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8章:从娘的肚子里来

第8章:从娘的肚子里来



    cpa300_4();    第8章:从娘的肚子里来

    “那你知道,得罪我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

    折言不回答他的问题。

    对她来说,那人什么下场和她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她好像也不是很喜欢这里。

    “呵呵,说来听听。”

    她威胁的语气,再次让宫奕澈提起了兴趣。

    即便是手段也好,他也很想知道。

    这丫头在他面前到底能支撑到什么程度。

    “咳咳,我能救人,但也能杀人。”

    后面杀人这两个字,折言说的很是没底气。

    她只是晓得医术能杀人,但这种事儿她显然是没怎么做过。

    如今在宫奕澈面前真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似乎有些夸大其词了。

    “呵呵,是吗?”

    她威胁的语气,宫奕澈不怒反笑。

    心道这黄毛丫头也敢在他面前提杀人两个字。

    “也不晓得是谁,两死人都害怕。”

    “你……”

    “就你这个样子,等人杀还差不多。”

    他说的一点也没错,这简直就是折言的软肋。

    那天晚上,她确实是被那场面给吓住了。

    若不是宫奕澈,她想她一定会被吓死为止。

    “大言不惭也要有个限度,就算不想干活,也不该用这样的方式。”

    “……”

    t_t他这是说什么,自己懒吗?

    她想说,没有的事儿,虽然在药王宫的时候被念游之宠的不像样子。

    但她也真的希望可以自食其力。

    只是师父从来不曾给过她这样的机会。

    “刚才本宫也说了,玄冥宫不养闲人。”

    “我也不想再爱玄冥宫。”

    t_t说的好像谁很稀罕在这里一般。

    折言觉得,她这次逃婚主要的目的,其实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在药王宫这么多年,她一次也不曾踏出过灵巫谷半步。

    所以念游之的这份保护,其实也让她很困扰。

    “那你可以走,没人会留你。”

    “……”

    她的话,终于还是惹怒了宫奕澈。

    这世上,到底有多少男女想要进来玄冥宫。

    男的一般进来都不会有好下场,自然这女的是根本就进不来。

    而她……无处不昭示她的不稀罕。

    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是在装模作样还是真有其事。

    “走可以,你给我一些钱吧。”

    “……”

    这下听清楚,不是借,是给。

    灵越也说了必须要有钱才能在外面生活。

    所以,这就是她今天来找宫奕澈的主要目的。

    她要走了,即便是走,也要卷走一笔钱才行。

    “呵呵,折言,你脸皮还真是厚。”

    “彼此彼此。”

    他都能说的出养闲人的话,她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客气的话。

    太客气的人,只会饿肚子。

    “本宫为什么要给你钱?”

    “因为我救了你的命!”

    “……”

    人家救人都不图回报。

    结果折言倒好,专门就是要求回报的那种。

    不要怪她,只能说明她江湖知识不是太多。

    从她敢开口朝宫奕澈要钱开始,其实她这一步就做的非常的不精明。

    闻言,宫奕澈那张俊美的脸冷了下来。

    救……她还好意思说救他的话。

    都是因为她,原本的计划被迫停止。

    “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折言被宫奕澈的眼神看的发毛。

    因为他的眸色真的太冷太冷。

    这样的冷意,即便是在念游之面前也不曾看到过。

    “那个,你就算不想给钱,其实也没什么的。”

    “……”

    咋就算想赖账也犯不着一种要吃人的眼神看着啊。

    那很要命的好不好。

    “这样的话,以后本宫若是听到,你就受死吧。”

    “……”

    吼吼,不但用危险的眼神看她,还有威胁的语气跟她说话。

    她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救了这么个魔障。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留在玄冥宫,本宫保你安全。”

    “……”

    “这第二,自然是出去自生自灭。”

    后面的话折言晓得宫奕澈没说完。

    大概意思就是,要钱没有,要出去送死倒是可以。

    眼下没有灵越,她自然不敢贸然的出玄冥宫。

    留在玄冥宫,他也说了,不会养闲人。

    “好吧,我留下。”

    这个答案给的很是委屈。

    在药王宫的时候她是横着走。

    如今到了这里,能竖着走就不错了。

    委屈的语气,让宫奕澈抬眼看了她一眼。

    她很美,真的很美,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也已经透出了她不凡的美貌。

    真不晓得是谁家养出来的闺女。

    竟然会生的如此绝色,即便是不近女色的宫奕澈,也有些无法控制的对她垂涎。

    “折言,本宫从不曾问你的出处,你从哪里来?”

    “……”

    那天晚上遇到她的时候,虽然很是狼狈。

    但她身上的衣服还是让他觉得她的身份不简单。

    身为玄冥宫宫主的他,在任何时候都非常谨慎。

    但却鬼使神差的将她带了回来。

    这样的举动,就是他自己也感觉有些无法相信。

    “我,从娘的肚子里来。”

    “……”

    被宫奕澈突然问道来历,让折言整颗心都咯噔了一下。

    心道玄冥宫和药王宫到底关系如何她并不知道。

    贸然爆出药王宫身份,自然是不合适。

    虽然没在江湖上行走,但有些常识折言还是清楚的很。

    “呵呵,跟本宫打马虎眼?”

    她的回答显然让宫奕澈很是不满。

    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

    心道,还没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

    这丫头三番五次挑战他的底线,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

    这一点,宫奕澈觉得自己是疯了。

    这样的认知让让他很是狂躁。

    “我说的也没错啊。”

    “……”

    “不管我要去哪里,都是从娘的肚子里来。”

    伶牙俐齿,大概就是形容折言这样的人。

    不管你要个什么答案,她都能圆润的避开。

    对于过去避之不谈,这一点让宫奕澈很是警觉。

    但要潜入他身边,定然会早就想好说辞,而她……显然没有。

    正是因为这份没有,让宫奕澈的防备却也不那么深。

    “你不说也可以,但以后你想离开玄冥宫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

    这话说的折言一愣,心道……这厮莫不是要软禁自己?

    在药王宫的时候,虽然念游之很宠她。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