题。

    “折言,玄冥宫好吗?”

    看着她膝盖上的红肿一点点消散下去。

    他不经意就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这问题让折言一愣。

    “不好。”

    想了想,她不想骗人,于是很是老实的回答。

    然……这个回答却是让原本有点温和的宫奕澈蹙了眉。

    “为什么?”

    折言的答案显然是让宫奕澈很不满。

    难道她不知,这天下有多少女子进玄冥宫成为他他的女人?

    而她在他面前,也算是死皮赖脸的进来。

    如今说不好,任谁听了心里都会不舒服。

    “因为你会惩罚我。”

    小脸通红,声音更是小的跟蚊子一般。

    这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在药王宫没人会惩罚她,只有在她惹毛了念游之,才会被小小惩戒一下。

    如今到玄冥宫时间不长,她的膝盖已经在叫嚣着要碎裂。

    “就为这?”

    “恩,就为这。”

    在宫奕澈心里,这不过是小事儿。

    而在折言心里,这算是摊上了大事儿。

    “其实,我很想离开这里。”

    宫奕澈这个时候情绪还算比较好。

    她也就大着胆子的说道。

    “可你的债还没还清。”

    “……”

    不说债务的问题还好,一说债务,折言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本只是一顿饭钱。

    这住下去,只会越来越多,拿什么还债?

    “那我要如何才能还你?”

    这是她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既然是还债,她觉得有必要商讨一下这还债计划。

    “以身相许如何?”

    “……”

    吼吼,这样整颗心都炸开。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你好歹也是玄冥宫宫主。”

    “所以呢?”

    所以她很想说,这行为很掉价。

    “就几顿饭而已,你就让我以身相许?”

    要不要这么无耻?这句话她不敢说出口。

    即便是真的认为眼前这人无耻,她也不敢说出来。

    “你还住了本宫的雪院。”

    “……”

    宫奕澈说的理所应当,现在已经不是几顿饭这么简单。

    直接是算上了生活费外加住宿费。

    “其实要硬算的话,那费用比较多。”

    “……”

    “生活费,住宿费,还有精神损失费。”

    折言都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精神损失费。

    “你损失了什么精神?”

    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即便是还债,也请让自己还的明白。

    “你厥心病犯的时候,我担心了。”

    “……”

    一听这话,折言嘴角都抽搐了。

    担心?他还真是好意思说的出口。

    她会厥心病发作,也真不知是谁的功劳。

    现在还敢在她面前提精神损失费。

    “这损失的是我好伐?”

    虽然很担心宫奕澈会发怒,却还是忍不住反驳。

    宫奕澈诧异的看着她有些温怒的小脸。

    “你损失什么了?”

    在他玄冥宫,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结果这丫头说自己损失。

    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觉得自己损失了什么。

    “我要是不在玄冥宫,根本就不会犯病。”

    “……”

    宫奕澈觉得,脸薄的女子见过。

    这脸厚的女子,且还是如此脸厚的人,也就只有折言了。

    “也不知是谁当初非要赖着本宫。”

    这句话,竟然让折言无从反驳。

    不管怎么样,都是她主动跟着他的。

    “可我现在想离开,你给么?”

    她说的是实话,进来没今天。

    她的膝盖都给跪肿掉。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对折言来说,这简直就是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