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话说的忒没良心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6章:话说的忒没良心

    迈开那小短腿就跟了上去。

    一路向北,寒风呼啸而过,她感觉到那风就如刀子一般刮在她脸上。

    全身都忍不住这寒意打了个哆嗦。

    “现在我们已经朝北,你要等的人在哪里?”

    一路上两个人都不曾开口说话,折言就那样静静的一路小跑跟在宫奕澈身后。

    累的气喘吁吁,却不敢停下来。

    此时,天边已经亮起了鱼肚白。

    可灵越的影子始终没见到。

    “我……我也不知道。”

    “……”

    那张小脸上出现了些许苦涩,就这么毫无准备的从药王宫出来。

    灵越若是丢下她,她身上几乎是身无分文。

    “不知道你朝北走什么走?”

    宫奕澈终于还是感觉,遇上折言才是他倒了祖宗的霉。

    关键是,她一路上就害怕自己跑了一般,一只小手始终都紧紧拽住他的衣裳。

    “他说让我朝北走,并没说要走多久。”

    “……”

    这气死人也是要有技巧,而折言,就拥有这不一般的技巧。

    宫奕澈那冷漠嗜血的一面,是气的都没在她面前展露出来。

    “那现在要怎么办?”

    她要找的人始终没出现,而他堂堂玄冥宫宫主,可没时间陪一个小女孩找人。

    天色已经渐渐亮开来。

    折言看到宫奕澈那种脸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叹了一番。

    十年来,她一直认为师父的脸长的是最好看的。

    但眼前的这个人,俊秀的五官,那双黑眸就如天上星辰,让人不自觉沉沦。

    身上因为之前受伤,还有些许血迹,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高贵典雅。

    “姑娘,你救本宫,本宫也算是还清了你,如此两不相欠,我们就此别过。”

    看到折言眼里流露出的惊艳,宫奕澈眸色中出现些许厌恶。

    这些年,他接受到这样的目光自然不少,能有这样的目光也可以理解。

    折言不以为意。

    “我不管,我要是没救你,你定然会流血身亡。”

    “……”

    “所以,你现在要么是陪我一起等那个人的出现,要么是带上我一起走。”

    身上没钱啊,对世事又不是太懂的折言,自然不会放过自己眼前唯一的生物。

    这些年,自从她有记忆开始,就一直被养在灵巫谷药王宫。

    对外界的生存方式根本不知道。

    若没有眼前这个人,她找不到灵越,指定会被饿死也说不准。

    她自然不会让这种悲惨的命运上演在她身上。

    “小姑娘,你确定是你救了本宫?”

    “……”

    这话说的忒没良心。

    当时虽然天黑但她的嗅觉,还是能分清那血腥味是从哪里而来。

    “你这话说的很没良心。”

    这话说的宫奕澈一愣。

    试问这么多年,好像还从来不曾有人对他这样说话。

    况且这样一句话,她是否知道她在说什么?

    原本冷漠的脸上出现些许兴趣色彩。

    “你叫什么名字?”

    终于,他开口问了第一个女子的名字。

    他的这一生薄情寡淡,女人在他面前如同无物。

    但刚才,他不自觉的就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是谁。

    “我叫折言,你呢?”

    “……”

    折言?他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对这个名字很是陌生。

    大概是在药王宫的时候,大家都晓得念游之很宠爱自己的小徒弟。

    但却都不知,这个小徒弟到底姓谁名谁。

    故此,大家都晓得念游之的徒弟医术和他一样高明,却不晓得这个徒弟到底是谁。

    “宫奕澈。”

    他淡淡出声,原本不予理会,却不自觉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在江湖上,多少人听到宫奕澈三个字灵魂都有一种颤抖。

    “真特别的名字。”

    稍许,折言就给出了这个让宫奕澈出乎意外的答案。

    多少人,听到他的名字面色苍白无力。

    多少人,听到他的名字莫名其妙的跪地求饶。

    而多少人,在听到他的名字就如一只脚迈进阎王殿。

    而她,这反应超出了所有该有的反应。

    “你不怕本宫?”

    “……”

    这问题让折言绝美的小脸一阵愣然。

    秋水般的眼眸就如小鹿般无辜的看向他。

    “我该怕你吗?”

    这个问题问的折言委实奇怪。

    这么多年,她就不知道怕字如何写。

    在药王宫的时候,念游之很宠她,宠的几乎是无法无天。

    而她不知……现在她已经到了外面的世界,再也没有一个宠她的师父。

    “呵呵……”

    他淡淡一笑,这份笑意让折言短暂愣神。

    这么多年,她也就看到念游之的笑容让人近乎痴迷。

    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和念游之不相上下的人。

    “陪你等人,本宫没那时间,那你跟本宫走可好?”

    “……”

    虽然是征求她的意见,但目的却是近乎明确。

    皙白如玉的手伸向折言,眼神亦是带有淡淡的坚定。

    折言看着这只手,竟然有些迟疑。

    总感觉伸出手,她和过去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怎么?想要一个人留在这里?”

    “……”

    “等一个没有结果的人,或者葬身野兽腹中。”

    哗啦一下,折言直接拉住了那只手。

    后面这句话委实有些威力。

    她可不敢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葬身野兽腹中,这死法太过凄惨。

    要是能选择,她绝对要将这种死法排在最后。

    “跟你走,你必须保证好吃好喝的供着我。”

    “……”

    “还有,不准别人欺负我,你能做的到吗?”

    眼下折言觉得,即便是要跟这人走,也要将话讲清楚。

    好像温饱问题最重要,再有就是她不会武功,所有保护自己的人必须要有。

    话落,宫奕澈松开了她的手。

    “本宫可没觉得一定要带上你。”

    “……”

    “你找别人去吧。”

    t_t就说这人没良心,真真不是一般的没良心。

    折言感觉自己的要求似乎也不过分,这人怎么就能缩回去那只手。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好吧,只要能给我吃饱就好,也没这么高的要求。”

    至于欺负她的人,咳咳……好像也没人能欺负她。

    虽然她不会武功,就算被有武功的人给欺负了。

    依照她的医术,也一定能欺负的回来。

    很是不情愿的拉住了宫奕澈衣袖。

    百转千回,说了一句让她自己都想咬断舌头的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