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6章:祖坟葬错了地方

第16章:祖坟葬错了地方



    cpa300_4();    第16章:祖坟葬错了地方

    “我怎么不知欠了你什么?”

    这债主都逼****了,欠债的丝毫不知情。

    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这两天你吃玄冥宫的,住玄冥宫的,这不算欠债?”

    不说吃还好,一说起吃,折言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不会忘记昨天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

    劳累过度外加饥饿。

    这要是在药王宫,指定念游之会将虐她之人给刮了。

    如此威风场面现在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在人家地板上。

    “我告诉你,即便我是好女子能屈能伸,但也不能承认你这债务问题。”

    “……”

    好女子能屈能伸,不得不为教养她的人大大点上一个赞。

    “呵呵,本宫说你欠了就是欠了。”

    他霸道的宣誓这一切。

    让折言无从反驳,人家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

    再理论下去也是她自己吃亏而已。

    ……

    最后折言是气鼓鼓的离开了宫奕澈寝宫。

    回到雪院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折言姑娘,你总算回来了,奴婢给你煮了点清粥小菜。”

    一进雪院,就迎来问柳的担忧。

    这菜都热了好几遍,再不回来她可就要出去找人了。

    “问柳姐姐无须客气,叫我言儿就行。”

    突然的姑娘,突然的奴婢她可是不习惯的很。

    她永远不会忘记,现在她是身处玄冥宫。

    人家的地盘,这主子的架子一定要好好收起来才行。

    “好,不过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时候。”

    “……”

    折言不说话,算是默认。

    有些时候,她不想因为一些小事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波折。

    也是这些年在药王宫,一直在念游之面前很乖顺的主要原因。

    ……

    从那天后。

    折言就住在了这玄冥宫的雪院。

    并且是由宫奕澈近身侍婢问柳照顾,一时间也算是轰动玄冥宫上下。

    都不晓得宫奕澈到底在想什么,突然带回来一女子。

    得知她有厥心病后,竟然会如此好的待着。

    “宫主。”

    “什么事儿?”

    玄冥宫的正殿,这里是宫奕澈平时接见玄冥宫高位掌管者的地方。

    这里的严肃全要网购过上下都晓得。

    慌慌张张进来的弟子,他面上明显出现了不悦。

    “地牢,地牢里……”

    这位弟子是掌管地牢看守统领。

    这慌张模样让宫奕澈整个人一紧。

    “到底什么事儿?”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宫奕澈恨不得将他给刮了。

    俊美的脸上神色铁青。

    “折言姑娘去了地牢。”

    “……”

    折言,那个他前不久带回来的女子。

    原本觉得她有几分意思,就逗了逗她。

    可惜这丫头体质不好,经不起玩弄,将她放在雪院调养。

    如今去地牢做什么?

    一向多疑的宫奕澈总是会把简单的事儿想的复杂。

    “她将飞刀门的红纱姑娘带走了。”

    “什么?”

    江湖上谁都知道,飞刀门总是和玄冥宫对着干。

    这些年玄冥宫没少吃他们的暗亏。

    故此……飞刀门的人落在玄冥宫手里自然是没好下场。

    一个闪身,宫奕澈已经消失在正殿。

    ……

    “这些日子你的伤口不能沾水,不然很容易感染,恶化后你身上的皮肤很难恢复。”

    今日,问柳因为宫奕澈的命令出去了。

    折言感觉很无聊,就在这玄冥宫晃悠。

    对地形不熟的她,不晓得怎么就晃悠到了地牢。

    听到里面凄厉的叫声,她是想也没想的冲进去。

    因为她住进雪院的事儿,大家都对她很是熟悉,都晓得她是宫奕澈带回来的。

    且宫奕澈对她还不一般,大家都不敢为难她,任由她将红纱带走。

    “不要你假好心。”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红纱弄回来。

    但这女子好像并不买她的帐。

    “真不知我家祖坟葬错了什么地方。”

    “……”

    这话说的红纱一愣。

    她脸上因为玄冥宫地牢的刑法,到处都是伤口。

    身上的新伤旧伤就更加不用说。

    “最近救的人都是不知好歹的。”

    宫奕澈也就算了,他的身份让他不方便承认。

    但这红纱到底在矫情什么?

    “哼,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会得到我的感激,你做梦……”

    “……”

    哼唧,感情说很稀罕她的感激还是怎么回事?

    现在有一个问题很困扰折言。

    这被救的人为啥都牛鼻哄哄的?

    “我这人,从来都不做梦,不过你好像得了一种病……”

    不仅得了病,且还得了一种让人感觉棘手的病。

    “什么病?”

    身受重伤对红纱来说就已经是处境堪忧。

    若是身体再有病,这无疑是给她雪上加霜。

    “神经病。”

    “……”

    来到玄冥宫之后,折言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不正常。

    原本觉得这大概是生活习惯的问题。

    可如今……她发现自己错了,这不是习惯的事儿。

    这根本就是教养问题,说的再严重一点,那就是作风问题。

    “你……”

    红纱被她说的有些无法反驳。

    这气鼓鼓的一幕看在折言眼里。

    又是一番感叹景象。

    感觉这药王宫以外的人,好像都认为自己很了不起。

    “你干什么?”

    “治病啊。”

    终于,折言忍不住,掏出银针就给了红纱两针。

    咳咳,这么做折言似乎又太冲动了。

    人家作风再怎么有问题。

    也不至于来两针啊!!

    “你呢,以后说话要注意一些,毕竟是我救了你。”

    “……”

    “虽然我不打算让你感激我,也不打算让你付出什么代价,但你这么跟我说话就是不行。”

    红纱的嚣张让折言不满。

    故此,她这针下的位置,自然是她的哑穴。

    现在红纱只能气鼓鼓的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雪院的气氛瞬间冷了起来。

    红纱和折言一样,都很是警惕的看着眼前之人。

    就在他一个转身,宫奕澈冰冷铁青的面色出现在她面前。

    吓的她一个哆嗦。

    “你这是干什么?”

    他白皙袖长有力的手指向红纱。

    语气里冰冷的让人无法忽视。

    这份冷意,真真是让人从骨子里都感觉到畏惧。

    “她啊?你看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不及时救治,一定会闹出人命的。”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