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债务纠纷问题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5章:债务纠纷问题

    折言也很担心,今天要是再没饭吃。

    她这活了十几年的脸,也真是被自己丢的差不多了。

    ……

    天刚蒙蒙亮,宫奕澈就起身了。

    折言进来的时候,寻柳已经帮他穿戴整齐。

    看到折言进来,他瞳孔微缩,竟然不自觉的紧张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为何有种……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宫奕澈很是不适。

    “那个,我就是来看看。”

    “……”

    这回答,看看是几个意思?

    一个女孩子进男人的房间,是想要看什么?

    “咳咳,不是……我的意思是……”

    有些解释只会越解释越黑。

    慌乱中折言小脸瞬间爆红。

    她绝对不会承认,其实是刚才进来的时候。

    有那么一瞬间被宫奕澈的俊美给迷倒了。

    在药王宫的那些年。

    她一直认为师父就是这世上最俊美的男子。

    见到宫奕澈后,她再次感叹。

    世上竟然有和师父一样俊美的没人性的人。

    “寻柳你先下去。”

    看她小手都要搅在一起。

    宫奕澈原本冷艳的眸色中但了点点笑意。

    那笑意就如天上星辰,闪烁着让人留恋的光芒。

    “是。”

    闻言,寻柳横了折言一眼然后很是不情愿的出去。

    偌大的内殿就剩下两人独处。

    折言小心肝更是跳动的厉害。

    外面天还亮的不是很开,故此这内殿的烛光还给人一种昏暗感觉。

    “你是什么意思?”

    一袭白衣的宫奕澈缓步来到折言面前。

    折言低垂着头,自然也感觉到他的靠近。

    眼前浮现出那白色袍子上的行云流纹,一看就是上好的工艺。

    这玄冥宫还真是有钱,即便是宫奕澈的一件衣服也价值连城。

    “我……我那个,想要离开了。”

    他声音原本就没什么温度。

    问的折言很是艰难的开口。

    “不到三天就想离开?这里有会吃了你的洪水猛兽?”

    “……”

    对于折言的话,宫奕澈面上出现一丝冷意。

    眸色中那星辰般的笑意也尽数退却。

    恢复那原本就没有情绪的冷意。

    “不是,我只是觉得,想要回家了。”

    她很想说,这里虽然没洪水猛兽,但却要饿肚子。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不曾吃过这样的苦。

    饿了一天,差点要了她的命好伐。

    “回家?你家在哪?”

    “……”

    捡到她后,她从来不说她的出处。

    自然,这宫奕澈也不是那么好糊弄。

    他有的是办法查清她的身份。

    “可不可以不要说?”

    对眼前这人她不是太了解,且也不晓得师父是不是与这人有仇怨。

    玩意这玄冥宫和药王宫不对盘,那她岂不是会吃大亏?

    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要逃出他的手心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不说?”

    “……”

    这两个字停在折言耳里感觉很冷。

    比刚才任何一句话都要冷。

    “不说也行,那就等你的家人……来接你好了。”

    “……”

    这个结果,让折言嘴角都有些抽搐。

    如今这宫奕澈给她的感觉就是,很没良心。

    “我只想离开这里,有你这样对救命恩人的吗?”

    在宫奕澈如此冷的态度下。

    折言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得不说,她真的很有勇气。

    “呵呵,你认为是你救了本宫?”

    “……”

    这话说的,折言更加不满了,他这摆明是不想承认的态度。

    真是没良心,坏透了。

    “你真是太天真了。”

    武功冠盖江湖的玄冥宫宫主需要一个小丫头救。

    说出去谁会相信?

    而折言还始终认为,当初是她救了宫奕澈。

    “我遇上你的时候,你满身是血,身上还有在流血的伤口。”

    “……”

    为了救他,还带他走了很长一段。

    累的她上气不接下气。

    如今被自己救的人,说自己天真,还真是让人可叹可气。

    “恩,我知道就不该救你,让你死了最好。”

    没良心的玩意,折言感觉自己的好心都被宫奕澈给浪费了。

    她的好心可是很贵的好伐。

    “……”

    听她如此说,宫奕澈嘴角牵动了一下。

    就算她不救也不会死,他就没想过死。

    试问这天下,玄冥宫宫主若不想死……谁取的了他的性命?

    “当初进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态度!”

    当时折言无处可去,且又身无分文。

    那个时候,只要能跟在自己认识的人身边就好。

    万万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让我离开这里,对你只有好处。”

    “……”

    这几****可是想了很多。

    若是被念游之知道她在这里。

    这玄冥宫怕是会迎来大麻烦。

    不管玄冥宫在江湖上的地位到底如何。

    在折言心里……她的师父,念游之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

    “本宫不知好歹。”

    “……”

    对于她的问题,宫奕澈是毫不客气的扔去这么一句话。

    将折言直接轰的个外交里能。

    “对对对,你就是不知好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早就想给他来这么一句。

    可每次看到他冷漠的眼神,她将这样的意思传达的又很婉转。

    “呵呵,一般不知好歹的人,都是不愿吃亏的人。”

    “……”

    难得的,宫奕澈竟然耐着性子和折言说了这么多。

    但在折言听来,好像有圈套。

    这些年她被念游之保护的很好,且是悉心教导。

    在阴谋面前的辨认能力自然也是有传授于她一些。

    宫奕澈这神色也好,还是这说话的逻辑也好。

    给她感觉不是那么简单。

    “你就不用给我这么多废话,就说带不带我出宫罢。”

    哼唧,昨晚给问柳说起这事儿的时候。

    那丫头左顾右盼,她就晓得定然是畏惧这宫奕澈。

    毕竟人家是玄冥宫的人,能善待她就不错了。

    她哪里敢要求过多将这唯一对自己好的人都吓跑。

    “自然是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

    他的欲言又止让折言心里是翻江倒海。

    绝美的小脸气鼓鼓的,有种想将某人撕碎的冲动。

    可惜……生的太美没杀伤力,即便这表情都做的不到位。

    “还清本宫的债,就可以滚了。”

    “……”

    丫的,还有债务纠纷问题?

    这债务到底是从何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