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20章:怎么在我床上?

第20章:怎么在我床上?



    cpa300_4();    第20章:怎么在我床上?

    问柳急冲冲的回来。

    “不知道什么是葛根草,我都拿来了一些。”

    不懂药理的人,要是问她药草的问题还真是比较艰难。

    小桌上摆满了药草。

    药童急急忙忙的在里面挑选了几下。

    “怎么了?没有吗?”

    “……”

    药童眉头紧蹙,很显然是没找到。

    “我亲自去。”

    “……”

    问柳脸上出现一抹惊慌。

    看向宫奕澈的时候更是吓了一跳。

    他的手指就在折言嘴里。

    而折言嘴角的血迹,已经是分不清谁是谁。

    两人鲜血融合,妖治的蜿蜒在她嘴角。

    突然,折言松开了他的手指。

    “拿走,拿走……”

    她疼的语无伦次。

    脸色相比刚才更加苍白。

    看的出她是真的很痛苦。

    没人知道,痛到崩溃是什么样子。

    就是如今折言这样。

    “我没关系,不要伤害自己。”

    俊美的容颜上褪去以往的冰冷。

    换上的是一副担忧神色。

    他看着她是那么焦急,那么担心,担心她会出事。

    见他将手指递到自己嘴边。

    折言强迫自己忍受咬住那手指的*,头一偏。

    “拿走……求你。”

    她不会忘记她现在这样到底是谁害的。

    只要有一点意识,她就不会需要他的手指。

    死死咬住自己的唇瓣,即便是出血她也丝毫感觉不到痛。

    因为她有比这更疼的地方。

    “张嘴,快点。”

    见她死咬自己的唇,宫奕澈莫名的一阵心慌。

    她就如没听到宫奕澈的话一般。

    依旧死死咬住自己的唇。

    “叫你张嘴,你听到没。”

    见她依旧倔强的咬住自己的唇。

    一把扯过她将她禁锢在怀里。

    强迫捏开她的嘴将自己的手指递进去。

    原本就受伤的手指,瞬间又是一阵鲜血淋漓。

    “对不起,既然痛……本宫陪你一起。”

    原本想要挣扎,可惜,在他怀里是动弹不得。

    而她也丝毫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自己在他怀里。

    死死咬住他的手指。

    两人的鲜血再一次融合,心口的绞痛让她整个人的意识都混沌起来。

    好不容易药童回来了。

    “葛根草来了,来了。”

    “……”

    他急忙忙的跑进来,看到床上的一幕心里更是咯噔。

    谁都知道,厥心病发作的时候是万般折磨。

    若是挺不过,那是会要了一个人的命。

    而今,他们就这样相拥在一起,可见他们的情谊原本就不简单。

    “只是,这要怎么用?”

    “你是医者竟不知道?”

    药童的话彻底激怒了宫奕澈。

    大概没想到药童会问出如此蠢笨的问题。

    莫说,药童的医术是仅次于药王宫念游之。

    但这厥心病他压根就没接触过。

    要是他能医治这种病,在江湖上的地位恐怕也是和药王比肩。

    “给我。”

    苍白的折言已经非常虚弱。

    十多年了,她一直都有这种病。

    但确是第一次被这样折磨。

    可见这些年在药王宫,念游之对她的身体到底呵护的有多好。

    “给……”

    “……”

    这事儿也怪不得药王。

    就连这普通葛根草能医治厥心病都不知道。

    更何况这药的用法用量。

    折言拿过他手里的药,直接一把喂进嘴里。

    “喂,这个不能做这样用,这吃多了有毒的……”

    药童再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

    折言已经是喂进一大口蕨根草在嘴里。

    ……

    整整一夜,雪院都是灯光和火通明。

    在凌晨的时候,折言总算是稳住了自己的病情。

    “剩下的给我去泡在壶里,泡的水可以喝。”

    “……”

    虽然不那么痛了,打经过病痛折磨的她还很虚弱。

    将将过去没多大一会。

    她又发起了高烧。

    即便是玄冥宫有一位仅次于药王的药童,如今也是忙的束手无策。

    不得不说折言这体质不是一般的折磨人。

    原本一夜没睡的宫奕澈终于松了一口气。

    结果……不得不再次留在她的床边看她睡的冒泡泡。

    “宫主,要不您先回去?”

    看着原本皮肤很是匀称的宫奕澈双眼下方出现些许青色。

    一向比较慵懒的他,还从不曾这般劳累过。

    “都出去。”

    他想也没想的回答。

    现在折言的房间都快站不下了。

    宫奕澈的命令大家都不敢不听。

    ……

    “她这体质也不好用太多药,发烧只能给她用冷毛巾敷敷。”

    药童最终交代这么一句话也离开了。

    当房间只是剩下折言和宫奕澈两人的时候。

    他很是细致的捻起冷毛巾,小心翼翼的敷在她的额头上。

    看着她原本苍白的小脸,如今因为发烧而通红。

    大部分原因其实都是因为他昨天的惩罚。

    “对不起……”

    心里百转千回,他终究道出这三个字。

    要是江湖上知道,玄冥宫宫主也会这三个字。

    不晓得大家会如何评价他这些年的残忍手段。

    “对不起,快好起来吧,只要你好起来,本宫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儿。”

    绝美的容颜上,早已没有往日的冷厉。

    他很俊美,真的很俊美。

    这份俊美让人无法忽视。

    走到哪里都如是谪仙下凡一般,永远让人无法忽略。

    ……

    折言发烧一直很反复。

    这些天宫奕澈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床边。

    白天只能给她喂一点点米粥,其余的什么也吃不下去。

    好不容易,在第三天的时候,彻底退烧了。

    而宫奕澈也累的整个人睡在了折言床上。

    “啊……”

    “怎么了?”

    宫奕澈刚睡过去,就听到折言的尖叫声。

    原本睡觉就很警惕的他,即便是如此疲惫,也依旧是蹭的一下起来。

    一脸倦色的看着折言很是担心的问到。

    “你……你怎么在我床上?”

    不用问折言叫啥,一睁眼就看到床上多了一个人。

    多一个人就算了,这多的还是一个男人。

    不惊怒就奇怪了。

    “就这事儿?”

    言下之意就是,本宫守了你三天。

    你竟然就为这么个事儿尖叫。

    真真是让他的睡眠神经严重受损。

    “就这事儿?这事儿还小吗?你知不知道……”

    “睡觉。”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宫奕澈给摁下去。

    盖上被子,不管她如何挣扎他始终不放手。

    即便是身体再强壮的人,三天三夜不睡觉,且还是在一个地方看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