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9章:起的比鸡早

第9章:起的比鸡早



    cpa300_4();    第9章:起的比鸡早

    在药王宫的时候,虽然念游之很宠她。

    但在她犯错的时候,不会伤了她。

    可也无法逃脱惩罚,惩罚最多的自然就是软禁。

    “我要走的,只是你不给钱。”

    这句话说的极为小声。

    很显然,她不敢说的太多。

    刚才因为救命的事儿他就翻脸,她自然也不敢再说一遍。

    “问柳。”

    “奴婢在。”

    宫奕澈的话刚落,很迅速的就进来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和刚才的寻柳长的很相似。

    看的出应该是姐妹。

    寻柳问柳是宫奕澈身边的丫鬟。

    她们的武功都很是高强,能生在玄冥宫的人,几乎个个都是高手。

    故此折言这个完全没有武功底子的女子能进来,也算是一种奇迹。

    还是宫奕澈亲自带回来,也算是最大的奇迹。

    “以后她就给你们打下手,有什么事儿都可以让她去做。”

    “……”

    “折言,你可有意义?”

    t_t能有吗?

    打下手是个什么东西?

    她以前身边也就几个丫鬟,兰儿是最大的丫鬟。

    宫奕澈的这话她算是听明白了。

    是要她做给兰儿打下手那样的丫鬟。

    吼吼……那很累的好不好。

    “没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有些后悔逃出药王宫了,现在只有一心祈祷念游之找来。

    果然,这逃跑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

    “下去吧。”

    ……

    折言跟着问柳出了宫奕澈的寝宫。

    小脸已经是邹巴巴的苦瓜。

    “你也不要这么沮丧,宫主能留下你,这是你的福分。”

    一路上,折言都紧紧的跟着问柳。

    听到问柳这般说,她整个人都感觉问柳有毛病。

    “福分啊?”

    这样的福分,她也不想要的好不好。

    谁要啊,她可以给别人的。

    这样的福分,她感觉自己真的消受不起。

    “你呀,要知道天下多少女子都想在宫主身边。”

    “……”

    “你还偏偏不知足。”

    在问柳眼里,折言这般不满,定然是想得到更多。

    在她们心里,能在宫主身边就不错了。

    还得到更多,那简直就是奢望。

    “呵呵……”

    对于问柳的话,折言不想过多的解释。

    心道,天下谁想来,来就是啊,反正她是不想要的好伐。

    还有,知足那是个什么玩意,为啥她有点听不明白。

    ……

    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

    这是折言在玄冥宫深刻体会到的事儿。

    “折言你在干什么,宫主就要起来了,赶紧去服侍宫主更衣。”

    “……”

    昨晚的折言睡的很晚。

    故此早上的时候根本起不了。

    如今被问柳这么一叫醒,她整个人都懵了。

    “他自己穿一下衣服其实也没什么。”

    宫奕澈的架子真是比念游之的要大很多。

    在药王宫的时候,折言也没见念游之身边有什么丫鬟。

    就是平时的几个药童,但这些人都是在药室才会用到的人物。

    如今挽歌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你说什么?你是想让我们都跟你一起被惩罚吗?”

    “……”

    最后,折言直接是被问柳给拖了起来。

    她拖着有些疲惫不堪的身子来到宫奕澈的寝宫。

    里面还是乌漆麻黑的一片。

    她真的很怀疑,自己是刚刚睡下去就被拖了起来。

    问柳说,宫奕澈就要起来,折言实在搞不懂起来这么早是不是要去偷东西。

    推门而进。

    她点了灯。

    入眼的是宫奕澈一脸冷然的坐在床榻上。

    “那个,我来给你穿衣服。”

    真的有一种冲动叫摔白眼,她是真的很想给宫奕澈一个白眼。

    既然起身了,也不点灯也不穿好衣服。

    这是要着凉的节奏?

    医师最重视的就是冬要暖,夏要凉。

    晨起夕落这一点折言做的到不是很到位,她很喜欢赖床。

    “以后你要是比我先起,就自己穿一下衣服,免得着凉了。”

    她的语气里带有淡淡责备,心道自己穿一下衣服又不是缺胳膊少腿。

    真的就有那么难吗?

    “看来问柳没教会你玄冥宫的规矩。”

    作为一个丫鬟,竟然敢在主子面前抱怨不满。

    这一点,让宫奕澈自然是不喜欢的很。

    “那个也不是,我是说万一……”

    一边给他套上衣服,动作很是粗鄙。

    在药王宫的时候,兰儿要是没起来她都是自食其力。

    故此这宫奕澈的做法让她不免会心生不满。

    但是一想到这玄冥宫的规矩,她就垮下了小脸。

    若是她说没学会,问柳会跟她一起受惩罚。

    这一点,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早膳想吃一点粥,去做吧。”

    “……”

    t_t什么个情况,意思是自己去做?

    不是有厨房吗?

    “小厨房不远。”

    “……”

    t_t感情还真是这么打算的?

    这个可是为难折言了,虽然她很赞同自食其力。

    但在药王宫的那些日子,她也没做到如此地步。

    就连厨房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他真的确定,要让她去熬粥?

    “那个,我不会。”

    终于,她很是难为情的看了一眼那长的甚是俊美的脸。

    他真的很英俊,这份英俊不同于念游之的。

    念游之的长相已经到了绝美地步。

    妖孽的师父,甚至都到了不分男女的地步。

    但宫奕澈的不一样,他是俊美,带有男儿阳刚之气。

    但他也很冷漠,在玄冥宫这些天,她很少见到他的笑容。

    “这些问柳都没教过你?作为玄冥宫的丫鬟……”

    “教过教过,我会,我这就去。”

    问柳是个不错的人,一直都很细心的教她。

    她和寻柳是个不一样的女子。

    寻柳很傲娇,很是不爱搭理人。

    一提到问柳,折言很怕她因为自己被连累。

    故此这宫奕澈不管有什么苛刻的要求,折言都只能暂时的答应下来。

    ……

    好不容易摸到厨房。

    折言再一次无法接受事实。

    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样的陌生。

    “哎……人到底为什么要吃饭?这么麻烦。”

    以往只要自己吃也没什么。

    如今要她动手煮,还真是有点难为情。

    “折言。”

    就在折言焦头烂额的时候,问柳就是如一个大救星降临在了厨房。

    她始终都是很随和的人。

    这也是折言来到玄冥宫,唯一给她留下好印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