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12章:让她盖厨房吗?

第12章:让她盖厨房吗?



    cpa300_4();    第12章:让她盖厨房吗?

    偏偏这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冷。

    冷的让折言都发指。

    “还做啊?”

    心道这厨房都烧成这样了,这人还能想着吃的事儿。

    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心智问题。

    “你以为要如何?”

    “……”

    t_t她很想说,以为厨房烧了,以后就再也没她什么事儿了。

    结果,有些时候,不能太高估这宫奕澈的心思。

    他的心可宽着呢。

    即便是他的玄冥宫烧了,他也丝毫没事儿。

    “那个,我……”

    后面的话折言已经说不出来。

    她很想说,她连早饭都没吃的好伐。

    这人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能想着吃午饭。

    “寻柳。”

    “奴婢在。”

    寻柳看着眼前冒烟的房子。

    冷冷的看了折言一眼,心道这丫头胆子也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一眼,看的真言很是发虚。

    “想来是要盖新的厨房了。”

    “……”

    为啥感觉这件事对自己来说很严重?

    折言很是担忧的看着宫奕澈。

    可惜,在他面上,她看到的始终是他那天怒人怨的笑意。

    “那个,我……”

    “丫头,有胆子做,就要有足够的承受力。”

    “我没有。”

    宫奕澈的话音刚落,折言是想也没想的反驳。

    面上是理直气壮,但说也不知她心里到底有多虚。

    这些年大概是念游之将她宠坏了。

    竟然连玄冥宫的房子也敢烧。

    初生牛犊不怕虎,大概就是她这个样子的吧。

    没在江湖上行走过的她,自然不晓得宫奕澈的可怕程度。

    即便她曾经在书中认识过他,但她这记忆,早已抛掷九霄云外了。

    “在本宫面前,谎言并无法掩盖真相。”

    说完,他微微笑着将她从自己的身上巴拉下来。

    他的力气之大,让折言根本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我没有。”

    这话说的很没说服力。

    很明显,在宫奕澈面前,他说的对。

    在他的面前,谎言根本无法掩盖真相。

    看着宫奕澈离去的背影。

    折言心里酸巴巴的。

    要是在药王宫,从来不会有人这样对她。

    这样的落差,只会让她更加想要回到药王宫。

    但一想到要嫁给念游之,她就又犹豫了。

    “走吧,天黑之前,我们要将厨房给盖好了。”

    “……”

    天黑之前将厨房盖好?

    “什么?”

    反应过来的折言,很是惊恐的看向寻柳。

    心道这人莫不是疯魔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宫奕澈离去后,现场的人都赶紧的走了。

    玄冥宫的人,从来都晓得热闹二字不是他们看得起的。

    故此,如今是自个忙自个的了。

    “再不走,今晚我们都别睡了。”

    “……”

    寻柳是个很冷的人,和问柳不一样。

    她们虽然是姐妹,但明显的,问柳是个比较随和的人。

    而眼前这个女子,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冷意。

    “就我们两吗?”

    折言那绝美的小脸已经邹成一团。

    表情莫说是多委屈。

    原本想着烧了厨房就不用做饭了。

    没成想宫奕澈比她更狠,敢烧就要盖房子。

    “你错了,是你。”

    “……”

    嗷呜,不带这样的,让她盖厨房吗?

    他们真的确定吗?

    寻柳说她在天黑之前必须要将房子盖好。

    她觉得这完全是个没可能的工程。

    “那个,我连早饭都没吃呢?”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撒娇的味道。

    但寻柳和问柳不一样,她……不会心软。

    “厨房盖不起来,你晚饭也不用吃了。”

    “啊……?”

    很明显,这撒娇的手段在寻柳面前没用。

    就算折言哭出来,她也会当着没看到。

    现在她的任务就是看着折言将厨房给盖好。

    ……

    玄冥宫后山上。

    寻柳递给折言一把弯刀。

    “砍树。”

    “……”

    t_t还真是要盖房子啊。

    这下好了,原本的如意小算盘打的是噼啪响。

    结果,宫奕澈很无情的拆了她的算盘。

    不得不说,在宫奕澈面前,多一个心眼也没用。

    好像是多十个心眼也没用。

    “寻柳姐姐,那个我……”

    “你要是再磨蹭,恐怕明天早上你也不用吃饭了。”

    “……”

    她的话没说完,就直接被寻柳给打断。

    可见寻柳的冷漠程度。

    她随意找了一棵树靠上去,很是悠闲的看向折言。

    那模样很明显,一点帮忙的意思也没有。

    折言虽然不会武功,但并不代表她就柔弱的要去求人家。

    操起弯刀就砍树。

    不过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好像这树也和她作对。

    故此,好半天,就连一棵树都没砍倒。

    倒是她已经了尅的够呛。

    “哎呀吗,累死我了。”

    强力的劳动,让折言是豆大的汗珠往下掉。

    这就是,付出了劳动还得不到回报。

    那树很是傲然的离在折言面前。

    ……

    药王宫

    因为折言的消失大家都找疯了。

    念游之负手立于折言的小筑门前。

    乔兰儿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这些日子念游之一直不曾为难她,但也让她感觉到害怕。

    每次念游之前来,她都胆战心惊。

    “言儿,你要是再不出来,本王恐怕是会拆了整个天下。”

    这些日子,念游之都快疯了。

    她还真如他的预言那样,消失了。

    不管什么地方,他都找过了,但无论让如何,都找不到。

    “她离开前可是有说过什么?”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她离开前的只言片语上。

    只要是干系折言的,每一样对念游之来说都很重要。

    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她的存在。

    没有她的这段时间,他感觉整个药王宫都是空空的。

    “小姐离开前什么也没说。”

    乔兰儿匍匐在地上,身子抖个不停。

    但仔细想来。

    在得知和药王成亲的事儿开始,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对劲。

    “呵呵,什么都没说吗?”

    她还真是狠心,即便是离开,也没什么对自己想说的吗?

    想到她如此决然的离开,念游之心里划过一阵疼。

    既然敢背叛他,就要承受的起这份后果。

    “言儿,天涯海角,你也休想逃脱我的手心。”

    他想,一定是以前太宠她,才会让她如此肆无忌惮。

    他想,以后他一定要严加管教她,才能让她乖乖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