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咬破他的手指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9章:咬破他的手指

    在玄冥宫的人都知道。

    药童的医术到底有多高,恐怕在整个天下都仅次于念游之。

    他说的话,基本就是给一个人定寿。

    “你说什么?”

    宫奕澈显然不相信药童的话。

    想起折言和他对抗时的精神劲儿。

    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会死……且是活不过半年。

    “宫主不也知道这姑娘的身体状况?”

    “……”

    “如今她体内的寒气,难道宫主说这是偶然?”

    “……”

    “若是刻意折腾,就是正常人,也会受不了,更何况是这身体的病。”

    药童的话字字珠玑。

    宫奕澈始终紧抿唇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药童不是没告诉过他,一定要好好养护她的身体。

    结果……

    “要救她。”

    在这个时候,宫奕澈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一定要救折言。

    心里似乎有一个很坚持声音在说,要是折言出事,他这一生也无法原谅自己。

    “我到是想救,你也要让她好才行。”

    “……”

    “我这刚调理,身子骨都不算硬朗,你这又是一阵折腾。”

    “……”

    “我就算是神仙转世,也救不了你手里的人。”

    药童的话就如利剑一般。

    他说的对……他的手段到底有多冷血。

    折言这算什么,在宫奕澈面前简直就不算是惩罚。

    可即便在他面前是最轻的惩罚,折言也经受不起。

    “咳咳咳……水,水。”

    就在宫奕澈不晓得该说什么的时候。

    折言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这在雪院跪了一个下午,滴水未进还受风雨侵蚀。

    现在她早已是饥渴难耐。

    闻言,没等问柳动作,宫奕澈一个闪身很是快速的端着一杯水。

    递到折言嘴边。

    “水来了。”

    将她抱起来,很是细致的一点一点喂进去。

    看的出,她晕过去是吓坏他。

    喝完水后,折言再一次睡了过去。

    “怎么回事,她不是醒了吗?”

    “……”

    看着她沉沉入睡,宫奕澈的心都提了起来。

    她担心她,是真的很担心她出事儿。

    “她只是睡着了,宫主以为跪一个下午不累?”

    见他这般模样,药童压下心里的不满说道。

    下午他惩处这刚来玄冥宫才几天的折言姑娘。

    显然是弄的玄冥宫上下人尽皆知。

    就连这药王都得知了消息。

    只是……药王一向不爱管闲事。

    就算晓得折言的身体状况,只要宫奕澈没找他,他就不会出手。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

    “……”

    对于折言的处境,宫奕澈心里紧巴巴的。

    这时候,他担忧的连后悔的时间都没了。

    “休息够了就醒了。”

    ……

    最后药童给折言开了些药就离开了。

    临走还不忘交代,折言半夜可能会心口绞痛一次。

    还说吃完药后会发烧。

    “宫主,您先回去吧,这里有奴婢呢。”

    “……”

    这都已经到了半夜,好在折言情况一致比较平稳。

    并没有药童说的情况发生。

    宫奕澈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下了一点点。

    “好,好好照顾她。”

    “是。”

    看了折言依旧苍白的小脸一眼。

    终究是打算离去。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刚走到雪院门口。

    问柳焦急的声音让宫奕澈浑身一震。

    一个健步回到屋内。

    入眼的便是那床上的人儿很是痛苦的卷缩在一起。

    原本就透明如纸的小脸现在更是白的不像样子。

    “怎么回事?”

    “姑娘突然,突然就……”

    见宫奕澈进来,问柳赶紧让开。

    此刻,雪院上下的侍女全都起身挤满了一院子。

    各自忙的是晕头转向。

    “呜……呜……”

    折言疼的在床上开始打滚。

    原本好不容易干掉的锻发,现在更是被密密细汗给沁湿。

    “赶紧去找药童。”

    看着她疼的如此厉害,双手死死的捂住心口。

    这样的场面宫奕澈不是没看到过。

    如今再一次体会,虽然这女子刚认识不久。

    但没想到会让他如此紧张。

    “老夫已经来了,不用找了。”

    话音刚落,药童就已经进了屋子。

    果然不出他所料。

    这个时候,折言必定会承受痛苦。

    “你快想想办法,她很疼……”

    看着她如此痛苦,他的心也跟着揪在一起。

    药童来到床边。

    拉过折言的一只手,细细探脉。

    这个时候,他们也顾不得什么礼节问题。

    宫奕澈心里虽然计较,但只要让她好起来比什么都好。

    “给我……给我……给我葛根草。”

    折言已经疼的话都说不清。

    但这话却是让药童浑身一震。

    “快,快。”

    “好。”

    原本是想看看她的病情到底什么程度。

    这些年,折言跟念游之学习医术。

    但她从来不曾给自己探脉。

    一直都以为自己的身体非常好。

    但不曾想到,自己的身体会是这般地步。

    下午一探,她整个人都感觉有些不可置信。

    “快,让人去我的药房取葛根草。”

    这样的病虽然不好治。

    但是紧急的药却是葛根草。

    “赶紧去。”

    宫奕澈冷声命令,问柳赶紧的去了。

    嘴角溢出鲜血,看的出她已经将自己的嘴唇给咬破。

    见状,宫奕澈上前一步。

    很是霸道的掰开她的小嘴。

    “不要,不要伤害自己……”

    说着便是将自己的手指伸进她嘴里。

    在他心里,她已经够痛苦,不能再这样伤害自己。

    而他的这个动作,惊愣了一屋子的人。

    没想到一向冷漠嗜血的玄冥宫宫主。

    竟然会为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子做到这般地步。

    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两人之间。

    他的手指,被她给咬破。

    即便如此,也丝毫无法减轻她的痛苦。

    “宫主?”

    药童不可置信的看着宫奕澈。

    下午雪院发生的一切他可是都知道。

    当时宫奕澈的做法实在让他有些不敢想象。

    他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这姑娘的身体情况,而他还能如此狠心。

    可现在看来……到底是他狠心,还是他对她的无奈?

    “葛根草为什么还没拿来?”

    “……”

    见宫奕澈每天紧缩,很显然是疼的不轻。

    眼下折言是意识都有些混沌。

    自然是用尽全力咬住了他的手指。

    一屋子的人见药童也发飙了,赶紧出去了两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