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毫无预兆的闯入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13章:毫无预兆的闯入

    而他想的,似乎都是天荒夜谈。

    一个被宠坏了的女人,已经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程度。

    玄冥宫的房子都敢烧,抓回来还能乖乖听话。

    这一定是做梦才会如此想。

    ……

    玄冥宫。

    让折言天黑之前盖好房子。

    不用说,若宫奕澈还正常,自然不会有这样的奢望。

    否则,他一定是在做梦,做一种不可能的梦。

    “宫主。”

    “她怎么样了?”

    寻柳进来,他连头都不曾抬一下。

    声音很是淡漠,一贯都很会掩藏情绪的他大家都不晓得他心里的想法。

    “晕过去了。”

    “……”

    这个结果,让宫奕澈一愣。

    看那丫头的体质也不错,不至于就砍两棵树就晕过去了吧?

    “她一天没吃东西,加上过于劳累。”

    见宫奕澈面上有些疑惑的神色,寻柳很是恭敬的回答。

    心道,即便是过于劳累,也不曾砍断一棵树。

    这样的废物,也不晓得宫主为何会带回玄冥宫。

    “没吃饭?”

    这个结果是出乎宫奕澈的预料。

    他可没亏她吃,看向寻柳的神色也冷了几分。

    “下去。”

    他不喜欢在属下面前暴怒过多的情绪。

    故此,在他情绪爆发的时候,将寻柳哄了出去。

    寻柳不敢去看他那要杀人的眸色,如得到大赦一般赶紧退下。

    这么多年,她还不曾见宫奕澈如此暴怒的情绪。

    一时间对这个折言的女人是百感交集。

    ……

    自从成为玄冥宫的丫鬟。

    折言就被寻柳安置在了下人的房间。

    玄冥宫中即便是下人的房间也是极好,一人一间的独门独院。

    可见这玄冥宫到底有多大。

    “宫主。”

    问柳见宫奕澈进来,赶紧恭敬的行礼。

    刚才她回来到处找不到折言。

    听寻柳说了今天发生的事儿,当即就去小树林将折言带了回来。

    由此可以看出寻柳是个多冷的人。

    晕过去了她都可以做到不闻不问。

    真不知,到底有多冷的心,才能让一个人做到如此地步。

    “她怎么样了?”

    宫奕澈看向床榻上的折言。

    她面色苍白,可见她今天到底有多累。

    不知为何,心里竟然莫名的被撞击了一下。

    那种异样,就如是针刺一般,总之很不好受。

    “有点发烧了。”

    闻言,问柳只感觉身边一股风而过。

    眼前的宫奕澈已经消失不见。

    转身一看,她惊愕了。

    宫主是在……那动作很是温柔的探向折言的额头。

    感觉到她过于高的热度,那双好看的眉蹙了蹙。

    “怎么回事?”

    “……”

    这话问的,让问柳很是忐忑,她也是刚回来。

    至于到底怎么回事,她现在也不晓得具体状况。

    “宫主。”

    就在她犹豫间,宫奕澈已经抱起折言。

    问柳再一次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在宫奕澈身边这么多年,他是个何其冷漠的人。

    还从不曾见他对某个女人有近距离接触。

    更何况如此担忧的神色。

    “让药童过来。”

    玄冥宫的药童,医术很是高超。

    当然,想要和药王宫的人比还是比较逊色。

    江湖之上,自然有擅长也有弊端。

    比如玄冥宫中,宫奕澈的武功倾绝天下全江湖是人尽皆知。

    “是。”

    跟在宫奕澈身边这么多年。

    问柳的应变能力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看着宫奕澈抱走折言,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

    ……

    大概是第一次干体力活的缘故。

    折言发起了高烧。

    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从小她在念游之身边。

    其实她的身体很不好,念游之一直没告诉她,这些年她的吃食在念游之面前都很是用心。

    即便是如此用心喂养,她的身体依旧很虚弱。

    “快看看她怎么回事。”

    药童,人和名字却不是那么搭。

    原本以为是个十多岁的娃娃。

    却不然,是一个童颜鹤发的老爷爷了。

    之所以称之为药童,是因为他面容年轻的缘故。

    在玄冥宫,药童的地位也不低,传言,玄冥宫的药童医术仅次于念游之。

    “她怎么样?”

    见药童把脉,越是到最后,神色就越是凝重。

    这不免让宫奕澈的眉头也蹙在一起。

    药童没说话,而是仔细探折言的脉象。

    好一会,才放开了折言的手。

    “她怎么样?”

    宫奕澈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在看到药童面色凝重,竟然心里感觉有些紧张。

    这份紧张就连他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

    这丫头是他捡回来的,只不过是个丫鬟。

    他凭什么紧张她。

    “这姑娘,有厥心病。”

    “……”

    药童说的有些惋惜。

    听在宫奕澈心里何尝不是咯噔了一下。

    她有厥心病?

    厥心病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很陌生的。

    但对于宫奕澈来说,曾经他亲眼见到自己母亲被那病痛折磨的场景。

    那种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起。

    “厥心病?”

    这是一种让人如何痛苦的病?

    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床上的人儿。

    面色苍白,如此娇小的她,真不知她这些年是如何承受过来的。

    这种病,每个月都会发作一次。

    疼起来会让人感觉生不如死。

    “是,不会错的。”

    药童也很疑惑,一般厥心病的人看上去都会面色发黄。

    且身体瘦小,发质枯损。

    可这丫头显然都不具备这些特质。

    但对于脉象的自信药童还是有的,故此,他很确定她有这种病。

    “救她。”

    许久,他艰难的说出这两个字。

    宫奕澈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听到她有这种病,他竟然会因此难过。

    她毫无预兆的闯入,这份凌乱宫奕澈如今也没感觉到。

    “这种病要根治,恐怕不容易。”

    宫奕澈的两个字让药童感觉很是为难。

    行医者就是济世救人,可也有医者束手无策的病人。

    “要如何才能救?”

    听药童如此说,宫奕澈心里震惊。

    他自然晓得这病不好医治。

    即便如此,他想要救的人,就定然不会让她离开这个世界。

    “恐怕,只有灵巫谷药王。”

    灵巫谷药王。

    玄冥宫和药王宫素无来往,他自然也不会为了折言而去。

    江湖传言,药王这人极难相处。

    而他不知,在药王哪里对于宫奕澈的传闻,则是冷酷嗜血。


Ps:书友们,我是蓝小峦,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