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多年的秘密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8章:多年的秘密

    如今她就这么倔强的跪在那里。

    春雨让她发丝湿粘在一起,原本就很瘦小的她,现在看着更是小的可怜。

    “姑娘,你跟宫主说两句软话,说不定就能绕了你。”

    看着折言跪笔直的跪在那里。

    双肩都有些发抖,问柳实在不忍。

    “我没错。”

    “……”

    这话说的,让窗内的宫奕澈瞳孔猛的收缩。

    跟自己说两句软话就这么艰难吗?

    好……真是好的很。

    “问柳,你要是再多话,以后就不要在本宫身边了。”

    “……”

    不说软话也行,那就跪着。

    跪到说求饶的话为止。

    “哼,宫奕澈你这个大坏蛋,真是坏透了。”

    小嘴撅的老高,很显然他的怒意还将她给惹急了。

    不过她也看过他的武功路数。

    自然是不敢跟他强硬的叫板。

    能这么嚷嚷两句也显示她比较有骨气。

    ……

    原本宫奕澈是在雪院。

    结果因为被折言气的太舒爽,雪院也待不下去。

    最后直接是离开,回到他的寝宫。

    “言儿,你就跟宫主说两句好话怎么了?现在可要怎么办?”

    “跪着呗。”

    真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裙子都要掉了。

    问柳是真心担忧她的身体受不住。

    而她倒好……很有骨气的跪着。

    “言儿,这里是玄冥宫,可不要这么执拗。”

    “……”

    问柳的话让折言陷入沉思。

    或许问柳说的对,这里毕竟不是在药王宫。

    执拗,只会害惨自己。

    现在这处境完全就是她自己找来的。

    “哎……”

    见她这模样,问柳也只是叹息,终究是什么忙也不敢帮。

    甚至是一把伞也不敢递给折言。

    ……

    因为她的执拗,原本是只要两个时辰就好。

    而她的那句话,直接让宫奕澈也拧了起来。

    什么时候说软话了,什么时候就起来。

    偏偏这老天也在跟她作怪。

    原本春季就是沥沥小雨,结果现在好了。

    虽然不是狂风暴雨,但大雨加狂风,也算是比较折磨人的了。

    “宫主,外面的雨……”

    “本宫说了,什么时候她的硬骨头软化了就什么时候让她起来。”

    问柳看着外面的树都被吹的歪七扭八,屋檐水已经是不断线的珠子。

    不禁有些担忧雪院的折言。

    可宫奕澈好像也很拧,真不知这两人的性格到底是如何撞在了一起。

    ……

    雪院的折言,就如风中落叶一般。

    雨水打湿了她整个人,原本她的身体就不宜受寒。

    如今……她感觉到身体的各种不适。

    尤其是心口疼的厉害。

    “噗……”

    终于,一口鲜血而出。

    就着雨水洒在地上。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凄厉一幕。

    心里更是一片空白。

    在她有记忆以来,她的身体一直都非常好。

    如今,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吐血,心口为何会疼?

    而她不知……

    在药王宫这么多年,她的身体一直都是念游之亲自调养。

    她甚至不晓得她生过病。

    这一点可以看出,念游之的医术到底有多高超。

    就连同样医术高超的折言,都不曾发现自己身体的毛病。

    就是因为这一口鲜血,让她发现了这些年的秘密。

    瞬间后悔就如绝提的洪水。

    “师父……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

    她的语气带上淡淡伤痕。

    问着为什么,岂有不知的道理。

    这些年,不过是想让她无忧虑的生活在他的羽翼下。

    “宫主,折言姑娘晕过去了。”

    终究,折言在这风雨之中失去所有意识。

    一阵白影撩过。

    当宫奕澈出现在雪院的时候。

    折言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

    因为雨水的缘故,她看上去是那样柔弱。

    安静的漠然,柔弱的让人恨不得将她揉进怀中。

    他大步上前,将她一把抱起。

    “真的要如此顽强吗?你这个固执的女人。”

    看到她倒在雨水中,他整个人都是愤然的。

    她在这雪院大喊,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他不过是想要她承认错误,可这个女人……

    不顾她身上已经湿透,将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

    感受到她的冰冷,恨不得用自己的体温立刻将她给焐热。

    “宫主,还是让奴婢先帮她把湿衣服换下来吧……”

    将她抱进房间,问柳赶紧上前说道。

    看着宫奕澈那冰冷的双眸,她原本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按这毕竟关系到女子清白。

    “……”

    宫奕澈看了折言苍白的小脸,什么话也没说。

    将她放在床上,原本是想出去。

    却在起身之际感觉到胸口一紧。

    低头一看,原来是折言死死拽住了他的衣襟。

    “不要,不要……不要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紧闭的双眸,可怜的呢喃。

    她就如受伤的小猫,很是担心被自己的主人遗弃。

    就连这睡觉,都死死的抓住自己的主人。

    就怕一个松手,她又回到那万恶深渊。

    “没事了没事了。”

    见她紧缩的眉头,他很是不忍。

    她只是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而宫奕澈则是以为她是害怕什么。

    “还不赶紧去叫药童过来。”

    “……”

    在宫奕澈的冰冷下,问柳很是担忧的看了一眼折言。

    终究是什么话也没说,急急的赶去找药童。

    ……

    问柳走后,宫奕澈很是快速的给折言换了湿衣服。

    当她瘦小的身子展现在眼前,他气血上涌。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她很瘦小,竟然没想到,这衣服的掩盖下。

    身材居然如此匀称,她骨骼到底有多小。

    快速给她换好衣服,他很担心再这么看下去他的鼻血都忍不住出来。

    药童很快被问柳带来。

    当她看到折言身上已经换好的衣服。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宫奕澈一眼,而后是急急收回视线。

    “快看看她怎么了。”

    药童一进来,就被宫奕澈急急的扯过去。

    看着宫奕澈如此焦急的模样,问柳更是心惊。

    第一次,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面上露出如此紧张的神色。

    难道是……想到这里,问柳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宫主,若再这么折腾下去,这姑娘恐怕活不过半年。”

    “……”

    “……”

    药童的话,让宫奕澈和问柳同时讶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