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背着师父偷人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21章:背着师父偷人

    没看的崩溃就已经是他意志强大。

    “我饿了。”

    “……”

    百般挣脱不开,折言只好说出自己的实话。

    语气可怜巴巴的,就如祖宗十八代都没吃饱一般。

    星辰般的眸子水润一片,看上去尤为让人怜惜。

    宫奕澈睁眼就见她这般模样。

    忍不住伸手在她小脸上摸了摸。

    “自己去吃,不过不准出去。”

    大概是她大病初愈的缘故,对于她的态度是温和了不少。

    第一次吧?这还是第一次如此宠溺一个女人。

    “恩恩。”

    得到他的允许,她一咕噜就爬起来。

    将将起身,就又被宫奕澈一把带进怀里。

    “一言为定,不准出去!”

    “好。”

    他的胸膛真的很温暖。

    看着他疲惫的神色,她终于是不忍拒绝的点头。

    见她如此乖巧,他终于松开了她。

    ……

    桌上摆着的是一些清淡的食物。

    问柳一向都比较细心,这些交给她也很让人放心。

    折言端起碗……不,是锅。

    锅里满是粥,折言甚至都来不及盛进碗里。

    直接抱着锅吃了起来,这模样,还真是如乞丐一般许久不曾吃饭。

    折言吃饭的时候,宫奕澈翻个身就睡的呼噜呼噜。

    可见这些天他也是累坏了。

    折言不晓得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但是这一锅粥已经吃完,可还不见饱。

    足可以看出她到底有多饿。

    “言儿。”

    问柳进来的时候,折言刚好抱着一个见底的锅。

    这一幕看的问柳惊住了。

    语气跟有些不可置信。

    没人能想象一个长的极美的女子抱着锅吃饭那是个什么画面。

    原本觉得,应该是无比优雅。

    结果……

    “我还饿。”

    她的一句话,更是让问柳有些找不到方向。

    这一锅粥也不少好伐。

    少说也得有五碗。

    也就是说,吃了五碗还没吃饱?

    “那个,我再去给你做。”

    问柳强迫压下自己心里的不适,拿过她手里的锅。

    心里无限嘀咕的下去了。

    ……

    最后

    折言在吃了问柳再一次熬好的粥,才感觉到自己被填满。

    咳咳……这次没吃一锅,是半锅。

    “问柳姐姐,我睡了多久?”

    折言实在是想想不到。

    睡一觉后自己的饭量竟然会涨这么多。

    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三天。”

    “……”

    问柳在玄冥宫这么多年,靠的就是敏锐的观察力。

    折言这么问,她自然是晓得什么意思。

    但即便如此,也不该一吃就是一锅半。

    这饭量说出去忒有些吓人了。

    “奥,怪不得。”

    以前她从来不曾睡过三天。

    故此不晓得自己饿上三天后是个什么样的饭量。

    ……

    宫奕澈大概从来都不曾这么累过。

    这一觉竟然到晚上都不曾醒来。

    折言看着床上熟睡的宫奕澈,心里无限纠结。

    坐在床沿上。

    “长的还真是妖孽,要是你和师父站在一起,到底谁更美?”

    她小声嘀咕着。

    自小,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和师父在一起。

    尤其是对视的时候。

    没人知道,一个人美到让人流鼻血的人站在面前到底有多痛苦。

    这些年,每次和师父对视,她都忍的非常辛苦。

    “那流鼻血的妖孽,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想起念游之,折言心里一股愧意划过。

    原本她们这般师徒关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但师父固执的想要娶她。

    这是她最无法忍受的痛苦。

    宁愿被看着流鼻血,也不想要扑倒的机会。

    “你今晚这样,我睡哪里?”

    “……”

    问柳已经给她吃了晚膳。

    现在她是困意来袭。

    故此……这睡觉的问题又纠结上了。

    就在她很纠结这睡觉的问题。

    一只有力的大手一带,她便倒在了床榻上。

    后背靠上一个很是温暖的胸膛。

    一想到后面是个美的不可方物的男人。

    折言挣扎了一下。

    只是……他的手如铁圈般,哪里是她挣扎得开的。

    “我知道你醒着,赶紧放开我。”

    要是被师父知道她这样。

    定然会气的刮了她不可。

    虽然她不想嫁给师父,但也不敢背着师父偷人。

    咳咳……光明正大嫁人是她的本意。

    “赶紧睡。”

    他是醒着,其实他早就醒了。

    所以刚才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的很是清楚。

    尤其是听到她将自己和她的师父联系在一起。

    心里很是不爽。

    从她的话里得知,她的师父好像长的也非常不错。

    宫奕澈都这般说了。

    折言也不敢再动。

    最后就这么万分纠结的睡着了。

    她是睡着了,不过有些人就比较辛苦了。

    睁开眼就看到她绝美小脸。

    一向清心寡欲的他,看到那殷红的小嘴,血脉忍不住膨胀。

    忍不住就凑上去,感觉到她唇间的冰冷。

    他的心忍不住就沦陷进去。

    赶进的放开她,心里却是无限懊恼,最后是落荒而逃。

    ……

    “宫主,不好了。”

    正殿里的宫奕澈正在接见各位掌事,听着各位掌事回报江湖上的消息。

    而掌管地牢的弟子慌张进来。

    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想到折言。

    “什么事儿?”

    就连语气都带着些许不可察觉的慌张。

    可以看出这些日子和折言的相处,受到了不少警惕之心。

    “飞刀门的红纱逃走了。”

    “……”

    “……”

    此话让正殿上瞬间变的连根针落地都能听到的静止。

    玄冥宫,从来都是有来无回。

    江湖上,多少人想要进来,都苦于找不到玄冥宫的位置。

    一旦进来的人,想逃离开这里也不是那般容易。

    “你说什么?”

    宫奕澈的声音冰冷。

    这份冷意,狠的冻死所有人。

    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听到的一切。

    “飞刀门红纱,逃走了。”

    那弟子颤抖的跪在地上。

    等待着宫奕澈即将而来的惩罚。

    他知道,飞刀门的掌使红纱逃走,要是宫奕澈一个忍不住,极有可能会杀了他。

    “哗啦……”

    “……”

    他怒了,所有的东西都被打翻在地。

    “还等什么,赶紧追。”

    “是。”

    正逢外门弟子齐聚。

    所有人都去了。

    那跪在地上的弟子依然不敢起来。

    “说,到底怎么回事?”

    原本那弟子就颤抖不已,如今被宫奕澈这么冰冷一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