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3章:绝对很怕四种

第23章:绝对很怕四种



    cpa300_4();    第23章:绝对很怕四种

    “奴婢参见宫主。”

    问柳进来就看到这一幕。

    面上却是焦急的神色。

    “什么事儿?”

    他甚至没看过一眼问柳。

    语气冰冷,还带着一丝不悦。

    “宫主,折言姑娘刚刚脱离险境,若是再这么跪下去,怕是要命都没了。”

    按道理讲,这些事儿以前在玄冥宫也是经常看到。

    比起这惩罚,那些弟子承受的是如何血腥一幕。

    即便如此,问柳也不曾求过请。

    而折言来了短短时间,她这已经算不清是多少次。

    “让她跪。”

    听到问柳的话,宫奕澈心里是咯噔了一下。

    但想起下午她那模样。

    实在是令人气愤的很。

    现在已经是深夜,她大概也是跪了三个时辰。

    不得不说,她的体质还真是让人担忧。

    “宫主……”

    “下去。”

    问柳原本还想说点什么,便被宫奕澈冷声打断。

    很显然,他决定的事儿一般不喜欢有人插手。

    即便是近身侍婢也不行。

    “都出去。”

    感受到身后的力量,他动了动身子。

    面上更是有种不耐烦的焦躁。

    一想到那倔强的眼神,他都恨不得撕碎她算了。

    ……

    雪院

    折言静静的跪在地上。

    小手不时的挥舞几下。

    宫奕澈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嘴角都扯动了几下。

    “哼,该死的蚊子,迟早将你们给炖了。”

    “……”

    咳咳,折言是医者,在某些时候其实也蛮需要这蚊子。

    有一种蚊子是可以入药。

    这炖了,自然就是煎了的意思。

    “你好像很享受现在的处境。”

    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折言冷不丁的就是一个哆嗦。

    天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到底有多畏惧这声音。

    “宫主。”

    她的称呼,让他全身都是一愣。

    这么久了,她从来不曾称呼过他。

    或者是很没规矩的叫他名字。

    如今……为何听这宫主的称呼从她口里出来是如此刺耳?

    “还不起来?难不成你想在地上跪一夜?”

    “我可以起来了?”

    折言显然有些不相信。

    上次跪的时候,宫奕澈直接是让她跪的晕过去。

    这一次没有雨水的侵蚀,她的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跪一夜吧。”

    “不要,我起来,我起来就是。”

    见宫奕澈要反悔,折言是一咕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跪的太久,膝盖更是疼的不得了。

    “啊……”

    双膝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的就要朝地上栽去。

    眼看着就要跌倒在地上。

    却不料腰间传来一股力量。

    紧接着就被带入那温暖的怀抱中。

    “这投怀送抱的手法还真是高超。”

    “……”

    原本这接触就让人很是尴尬。

    而他的这句话,更是让她小脸都红成一片。

    “谁要你抱了,放开。”

    她撅起小嘴,面上很是不满。

    双手推开他,而他亦是顺势松手。

    岂料,她一个没站稳就又朝地上栽去。

    这一次,他没有出手扶她,而是任由她摔下。

    摔在地上的折言懵懵的看着宫奕澈。

    反应过来的她亦是大怒。

    “真是个坏透了的家伙。”

    水润般的眼眸中几乎能喷出火来。

    看着宫奕澈都恨不得烧死算了。

    “是你自己说的,不要本宫抱。”

    “……”

    哼唧,就算不抱也不能扶一下吗?

    到底是谁生出这个小气吧啦的男人。

    折言现在满肚子牢骚发不出来。

    ……

    原本就很是细嫩的皮肤,跪了这么久直接的红肿了。

    房间里。

    折言是眼泪花花的看着宫奕澈手里的毛巾。

    “你可要轻点,我怕疼。”

    天知道,她从小是天不怕地不怕。

    但绝对很怕四种。

    第一,念游之,因为每次相对都会流鼻血。

    第二,疼,开始学医的时候,小胳膊都被念游之的银针给扎肿了。

    第三,黑,最害怕的是一个人待在黑屋子里,那会让她想到何种妖魔鬼怪。

    这第四,那就是苦,她虽然是医者,也深深明白良药苦口的道理。

    即便如此,她也很排斥吃药,没吃吃药念游之都要费上一番功夫。

    “犯错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怕过。”

    “……”

    看着她眼里就要流出的泪花,他的心莫名一阵柔软。

    他都快疯了,每次和这丫头相处都忍不住的要沉沦。

    他到底怎么了?

    这么大个人,竟然会对一个小丫头动情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语气里满是可怜巴巴。

    可怜中还带着些许真诚。

    似乎就恨不得将心挖出来给宫奕澈看了一般。

    “要是真的,你为何不告诉本宫?”

    “……”

    他不是个随便相信别人的人。

    即便她说的再怎么真实,他也不相信。

    当真瘟疫这么好控制?

    “你和她有仇,告诉你,你直接就将她给刮了。”

    能将一个人打成那样,这样绝对相信宫奕澈能做出那种事儿。

    虽然红纱也是个不知好到的玩意。

    医者父母心,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孩子不听话就放弃。

    得知红纱身上的伤如此严重,她自然是做不到袖手旁观。

    这是她从小就被念游之灌输的思维。

    “知道就好,你要是下次再犯,本宫就直接将你给刮了。”

    “……”

    这话说的,折言肝胆都是一颤。

    看着宫奕澈手里的毛巾很是小心的帮她消肿。

    其实心底还是有些许的感动。

    可现在好像是感动大于恐惧。

    “你是不是放过我了?”

    这话问的小心翼翼,既怕他给自己消完肿,然后又让自己去跪肿。

    一有这想法,她就感觉膝盖更疼了。

    “难道你还想被罚?”

    “……”

    原本是感觉疼,这下直接是疼了。

    几乎能听到膝盖碎裂的声音。

    “不要,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不会再罚了对不对?”

    要是再惩罚,她估计自己的膝盖真的要碎了。

    原本有一身傲骨,在这一刻她也不得不在宫奕澈面前软下来。

    “呵呵。”

    见她原本的执拗现在乖巧的如小猫一样。

    宫奕澈一扫被她惹怒的阴云,笑的是那样温和。

    这样的他还真是很少见。

    但并不代表没有,曾几何时……他其实也有发自内心的笑。

    可自从那个人走后,他就再也没有这般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